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长情 第一章[悲剧](漫画剧情向长篇)

——将处于食物链最高点的人类……

作为<食物>的狩猎者们,是存在着的……

“呼……啊……”

——我们称他们为……

“不…………不要……”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我——不——要”

——喰种

 

                                 第一章[悲剧] 

 

秋日的午后,无论是金色的阳光还是随风舞蹈的树叶都在不余遗力的勾勒出一副和平温暖的画卷。

鼻尖弥绕着浓郁的咖啡的香气,这其中还掺杂着淡淡的蛋糕、牛奶、三明治的混合味道,这种和谐而包容的味道与慵懒,惬意的午后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

金木闭上眼,轻声的叹了口气。

已经端上来一段时间的拿铁不再飘出热气,可是放在一边的《黑山羊之卵》还完全没有翻开过。

本来今天的原定计划是在咖啡馆读完第十三章的……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了……

金木睁开眼无奈的看着坐在对面右手托腮的发小,对方正津津有味地盯着自己斜后方不断报道着新闻的电视。

“——28日在高田大厦街上发现了男性尸体的一部分……”

“现场还残留有被认为是喰种的东西的体液。搜查局认为这是<喰种>的捕食行为,开始进行周边调查。”

虽然一间咖啡馆摆着电视播新闻有点吵了,但是金木一直很喜欢这家咖啡馆的咖啡,总觉得这里的咖啡的味道喝起来和周围的咖啡馆的味道有着一些微妙的不同。但是具体要形容是哪里不同,他也没办法清晰的描述出来,按矫情一点的说法也许就是泡咖啡的人心里怀着的感情不同吧?

“袭击了东京街头的<喰种>,它们的可怕之处……它们的真实面目究竟是什么……?”

“今天要请教<喰种>的研究家,小仓先生来为我们分析一下。”

“噢~可疑的大叔登场了。”这时很久没有出声的永近嘟囔了一句“真吓人——高田大厦离这里还蛮近的耶……”

什么啊,已经完全忘记今天一直缠在这里理由了吗……不过也难怪,英的本性就是这样,对什么都可能产生浓厚的兴趣,不过基本最后都不了了之就是了。

可能是感觉到了金木在心底对自己的吐槽,永近忽然放弃盯着电视的行为了,转过来整个身子趴在桌子上,眼睛盯着金木,“像金木你这样的人,肯定一眨眼就会被吃掉了吧。”

永近说完这句话后还特地夸张的叹了口气“谁叫你是个什么也不懂,只会看一些莫名其妙作品的豆芽菜呢~”

“什……什么叫做莫名其妙啊……”忽然变成了话题的中心让金木有点措手不及,高摫泉老师的书明明写得很棒,很好看“英……你也多看看书吧”

“不行不行……你看的这些小说对我来说太勉强了,我只要看着5秒钟就会睡着的”永近厌恶的皱皱眉,低声地嘟囔:“你倒是对自己是个豆芽菜这点多上点心啊……只知道看书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的家伙……”

“恩?”金木端起咖啡杯,微微张大眼睛询问着永近“你说什么?”这家伙是不是又在说高摫泉老师的坏话了?明明和英什么都合得来,但就是对高摫泉老师的态度这一点上实在是……

永近撇了撇嘴,闭上眼睛把头侧过去。

啊……每次都这样……金木喝了一口咖啡,看着英孩子气的举动。只要一聊到高摫泉老师的话题英就完全不想说话了。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抵触呢……算了,换个话题吧“说起来……虽然一直看着报道上说,但是<喰种>这种东西,我连一次都没有见过啊……什么<吃人的怪物>,这是真实存在的吗?”

永近睁开眼睛,用略带疑惑的语气轻轻的说“好像是真的有吧……”动了动胳膊改变了一下趴在桌子上的姿势“听说它们会伪装成人类的样子来避人耳目……”说着慢慢坐起来,用食指碰了碰已经空了的咖啡杯,盯着咖啡杯底部残留的液体构成的C的形状,考虑着要不要再来一杯“这样说的话……说不定我们身边就有呢。”

伪装成人类吗……听到英的这句话金木不自觉的扫视过周围的人,面带微笑在柜台后面清洗餐具的店长大叔、和客人聊天的年轻店员、喝着咖啡的大妈……这些人之中,可能有名为<喰种>的存在吗……这样想的话实在是太恐怖了,但是这种说法本身也……

还沉浸在对喰种伪装成人类这一说法的思考中,永近忽然笑着打断了他的思绪“金木,说不定你……其实就是喰种呢,哈哈哈哈……”永近笑得眼睛完全眯成一条缝了。

“……”本想吐槽英的白痴发言,但是看到他那么开心的样子,金木笑了笑决定不再和他计较,闭上眼睛振振有词的对英的话进行反驳“我呢,如果是喰种的话,英你肯定早就没命了吧。”

“虽然说会伪装成人类,但是<喰种>的伪装程度,最多也就像是<人型的怪物>吧?”说完金木低头从书包里抽出两只只水笔和几张白纸,递给永近一支笔和几张纸之后低头在纸上开始涂涂画画“因为如果完全和人类一样的话不是太可怕了吗?英你也画画你想象中的喰种是什么样子的吧。”

“喔~这个很有有趣呢!我倒还没有仔细考虑过它们的外形这一点呢~”永近也很感兴趣的拿起笔思索了起来。

不长的一段时间过去,两人几乎同时放下了笔。

“我觉得大概是这个样子的。”金木率先举起了画好的纸。但是画中的东西说是像人……不如说……更像是EVA里的初号机。“我也画好了!”永近一脸自信的把白纸拿起来“当当当当~你看~”

喂喂喂你画的这是啥……金木感觉对着这一张搞笑艺人Q版形象的作品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看着金木一脸快抽筋的表情,永近好心情的笑了“话说回来,金木,<喰种>的事我们先放一边……”食指划过淡米色的咖啡杯口边缘,顺势抚过杯柄“我们聊点别的吧”

“?”

“比如你觉得很可爱的那个女孩在哪?”永近说着扭头四处观察起来。

金木感觉英说完这句话后,整个咖啡馆的气氛就变的尴尬起来了……

是啊,今天英之所以会一直呆在平常不怎么会来的咖啡厅就是因为昨天和英吃饭的时候顺口说了一句“在经常去咖啡馆经常遇到一个漂亮的女生也在读高摫泉的作品”然后就不断的被英追问那个女生的事……实在扛不住了就答应带他来咖啡厅看看。

“你声音太大了啊……!你不要东张西望的啊……”金木压低了提醒英“再说我只是因为她也在读高摫泉的作品所以才关注了一下她,你这样……大张旗鼓的是干嘛?”

永近没注意听金木在说什么,努力在四处张望了一会后锁定了目标。“啊,是那个人吗?”

金木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英注意到的是一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不,看起来应该比自己和英要小一点的女孩子,长得很可爱。“穿着制服呢,是这家店的店员吧,看起来很小的样子应该是临时工……”虽然很可爱,但是不是自己说的那个女生啊。

永近皱了皱眉眉毛“欸?我还以为是来店里的客人呢……”随后带上笑意大声的招呼那个女孩“不好意思!”

“是”店员拿着记单用的小本子和笔向我们走来。

“我再要一杯卡布奇诺!金木你呢?”

“恩,卡布奇诺一杯……”

看着英用他特有的活力的声音和店员搭话,金木无力的摆了摆手“不……不用了,我的这杯还没喝完……”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英,你这种行为已经是在搭讪了哦,搭讪。

“雾岛董香……”

“雾岛小姐,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喂喂喂!英你做过火了吧,会把雾岛小姐吓跑的!啊……果然……

看着害羞的丢下一句“没有”就跑开的女孩,金木感觉整个咖啡馆的视线好像都集中到自己这边了“英,你这个笨蛋别那么惹人注意啦!”感觉忽然有点生气又有点害羞,金木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喜欢这个女孩也不要这么直接啊……”

“欸?”永近用疑惑的表情看着金木,指了指雾岛小姐已经跑到柜台的身影说:“不是你喜欢她我才帮你问的吗?”

“我没有喜欢她,而且……”而且我本来就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英你从哪里听说我有喜欢的女孩的啊!?

金木还没有说完,咖啡馆的门就被人推开了,坐在门附近的两人听到开门的铃铛声都看了过去,进来的是一个很有气质的穿着长裙的女生,披着半长的头发带着温柔的笑意,眼镜的承托下显得更加知性有气质。

金木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后对永近说:“我和你说的也在读高摫泉老师作品的就是这个女生啦,你刚刚误会了。”

因为只有英一个朋友,而且英不会去读高摫泉的作品,所以身边都没有读一样书的朋友。当发现这个女生居然也在读《黑山羊之卵》的时候很惊讶,不自觉的就会多关注她几眼,而且她好像也发现了我也是高摫泉的粉丝,所以每次我们视线相撞的时候她总是微笑着举一下手里的书。对于能遇到知己金木心里开心的就好像拥有了除了英之外的另一个朋友。

金木觉得这些话没办法开口告诉英,因为总觉得认识这么久了,忽然说这种话很害羞,而且万一英因为我的话逼着自己去读书的话也很有罪恶感……虽然很希望英也会去读高摫泉老师的作品,但是如果不是出于自愿的话……果然还是不想勉强英。

所以就导致了目前英的误解……

“……金木”永近盯着那个女孩看了一会后忽然隔着咖啡桌拍了拍金木的肩膀安慰他“不是我打击你……你还是放弃比较好,我已经看见了你失恋的瞬间。”说完还一脸同情和戏谑的看着金木。

好尴尬……该怎么和英说明情况……金木一脸尴尬的想要整理出一个不太让自己害羞的理由和英解释清楚。

仿佛不在意一般,永近拿起背包站了起来“哎,已经见到了你说的女孩了,我也差不多该去打工啦。”笑着和金木说完在咖啡桌上放下咖啡的钱,无意识的在心底呢喃了一句“……太好了”便转身离开了。

目送着英离开之后,金木忽然想起来他点的卡布奇诺还没端上来……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发邮件给英,结果邮件还没有编辑完就收到了英的邮件:“偶尔也尝尝卡布奇诺的味道吧~”

读完邮件的金木嘴角溢出了温柔的角度。英是发现我的咖啡冷掉了所以才特地把这杯咖啡留给我看书的时候喝的吧,一边在心里暖暖的感受着英的体贴一边翻开书读了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发现端到嘴边的咖啡杯里已经没有咖啡的时候,金木才忽然回过神来看了看时间。

啊……一不注意又看了这么久的书,已经七点多了……要是让英知道我这么晚了还没有吃晚饭,肯定又要生气了……

急急忙忙的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书和纸,一不小心把《黑山羊之卵》碰到地上,刚想弯腰去捡的时候,一双淡紫色的高跟鞋停在了视野里。金木诧异的抬高视线,看到自己注意了很久的那个女孩在自己面前蹲下,捡起书递回给自己。

“这本书很有意思呢,我正好也在看。”少女俏皮的闭起一只眼睛笑着对金木说,“你也喜欢高摫泉老师吗?”

真……真的是喜欢高摫泉老师的同好!金木有点激动的想。“是、是、是的!我最喜欢的作家就是高摫泉老师了!!”

说不定——这个人,真的可以成为自己的朋友,而且还是可以一起讨论书的内容的朋友!“我……我喜欢悬疑的题材……!”

少女略微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啊……我也是呢……”她微微笑着拢了一下耳边的发丝“高摫泉老师的这本《黑山羊之卵》以过度激烈的残酷表现和非常细致的心理描写交织而成,我非常喜欢”

……一样……一模一样……她对这本书的感受和自己一摸一样……

这个人,会和我成为朋友的吧……

兴致高昂的和对方聊起了对这本书的看法,结果没说两句自己的电话就响了。“啊……抱歉!”电话打断了少女将要说下去的话,看到来电显示上的【英】金木不好意思的用食指挠了挠脸,转过身接通了电话。

【金木~你吃饭了吗?】

还没等自己开口,英充满活力的声音就从电话那端传过来“恩……还没,一不小心看书看过头了……哈哈……”

【我就知道!你太不会照顾自己了啊!已经瘦成豆芽菜了知不知道啊!恩?!】

果然……英生气了……听着英喋喋不休的关心,金木觉得心底的罪恶感不断的膨胀了起来,自己又让英担心了。“我错了……我马上就去吃饭。”

【……我打工也结束了,现在就在『Shaping Up』门口,我买一份晚饭去你家,你赶紧过来啊,兔子在门口吹风吹太久可是会死掉的!】

额……挂掉了……金木扯了扯嘴角放下手机,转过身看到少女站在自己身后笑着看着自己。“不好意思,朋友催我过去……啊,还有我的名字叫金木研……下次……我们再一起读书吧……”越说声音越小,对方和自己也不是很熟,就这样忽然做约定是不是不太好……

少女眯着眼睛笑着,“那,礼拜天早上一起去书店看看吧~10点在这间咖啡馆左边不远处的那家的书店门口见面吧。对了,我的名字是神代利世,你叫我利世就好哦。”说完微微欠身致意后便转身走回自己原本坐着的位子。

金木看着这个笑容不禁想到了英,英开心的时候眼睛也会笑的眯到一起……啊,要赶紧收拾了!不能让英再等我了。

 

看着金木匆匆的走出咖啡店,神代利世心情颇好的端起咖啡杯。哦呀,已经没有了呢~没关系,一会再去吃点东西吧~金木君啊……很美味的样子……

董香在收拾金木刚刚离开的桌子的时候皱着眉头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利世,利世感受到这股视线后,回报以一个优雅的微笑。

董香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回柜台……

 

“——呃……你要和那个女的约会?”

在金木匆匆忙忙赶回来后永近又和金木半抱怨半嘱咐的说了一会后把晚餐摆到金木家的餐桌上,就开始听金木在聊他和那个叫神代利世的女生之前发生的事。当听他到金木说明天已经和神代利世约好的时候,没忍住反问了一句。结果这一问,约会这两个字惊得金木一下子被米粒儿呛到了,咳了半天把脸都憋红了才缓过来。

“你是怎么从刚刚的话里推导出我是要去约会的啊!?”金木一缓住了咳嗽就立刻慌慌张张的开始解释,“我们约好的只是一起讨论读书的事情罢了,恰好对方是女孩子所以看起来像约会,不对根本就不是约会啊!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看着对面脸红的不像样的金木还在慌慌张张的和自己解释,永近的心里忽然滋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不是开心,也不是不开心,这种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不对,在昨天听金木提起那个女孩时这种感觉好像也出现过……

“英?”金木看着脸上明显的写着『我好纠结』的英,他怎么了?

听到金木的声音,永近勉强拉扯嘴角做出一个微笑,举起大拇指鼓励他,“虽然不明白约在一起看书有什么好的……那,你玩的开心点。”

哎……要是自己也和金木一样那么喜欢书就好了,说不定就可以了解到自己的这种心情到底是什么,说不定明天和金木一起读书了……等等等等……这种想法是不是有点奇怪……?

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好像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再继续想下去的话……也许……

英还真的是不喜欢读书呢……金木叹了口气,英纠结的脸色大概就是缘于他的那句『不明白约在一起看书有什么好』吧。既然英对于读书这件事已经没有再误会下去了,他就继续低头吃起了迟到的晚餐。

唔,果然,『Shaping Up』里的招牌菜是汉堡排以外最好吃的东西了!好好吃!

刚想要向英道谢,抬头就看见英已经站起身正在穿外套。“咦,已经要回家了吗?”匆忙的咽下嘴里的饭菜,金木也赶紧站起身走向门口,拿起英的背包递给他。

没有直视金木的眼睛,永近蹲在地上系着自己的鞋带“恩,天黑很久了,我先回去啦~金木你记住,不许再错过吃饭时间了啊!”站起来从对方手上接过背包后就直接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永近的脑子里一直乱七八糟的,不过还没等他把自己的思绪捋清楚,就已经走到家门口了。没有心思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打招呼,进门后脱了鞋丢下背包后就直接躺倒在地上。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

手臂轻轻的压在眼睛上,脑海中回想起和金木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但是在脑袋里出现的画面却全部都是金木:看书时因为故事剧情不自觉的改变表情的金木、吃到汉堡排时眼睛闪闪发光的金木、心里再难过都会努力挂上微笑的金木……

什么啊,原来在不知不觉中金木对自己来说已经变得这么重要了吗……

原来我早就,越过了朋友的界限啊……

现在的自己,就连想到金木这个名字,都会自然而然的挂起笑容。

永近把搭在眼睛上的胳膊抬起,盯着伸在空中仿佛渴求般张开的五指,扯起嘴角的弧度慢慢的握紧它。

我不是会逃避的人,要不要和金木去告白呢……他一定会吓一跳的吧……但是金木他是很容易勉强自己的啊,万一他是因为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而答应和我交往的话……那我还是先不告诉他我喜欢他这件事好了。

吐出一口气猛地坐起来,拿起被自己丢在一边的包走向房间,如常地问候一声“我回来了”,永近轻轻按下房间电灯的开关。

 

躺在床上继续拿起《黑山羊之卵》,金木的脑海中却回想起永近刚刚的话。约会吗,自己作出的约定是不是有点唐突了,英说的也许没错,神代……利世同学是不是也误会了……要不要解释一下呢,额,没有对方的联络方式啊……

叹了口气把书轻轻放在枕头旁边然后顺手打开了电视,金木起身走出房间,在冰箱面前犹豫着是喝果汁还是牛奶。

“——白神路发生了同样的事件……”

“据分析,现场残留的体液的成分与28日在高田大厦的事发现场检测出的体液一致……”

房间里,新闻女主播还在用冰冷的公式化的语调叙述着……

 

星期日的街道总是比平常要喧闹得多,温暖且不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打在『Shaping Up』窗边的方形双人餐桌上。

“金木同学最喜欢的是高摫泉老师的哪部作品呢?”

银白色的叉子插进被酱汁裹住的意大利面中,扭转自身带动面条一起旋转。

“哪本的话……应该是高摫泉老师的处女作吧?”

正值饭点,餐厅中不断传来不同的人发出的声音,交谈的声音,责备的声音,欢笑的声音……

“啊,我知道!是《致卡夫卡》吧。里面信件的诡异真的让人大吃一惊呢~”

无数的声音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真心呢?是善意的、真切的、虚伪的,还是……

“不过高摫泉老师的短篇集也很有意思呢,像《虹的黑白画》……”

充满恶意的?

……无从知晓……

因为兴趣相投的关系,这一顿午饭花了相当多的时间。金木看着利世走向洗手间的背影有点责备自己的不周到,是不是在吃饭期间聊了太多话呢……又看了看放着两块吃了两口的三明治的利世的餐盘。

果然是女孩子……明明一点也不胖还是在减肥……金木一边把最后一叉子面送到嘴里一边想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什么……?

好累啊……

金木感觉自己累的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感觉这么累呢……?

金木感到很疑惑。

“腹部……损伤……”

“内脏……移植……必须……!!”

我在什么地方啊……?

“——就用她的内脏吧……血型是一样的……”

只有声音在脑袋里回响着……

“……联络不上她的家属……不经死者家属同意的话……”

死者家属……?内脏……

“嘉纳医生……”

“——没有其他方法了……!!”

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无法见死不救啊!全部的责任都由我来承担!”

为什么我无法理解这些词汇和句子……为什么……英……

“把她的内脏,移植给他……!!”

对了……我应该是和利世同学在买完书回家的路上……

“——脉搏稳定!”

……走进那条小巷后……利世……同学……

“手术成功了!”

是喰种——

 

手术结束了吧……金木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再听到人说话的声音了,传到耳中的只剩下断断续续的机器的鸣叫声。

想起来了……之前发生的事……

因为天已经黑透了,所以送利世同学回去……然后,在小巷里……利世同学……想要吃了我……利世同学是喰种……

回想发生的一切,金木眼皮轻颤,一滴泪水从还没能睁开眼睛的左眼中滑落,滑过沾着鲜血的眼尾,在脸上划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泪。

“……英……”

无意识的念出一个给自己带来安全感的名字,心里恐怖、害怕的感觉被心底慢慢溢出的温暖的感觉驱逐。无法控制的身体的颤抖,也渐渐地止住了。

但是泪水反而,变得不可抑制了……

一滴、两滴……原来越多的泪水从眼睛不断地流出……

喉咙里也开始出现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声音一点点地变大,一点点地变得清晰……

“……呜……额啊……英……啊啊……英……额……”

在无人知晓的时刻,重症监护室里环绕着受伤的幼兽般的呻吟哭泣声。

 

——……我不是什么小说的主角……

只是一个非常平凡的、随处可见的、喜欢读书的大学生……

但是……

如果要以我为主角,来写一部作品的话……

那一定会是……

——“悲剧”。

 

 

————————————————————————————————

 

其他文章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8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三章 神代利世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13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四章 铃屋什造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3f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五章 Day1 通讯信息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9d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六章 金木研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1029c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七章 泷泽政道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fd61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八章 四方莲示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a1b9d

 

评论(1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