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长情 第四章[咖啡](漫画剧情向长篇)

过于用力让包着笔记本的纸袋子都变得皱皱巴巴了,永近在金木家门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平常心平常心……

不要在意金木瞒着自己的事!

……果然还是在意……

关于金木为什么不和自己商量发生困扰着他的事,永近在金木失踪的这几天考虑了很多。

在门里看到金木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时,永近一开始甚至怀疑金木在心底是无法信任自己的,不过在他仔细思考过之后,觉得金木不信任自己这个可能性非常小。虽然不知道金木对自己是怎么看的,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羁绊是绝对不是假的,他不会不信任我。

那么……瞒着我果然是因为有危险吗……

眯起眼睛,永近抬头看了看绕着过道顶部的灯乱飞的蛾子。

金木有多善良,有多爱逞强,从小就注意着他的永近是最清楚的了。

正因如此,他了解这个原因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不过……这也是他最不希望的结果……

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

……金木,你一定不要出事……

 

“要是有需要的话,就再来吧,不用客气的。”

【那和蔼的笑容下,藏匿着多少血腥】

盯着手里沉甸甸的袋子,金木忽然想起这句话,咽下口腔里分泌出来口水,觉得有点不知所措……

——这个里面……装的是人肉吧……

是尸体的……是人的尸体的……肉块……不要……不要……我不要拿着这种东西……

想要把这沉重地发烫的袋子退还回去,抬头却看到咖啡店店长的笑容,拒绝的话生生地被咽进肚子里,金木僵硬的道了谢吧包裹踹到怀里就一路小跑跑出了咖啡店。

 

带着鄙夷的目光看着懦弱的跑走的人,董香置气的把<仓库>的门狠狠的关上,然后追上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芳村店长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店长,为什么你要对那种家伙……”伸出援手呢?他明明不是我们这一边的。

“董香酱,”芳村店长并没有回头,而是一边向店内走去一边打断了董香的质疑,“最近新闻报道的那件器官移植的事件,你了解吗?”

“恩……?”不明白店长为什么错开话题,但是董香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店长的问题:“不……详细情况的话,我还没有……”

芳村店长停下脚步,考虑了一会后开口:“这次事件的开端,是那场钢架落下的事故。”

『是那场钢架落下的事故』

『董香酱……有个不好的消息……你一定要冷静』

『……利世她……死了……』

『那晚利世出去后背建筑工地意外掉落的钢架砸到了……』

『……董香酱……』

心口被刺伤了一般泛着火辣辣的疼痛,董香握紧了拳头。

……利世……

虽然店里所有的人在钢架事件之后的这段时间都闭口不提任何有关那次事件的时和所有有关利世的话,这是大家的温柔,董香心里懂的。

大家不想伤害到她……

可是董香还是觉得心里的伤口并不会就此愈合,果然……过去好几个月后再听到依旧是那么疼……

“事故中的女学生当场死亡,而男学生则是陷入了濒死状态,他的内脏已经损坏,到了 必须要进行移植的程度。就在那时,医生做出了用已经死去女学生的内脏来……”

“利世没有死!”

忽然爆发出的尖叫声,让芳村店长中断了接下去的话,他用温柔的眼神的看着全身用力到发抖的董香。虽然这是很难以接受的,但是董香,伤口如果不去正视不去处理的话,就只会化脓而不会痊愈。“医生用利世酱的内脏,救了刚刚的那个孩子。”

“他移植了利世的内脏,左眼又变成了赫眼……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也许那孩子正在慢慢的变成我们——变成<喰种>”

店长在说些什么啊……利世的……内脏……“店长!利世那么强……已经强到是个变态了……怎么会死呢……她只是又出去玩了而已,她一直这样的,到处疯玩……”声音已经嘶哑到说不出话了……

芳村店长的声音在一瞬间变得严肃“董香,那是就算是喰种的再生能力,也不可能恢复得了的重伤。不要再逃避了,利世已经不在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多大的打击,但是你不能这么一直这么逃避下去,你要接受这个事实。况且……况且你还有绚都……”

到刚刚为止情绪还激动地连说话都带着颤抖的董香在听到店长说的这些话后忽然冷静了下来,低下头用原本就遮着半张脸的刘海挡住自己的表情,“她没死……店长。”

“董香酱……”

抬起头,董香用坚定的眼神看着芳村店长的眼睛,“我知道,她没死。她肯定没死”

董香想起上一次她来自己房间给自己补习国语的时候,忽然恶作剧搬用食指和中指捻起自己颊边的头发背给自己听的诗:“Light in my heart the evening star of rest and then let the night whisper to me of love.”[“在我的心头燃点起那休憩的黄昏星吧,然后让黑夜向我微语着爱情。”   ——引用 泰戈尔《飞鸟集》]

如果那天的自己,没有闹别扭就好了……

能看到店长的眼睛里盛满了担忧,董香努力的向芳村店长勾起了一个勉强的笑容,“店长,不用担心,我没事的……真的……”一边说一边解下了系在身上的围裙,“我还要等我那个笨蛋弟弟回来……”

“抱歉,董香酱……快回房间去吧,已经下班很久了……明天还要上课的。”芳村店长看到冷静下来的董香稍稍安心了,“董香酱不照顾好身体的话我怕绚都回来之后要找我问罪的”董香酱能记挂着弟弟也是一件好事。

把脱下来的围裙搭载椅背上,董香拿指尖摩挲着椅背上刻下的细小的花藤的纹路,“我睡不着,店长……”这是利世很喜欢的花纹……她说过坐在搬到花园里的这把椅子上看书一定很舒服……“我出去逛逛,您放心,我不会翘课的。”

说罢,不等芳村店长反应过来就离开了。

芳村店长看着被玻璃窗外的路灯照亮的椅子,长久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呼……哈……请、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金木研>的人、在今天……哈……傍晚前后……住院?”

“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他……哥哥……”

“对不起,没有这位先生的住院记录。”

“……麻烦您了……”

 

“咕唔——咕——”

胃部传来的饥饿感让金木难以忍受,肚子不断地抱怨更是让他焦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双手用力地堵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到那像是在催促自己吃下桌子上那一包东西一般的肚子的叫声,但是肚子里传来的感觉却不能靠堵住耳朵的方法止住,饥饿的感觉促使黑红色的眼睛不受控制一般把金木的视线拉扯向桌子上那并不起眼的包裹。

——肉……是人肉……

“咕噜噜——”

……肉……肉……肉……肉!……肉!!

源源不断的口水从口腔里分泌出来,越是吞咽它们,金木越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胃是多么的饥渴……想要……想要吃它!想要吃饱!想要被满足啊!

一把捏住那包肉,用力到手指已经戳破了袋子,淡淡的血腥味散了出来。黑红的左眼里红色的光芒越来越亮,眼部周围青黑色的细细的的血管沿着眼部周围一点点的蔓延开来。

随着人血的味道进入鼻腔,理智已经渐渐地消失了,猛地把肉举到自己面前,看着暗红的血染脏了发白的指节,金木忽然回过神来——

自己刚刚竟然想要吃下去那包人肉!

“啊啊啊啊——!!!”

尖叫着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啪叽——”一声,那被裹住的人肉在撞到墙后彻底从塑料纸中掉了出来。沾着血迹的手在床单上疯狂的擦拭了一阵,金木冲血腥味越来越浓的房间,冲到厨房打开水龙头不断地冲洗着自己刚刚被人类的血侵染过的的双手。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想吃它!我不要吃人肉!

鼻尖依旧一直弥漫着血的味道,记忆中的腥甜的味道不断地在大脑中被回味。大脑啃食的欲望已经渐渐地快要压断金木名为理智的那条神经。

发疯一般抓起手边所有能吃的东西往嘴里倒,想要寻找到填满自己空虚的胃的东西。

——呕!这什么?!柴油混着土的味道!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是酱油啊!

——感觉好像大肠油脂层一样的感觉!还有一股被过期的奶泡过的味道……呕!——奶酪以前就是这种味道吗……?

——咳咳咳……咖啡粉好干!咳咳咳……

……

……!!??

……咖啡?

看着自己手中还剩不到四分之一的瓶装咖啡粉,依旧是自己平常喝的那一款,很普通的咖啡粉。它大概在家里放了半年多了吧……没有任何的特别……可是……刚刚是真的尝到了“咖啡”的味道没错……既然这样……

 

咖啡杯里明明是刚冲的咖啡却没有多少热气,仔细看还有很多粉没有冲开,飘在咖啡表面、黏在杯壁上。

刚刚因为太紧张,想要赶紧验证咖啡是不是真是我还能吃的下去的东西,所以泡咖啡的时候把被子里所有的咖啡粉都倒了出来……撒了一桌子……水也没烧开就提了下来……

端起平常绝对不会泡成这样的咖啡,金木试探性的喝了一口。

……果然好难喝……不过,确实是咖啡的味道没错!能喝……这个可以喝啊!

不过都弄洒了……不能再泡一杯好喝的咖啡喝了……惋惜的看着洒在桌子上的那一片咖啡粉,金木准备起身收拾一下这几天被自己糟蹋到乱的不像样的家,然后去买点咖啡屯到家里,手却碰到了之前被扔在一边的那包面包片。

既然咖啡能喝的话……沾着咖啡粉的食物是不是也能吃……?

取出一片依旧软嫩的面包片,沾了沾上桌子上的咖啡粉。

“没事的,只是尝一下,不会咽下去的……虽然是几天没擦的桌子了……额……”努力忽略掉桌子上的灰尘,金木吧面包片塞到了嘴里。

“呕!——”

冲到厕所吐掉嘴里固体呕吐物一般的东西,金木一边漱口一边看着镜子里慢慢恢复原样的左眼。

咖啡到底还是没有变成魔法的调味料啊,完全盖不住食物的这些味道……不过,咖啡可以充饥这个发现对我而言也是很有价值的了,现在就去24h便利店买点咖啡粉吧,好饿。

 

蹲在24h便利店的咖啡的柜台前面,金木犹豫的看着980円一罐的WlXew的一系列口味的咖啡和768円一罐的Blondy系列……选哪个啊……算了,就这个768円的吧,便宜一点就能多买几罐了……每个味道都……

就在手指马上就要碰到Blondy的咖啡罐的时候,金木的左边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啊!对不……”看到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蹲着头发烫的卷卷的青年男子在选咖啡,金木马上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习惯性的挡在了左眼和卷发青年之间。

卷发的青年取下刚刚同时被两人看中的咖啡,在金木面前晃了晃,“Blondy的话,还是速溶的这一款比较好喝。该怎么说呢,味道比较浓郁吧……”说完把咖啡向金木的方向晃了晃,示意他接下这罐咖啡。

“啊……”对对方忽然采取的亲密的行为感到很奇怪的金木并不决定收下那罐咖啡。他把咖啡往那人的怀里轻轻地推了推,“您先请……请拿吧”

对方透过镜片的眼睛波澜不惊的看了金木一眼,也毫不介意的就收下了,没有再说什么,拿了三罐一样的咖啡粉和几瓶罐装咖啡饮料就去前台结账了。

犹豫了一下还是选了那人推荐的Blondy速溶咖啡,金木也赶紧向前台微笑着的大叔收银员走去结账。

肚子好饿,再不赶紧回家的话眼睛可能就要……又要变成那了……出门太匆忙没有戴眼罩太不应该了,以后一定不能忘了,身边要一直带着眼罩才行。

“您好,总共是9罐咖啡,打七折 后总共是4840円。”

“那个,这是5000円。”

“谢谢您的惠顾!”

拎着沉沉的购物袋往回走,金木看了看里面清一色样式的咖啡罐的盖子稍稍有点后悔……早知道还是多买几个味道的好了,这么多罐都是一个味道的会不会喝腻啊……不过买这多咖啡也是头一次了,要是这些都是人肉的话该有多好……

欸?我刚刚……

忽然有一阵奇特的诱人的香味被鼻子捕捉到,那并不浓郁的香味月打断了金木是思绪。

这是什么味道……?

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好香

——明明是第一次闻到这种香味,却又如此的让人怀念……就如同……妈妈亲手做的料理一般温柔的香味……

勾起了我的食欲……

——在那里……?!

这股香味到底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就在那里,有着什么能让我吃下去的东西!就在那里!!!

被这诱人的味道吸引住的金木已经完全的抛弃记了脑袋里所有的想法,只是依照本能追寻着味道的来源。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身在一条自己从没来过的小巷里了。

结果……就这么跟着那股味道到了巷子深处啊……难道说这里会有做出奇怪料理的饭店吗?在这家店里,正摆放着我也能吃得下的肉类……比如熊啊、猴子之类的……

脑袋里正想着乱七八糟的事,香味突然变得更加清晰浓郁了。

一瞬间,金木就判断出了香味的来源:

味道很近了!香味就是从这街角前面传来的!

被这香醇诱人的味道刺激的左眼瞬间变成了黑红色的赫眼,无法抑制的口水从挂着笑容的嘴角流出,金木迅速的冲向拐角。

“欸?”刚刚拐过拐角的金木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起来就僵住了,装着咖啡的购物袋从手中滑落咖啡罐“叮铃哐啷”的摔了一地,咖啡粉扬起了很大的灰,但是这浓郁的咖啡味也没有抑制住,或者说掩盖住这里漫天遍地的血腥味……

在金木面前出现的,那个一直吸引着他的香味的来源——是一个正在被喰种啃食着的人类尸体的味道!

听到声音的喰种猛地从尸体上抬起头,一双黑红色的骇人的眼睛狠狠地盯着一脸惊恐的金木,与护食的野兽的动作并无不同。

“骗人的吧,不要……不要——啊!”一瞬间被抽空了身体所有的力气,金木颤抖着摔倒在地上,抱着头发出嘶哑的吼叫声。

我竟然会被尸体的味道所吸引!!!

我竟然觉得这尸体的味道和妈妈做的料理的味道相似!!!

我已经不是人了吗???!!!不可能不可能啊啊啊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正在进食的喰种沾满鲜血的脸向金木摔倒的地方探去“什么啊,只是个胆小的喰种啊……是张没见过的面孔啊……”

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发抖,金木惊恐地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已经在无意识的和喰种越来越像……刚刚还在想那些咖啡要是人肉……“呜啊啊……我……我只是……”我只是感觉饿了而已……为什么我却只能想到人肉呢,为什么我会被尸体的味道吸引呢!

那只喰种拿一种很嫌弃很厌恶的表情看着金木,“香味很快就会消失的,你快滚吧!”

“啊……啊……呜呜……呜啊……”张开嘴想要反驳些什么,金木却发现自己发出的都是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喂!没听见吗?小心我杀……”了你……

话还没说完,这只喰种的脑袋就飞了出去,脖子被割断的地方喷出大量的鲜血,金木还维持着刚刚哭喊的动作的脸上被溅上了不少,温热的触感就像刚刚留下的眼泪一般。

带着温暖的味道,从脸上流下。

“咚——咚——”

飞出去的头在地上弹了两下后慢慢停止了移动,这颗头生前主人最后脸上的厌恶和不屑的表情也依旧留着……

“真是的,别这么大大咧咧的在我的食堂里用餐嘛。”熟悉的好像才听过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从被杀掉的喰种后面走出来。

是刚刚在24h便利店遇到的那个人!

『Blondy的话,还是速溶的这一款比较好喝。该怎么说呢,味道比较浓郁吧……』

带着慵懒和厌恶的声线,西尾锦踱步向惊恐地一动也不动的金木走去,“那么,另外的一个碍事者是谁?阿勒?”

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高大的声影逼近,金木却害怕的连手指都动不了。

他是喰种!他也是喰种啊!快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怕……

西尾锦眯起眼睛仔细的盯着地上缩成一团微微发抖的人确认了一会,“……你小子,不是刚刚在便利店遇到的那小子嘛。”

“啊啊,真是的!原来也是个喰种啊……对你那么亲切真是亏大了。”西尾锦挠了挠自己后脑的头发不满的撇了撇嘴,“如果是个人类的话我就可以吃掉你了!”

 

20区的医院和诊所都快被我逛遍了吧……

在20区边界的一家医院门口的楼梯上,永近捏着一瓶只剩三分之一水的矿泉水瓶坐在那里看着楼梯下被摔在地上的自行车和纸袋发呆。

金木……千万不要出事……忽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你家果然就不对劲,家里也完全都没有人,用备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心脏简直提到嗓子眼了,生怕打开门看到的是你躺在地上的尸体……

等到呼吸不再那么急促了,永近走下楼梯捡起那袋装了金木问他借的笔记的袋子,拍掉上面的灰尘后扶起自己的自行车。

虽然这么更的医院是不太可能了……但是……果然还是去看了我才能安心……

蹬上车蹬的时候永近才发现车链子被掉了。

“啊……这个……真倒霉啊……”挠了挠头,仰头喝掉瓶中剩下的全部的水,永近认命的蹲下身子开始修理自行车。

 

 

————————————————————————————————

 

前文地址: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长情》第三章[最恶]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98

 

其他文章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8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三章 神代利世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13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四章 铃屋什造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3f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五章 Day1 通讯信息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9d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六章 金木研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1029c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七章 泷泽政道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fd61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八章 四方莲示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a1b9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