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长情 第三章[最恶](漫画剧情向长篇)

“……不想要吗……这个?”

少女睁大眼睛询问的样子与姣好白皙的面庞上沾上的星星点点的血迹构成了奇妙的画卷……

——这孩子……也是<喰种>!!

有点粘稠的血顺着少女手里拿着的断手不断地淌下来,看着脸上挂着微微笑意的向他走来的喰种,金木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又……又一次遇到喰种了……要被杀掉了!要被吃掉了!

想逃开,但是两条腿根本感受不到脑袋的想法,钉在地上一动不动,两只手紧紧地攥成拳头却在微微的颤抖。

快动起来啊!快逃啊!不想死……还想活着……还想和英一起活着啊!

董香看着面前低着头没有反应的木头,有点不耐烦的走向前凑到他面前,“……不吃吗?”

对方却受惊一般猛地抬起头。

虽然巷子里昏暗的灯光很昏暗,但是这么近的距离却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对方的左眼是赫眼。

是同类。虽然闻得到对方身上喰种的气息,但是那味道却又有点不对劲……不过既然有赫眼就没错了……等等……“……奇怪,你只有一只眼睛变红了……啊?”这个人……不是利世看上的猎物吗……“你……为什么没有被吃掉?明明被利世……”

当“利世”这个名字说出来之后,董香看到面前的少年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就连呼吸都带着颤抖,果然,他就是经常去咖啡馆的那个人。

难道利世不是想吃他?不对,咖啡馆里利世表现出对他的兴趣了,而且那晚利世确实和他在一起……利世也是死于那晚,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吃了他……但是……“这眼睛……”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没问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就已经大叫着跑开了……

低头看了看手里拿着很久的断手,董香撇撇嘴把它扔向躺在地上的尸体。

浪费我的表情……

 

头也不敢回的一路狂奔,在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金木感觉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踉踉跄跄的减慢速度停下来喘气。

没追来……太好了……难道,在这么近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只<喰种>隐藏着……

回想那个起拿着断手冲自己微笑的喰种,金木还是觉得后背发凉……不要想了,忘了这件事吧……

没撑着膝盖的左手搭上下巴,却摸到了脸上有黏腻的液体。

有血溅到脸上了吗?不对……这是口水……

自己在不自觉的流口水……

“这……怎么了……啊?!”

拿袖子擦干净脸,但是再也平静不下来的的心让金木骗不了自己……刚刚是……对着人肉……自己究竟……还是人类吗……

 

想要赶紧回家把自己藏起来,可是抬头一看候却发现自己走到了英的家门口。

要说吗……?和英说从那天以来发生的所有事吗……?

英的话,一定会相信我的……

抬起右手,最终却还是没有敲下去,又缓缓垂下,低下头把手搭在门把上。

自己刚刚才遇到一只喰种,还看到她杀了人……而且万一……万一……真的是那种情况的话……不能把英牵扯进来。

而且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自己可能已经不是人类这种事……这种事……

“……英……”

只有英……自己已经只有英了……唯独不想被他讨厌……

狠狠地捏了一下门把,金木转身离开。

 

听到脚步声渐渐小了,永近靠在门上闭上眼。

你是……不能相信我吗……

 

第二天去上课前,永近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眼睛下面淡淡的乌青色苦恼的挠了挠头。

该怎么和金木解释这个呢?熬夜作报告?还是说通宵打游戏了吧……

那么……今天要怎么面对金木呢……

闭上眼睛,永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不要和金木见面了吧,今天……”

想起昨晚本来准备出门去金木家看看他啊身体怎么样了,结果正准备穿鞋的时候听到金木在喊自己的名字,以为是听错了于是从猫眼看出去,虽然灯光昏暗的根本看不到门外面人的脸,但是那个身影,永近是绝对不会认错的,那绝对是金木。

然后就看到金木走开了……

果然,今天的不正常是有原因的,金木是瞒了什么的。

但是他……不愿意告诉我……

不被喜欢的人信任的感觉真是……哈哈……

定定的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永近转身离开了。

 

不记得自己这样度过几天了……应该也没有几天吧……

蜷缩在房间里,不断地靠喝水来压制饥饿的感觉,哪里也不去,什么也不想,就那么浑浑僵僵的“活着”,饥饿的感觉被压制住的时候就在床上躺着看书,小说哲学书散文诗歌,不断的看着一本又一本的书,但是没有一个字走进脑袋里,只是在眼前跳着舞……

摆在桌子上的手机突兀的响起来,金木转过头怔怔的盯着在桌子上的手机一亮一亮的提示灯,没有任何其余的动作。

铃声快结束的时候,金木才突然回过神来,匆匆忙忙的想过去接电话,却被堆载床上的一摞一摞的书绊倒,这时候手机录音电话也刚好放了出来。

“——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在【滴】声后留言……”

“——啊,是金木吗?身体怎么样了?”

是英啊……说起来,也很久没有听到英的声音了……也很久没有,见到英了呢……

“完全没见你来上课啊……东洋史的笔记见面时带上给我吧!你的字有点乱,笔记可能比较难看懂,有必要的话发邮件给我吧~啊,不过你的笔记这么多年都看过来了,我能看得懂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哈……啊,对了,说到书的话突然想起来了,小区前面的书店有高规什么的的签名会……你很喜欢吧?不过身体不舒服去不了吧?哎,有点不幸啊……”

把自己关在家里的这几天,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除了水流、吞咽和呕吐之外的声音了……

不仅是因为害怕被那位叫雾岛董香的喰种会杀了自己才会把自己关在家里,也害怕在看到人的瞬间会克制不住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而且,那个人要是英的话……就更……

但是现在,心里那么多的不安,那么多的顾虑,好像都已经不在了。

虽然只是一条留言,但是金木却觉得这么多天徘徊在心底的焦躁被驱逐出去了,安心了。

——说起来,是今天呢……高摫泉老师的签名会……

想放松一下心情……出去转转再去找英吧,但是这个眼睛……得遮起来。

 

太阳已经沉了下去,但是秋日里的天依旧还亮着。

书店门口冷冷清清的挂着一个[高摫泉老师签名会已经结束]的牌子,金木不甘心的看了一会后,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回家再看一遍『黑山羊』吧……

从自己意识里回过神的金木被身边一个笑得开怀的女孩的女孩吸引了目光,白皙细嫩的皮肤散发出诱人的味道……不,其实大街上到处都散发着这样甜美的味道……

小孩子、男人、女人、女人、少女、肉、大人……

眼睛不受控制的扫过自己面前所有的人,理智一丝一丝的被多日连续折磨自己的饥饿抽走……

肉、女人、肉……肉!!肉!!!

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左手,,食指传递到大脑的疼痛多多少少的拉回自己的理性。

“喂,你看那人的样子,有点奇怪……”

“笨蛋……别看啊!”

“那个人怎么了?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不行……“呼……呼……”不行!得离开这里!不能呆在人群中!

 

工作日的商场人本来就少的可怜,男洗手间里,更是只有金木一个人撑着身子在喘气。“哈……哈……哈……切……哈……啊……”

一把扯掉遮着左眼的眼罩,看着漆黑猩红的眼睛周围绷出了好几根青筋,向太阳穴和脸颊弥漫开。

“呜呜呜……”右手抵住镜子中自己的影子,左手颤巍巍的摸上已经陌生无比的眼睛。“什么啊……”

没勇气再看镜子中那个已经变得完全陌生的人,“我到底……”双手掩面,金木扯着嘶哑的声音低声吼出声:“变成什么了啊!!?”随着吼声,拳头已经招呼上了面前的镜子,撞击的痛苦和手背火辣辣的痛感让金木不由自主的看过去。

手背上被玻璃划开的伤口比较深,血已经快从伤口溢出来了,可是很快的,金木就发现那并不是血流得太快要溢出来的,而是手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不消片刻,伤口便已经完全消失了,只有血印在明晃晃的刺痛着金木的眼睛……

 

『黑山羊之卵』

我敬爱的小说家

高摫泉的第七部作品

冷酷残暴的连续杀人魔女性“黑山羊”

还有作为主人公的儿子

“黑山羊”的儿子是主人公的话

“黑山羊之卵”……

现在我……变成“喰种之卵”了吗?

 

躺在地板上看着手边那边还没有翻开的《黑山羊之卵》,金木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一开始还想着去找英的……想着的我……没办法见英……

想到这些,金木觉得自己的心疼的快无法呼吸,要不是遇见了利世……要不是做了那个手术……手术?

“……是那个手术的原因……不得已将利世的器官移植到我身上了。”金木觉得自己好像理清楚了这其中的关系,“只要<喰种>的器官被移除的话……”

这样啊……

明白原因了,那么,只要把这个移除的话就好了……

并没有被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吓到,金木出奇的冷静的开始考虑割掉肾脏的可行性。

找出房间里有人体内脏示意图的书,翻到图示的那一页,对着自己的肚皮比划了半天后摆在桌子上,然后掏出手机给英打了电话。

“……喂,是英吗?”一边和英说着话,一边走进厨房抽出切菜用的刀。“那个……你可以过来拿东洋史的笔记吗?”

“恩?金木你在家吗……”永近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

把电话放在桌子上,金木咬住自己衣服的下摆,两只手紧紧地握住菜刀的刀柄,对准了自己右腰手术缝合线的疤痕。

肾脏受伤了也能良好运作……会被移植上其它的肾脏也说不定……就算万一,自己呼叫不了救护车,英也会因为拿作业本而赶过来……之后……只要忍住疼痛就行了……

左手握住刀柄,右手狠狠地捏住刀柄的末端,太过用力的结果让自己的指甲充血一般变成了妖冶的红色。

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太过用力,举起菜刀对准自己腹部的时候,刀一直在止不住的发颤。

呼……呼……金木研,没关系的……忍一忍就过去了……呼……只有那一瞬间会疼的……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一定没事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动手啊!!!

“呃啊啊啊啊啊啊!!!”

紧紧咬住衣服嘴里爆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带着自己这几个月以来内心所有的恐惧与憎恨,握着刀捅向自己。

在刀子刺到自己腹部的一刹那,本能的闭上眼睛,金木脑海里又一次出现了英的笑容。

啊……我大概要死掉了……

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来见自己的英呢……英看见这样的我会不会也很难过呢……

 

预想中撕心裂肺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金木睁开自己漆黑猩红的眼睛,看着自己手里捏着已经弯曲变形的菜刀,一股脱力后的酸软的感觉从后腰脊柱开始蔓延,完全无法支撑自己的重量,向后半仰着坐下。

用力的把已经变形的刀扔开,僵硬的指尖蹭过手术缝合线的伤疤……

没有新的伤口……

这算……什么啊……

陌生又熟悉的饥饿感又一次从胃蔓延到全身,金木扯了扯嘴角,蜷起身体把头埋在膝盖里。

……连切开自己的肚子都做不到……还被奇怪的饥饿感折磨着,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吃饱……

我已经变成了“令人厌恶的存在”。

小说里,一定会有一个人变成“像我这样”的说……哈哈……

眼泪从酸涩的眼眶里流出,金木用力的在衣服上蹭了蹭,可是怎么擦都擦不干它。

变成这样子……我说不定……已经不能再作为人类活在这世上了……

……就连……英……也再不能……

更不要……奢谈什么梦想了……

 

『金木~我的梦想是可以变成超人那样厉害的人哦!可以在大家遇到危机的时候挺身而出哈哈哈~厉害吧!你以后是相当小说家咯?』

『恩,应该是吧。但是这也算不上是梦想……』

『咦???我居然猜错了吗!那你的梦想是什么啊?』

『别让我说啊!很羞耻的啦……』

『这不公平啊,我都把梦想告诉你了!快说快说。』

『那……等我实现了就告诉你吧。』

 

英,我一直一直想要成为你那样温柔又厉害的人……是你把我从一个人的黑暗中拯救出来,所以我也想要变得和你一样……可是,我现在,连“人类”都算不上了……

我的世界,已经离你越来越远……

 

安静的少年,在静谧的房间里,用尽全身的力气撕心裂肺的哭嚎着。

 

拎起最后一袋垃圾,董香从咖啡馆慢慢挪了出来。

扔完这袋垃圾就能打烊了,然后回房间预习一下明天的课吧……

刚走出楼梯口,董香看到一个模糊的灰色的人影在咖啡馆门口立着。是客人吗?这么晚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打烊了。”刚想要鞠躬道歉,却看到那个人影向这边挪了过来。

走到店门口被灯光照得清晰了之后,董香才发现面前的失魂落魄的并不是一名人类客人,而是今天“收集食物”时遇到的奇怪的喰种。像是把自己藏在黑暗里一样,他努力的把自己缩在兜帽里,“啊……是你……”

是那个被利世看上的人,不对,现在是喰种……利世到底……

“请……帮帮我……”干哑的声音从金木的嗓子里挤了出来。

看着那个叫雾岛的女生皱着眉毛皱着眉的样子,金木强压下自己心里恐惧的感觉和想逃的欲望,“求求你!!”

颤抖着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吧自己的想法断断续续的说出来,“除了你,我已经没有能够拜托的人了……”紧紧地捏着拳头,“没有比‘变成这种身体’更糟糕的事了……求求你……帮帮我……”我还想,作为一个人类活下去……

“不要。”

董香看着金木那不同的眼睛里流出的相同眼泪,就连表情都不想多扯出一个“这个眼睛……还有你说的话,你……本来是人类,儿现在变成了<喰种>是吧?”明明没有不同……这眼泪明明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喰种就没法好好的活下来……

“告诉我,<前人类>。真正的蛋糕是什么味道?”深吸一口气,董香盯着一直跪在地上发抖的金木,“我吃了就会吐出来,不太理解它的味道。可是你们人类总是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炸面包圈也是、奶油面包也是……”

“不会被谁追杀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为什么我就必须要不断的失去身边的人……妈妈、爸爸、绚都、现在利世也……“每天不会做噩梦,不会梦到自己被喰种搜查官猎杀,不会每天醒来就开始担惊受怕的生活是怎样的啊!告诉我啊!<前人类>!”

“『没有比‘变成这种身体’更糟糕的事』了?真好笑啊……”压抑着愤怒的声音已经带上了颤抖,左手像那人经常做的一样插入自己的发丝中,“找你这种说法,我……从出生开始就是喰种的我,又该去向什么人求救呢?!”

止不住……身上的颤抖……

第一次被这种充满厌恶、愤怒的眼神注视着,金木害怕的连哽咽声都发不出来……会被杀掉……这次真的会死……

眼前的人已经不再是每个午后能在这间咖啡馆中见到的面带笑靥的女孩儿了,她充满厌弃的表情就像恶魔一样,“谁会帮你啊?蠢货!随便找个地方去死吧!”

也许这个做法从一开始就行不通的吧……向<喰种>求救什么的……根本行不通吧……

就在金木已经开始后悔自己这个决定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低沉的男声从前方传来。

“董香酱,差不多了……”

咖啡馆的侧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起站着一个人。

刚刚还在恶狠狠地盯着金木的董香忽然转过身,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那个人,“店长……”

对啊,他不就是咖啡馆的店长吗……原来他也是喰种啊……

他把咖啡店的侧门打开,“看起来,你吃了不少苦头吧……进来吧”。

董香在听到店长的话后立刻大声的阻止他,“店长!你这是……这家伙,原本是人类啊!我们……”

店长马上打断了董香的话,“在我看来,他只是一只<喰种>而已。”示意金木跟上来后就转身准备走进店里“董香酱,帮助<喰种>同类,不一直是我们的方针吗?”

还想说什么的董香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不好的扭过了头不再说话。

金木正不知所措的想要离开时候,抬头看到了雾岛忽然瞪了过来,“喂,你干什么呢!快进去!”

结果因为太害怕所以不敢反抗的就跟进去了……

跟着咖啡店的店长往下走了一层,到了一个很像食品仓库的地方,店长进去拿了一包被塑料袋和纸包起来的包,“有需要的时候再来吧,不用客气。”笑着这么说,然后很轻松的把东西递给了金木。

金木低头看着手里分量不轻的这一包东西,有疑似凉意从心底蔓延开来。

这……是人肉……

如假包换的人肉……

可是……我……真的要吃……人类吗……?

 

 

————————————————————————————————

 

前文地址: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其他文章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8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三章 神代利世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13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四章 铃屋什造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3f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五章 Day1 通讯信息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9d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六章 金木研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1029c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七章 泷泽政道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fd61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八章 四方莲示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a1b9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