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长情 第五章[狩猎场](漫画剧情向长篇)

“不行啊……这链子是断了吧?怎么办,不会修啊……”

看着已经变得一团糟的的自行车链条,永近懊恼的挠了挠头。还有几家医院没有去确认过,虽然金木出事去了那几家医院的可能性小得已经接近于零了……但是不是自己去确认过心底总是觉得不安。

现在不是修自行车的时候啊……

可是又不能把自行车就丢在这里,这自行车还是金木陪我一起挑来的……

 

“唔,金木,礼拜天没事的话陪唔出去买¥%*@¥吧!”永近嘴里塞着一大口炒面面包扭头看向坐在旁边看书的金木,被面包压住的舌头说出来的话变得含含糊糊的。

迅速的把手里的小说合上,以免被英的“喷射面包渣”波及到,金木拿起手边还没来得及喝的果汁递过去,“英,你还是先咽下去这口面包吧,完全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就着金木的果汁很快的把嘴里的面包咽了下去,永近把脸凑近了一点,兴致高昂的对金木说:“就是这个人礼拜天啊,你来帮我挑一辆自行车吧!我自己去挑的话肯定没法做出抉择的,哎呀总觉得那些车肯定都很适合我哈哈哈哈。”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怎么忽然想要买自行车了?”礼拜天啊……算了,书下周再去买吧……

永近双手交叉垫在脑后靠着墙,“你不是想去参加高摫泉老师的签售会吗,你姨母又不给你钱,你打工攒买书的钱钱攒了那么久,用在来回车费太浪费了,我载你去。而且我新找的打工的地方有点远,买辆自行车会方便很多吧!”

英脸上的笑容在阳光下十分的耀眼,总觉得光是『谢谢』这个词已经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感动了,金木笑着对期待的看着自己的英点了点头。

 

结果那天挑完自行车还没买下来,金木那个姨母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好像是和金木说家里出去参加朋友的婚礼还是什么事的全家都要出门,所以让金木回家看家顺便打扫家里的卫生……其实自己到现在还没能载着金木出去过……有点遗憾啊……

“要把链子取下来换个新的才行,已经断掉了呢。”

正在长吁短叹的永近回过头看到穿着保安衣服的大叔双手撑着膝盖看着自己,赶紧站起来和对方打了个招呼。

大叔一脸和蔼的看着脸上略带着尴尬的永近,“直接从车上跳下来就往医院里面冲,车子不坏掉才奇怪呢。”

“啊哈哈,有点过了呢……”

挠了挠被汗浸湿的乱糟糟的头发,永近意外的看着大叔走过来把自行车拎起来往保安室走去,“我帮你修修吧,你什么工具都没有根本就修不好。”

“是女朋友生病了吗?刚刚在保安室就看到你匆匆忙忙的赶过来。”

“不是啦您误会了!不是女朋友啊……”

“那你要加油咯,人在生病的时候比较脆弱,小伙子你要把握好机会,争取追到手喔!”

“都说了真的不是这样啊——!”

 

黏上血液的鞋底走路时发出的的声音不再是清脆的“嗒——嗒——”声,带着“噗叽——”这样粘腻触感的声音在金木的耳朵里被无限放大,脸上被溅上的血液散发出的甜美的血腥味在此时已经不再诱惑着他了,身体上所有的细胞都在告诉他,前面这个漫不经心的走来的人身上不断地散发出“我随时都能杀了你”的信息。

这……这个人……

是<喰种>……

这已经是今天第几次遇到喰种了……又是最近第几次差点被杀掉了呢……可是这一次……没有人来救我了吧……

已经怕到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啊,这小鬼。“什么啊,是个喰种啊……怪不得一次买了那么多的咖啡啊。”走近了西尾锦才发现这个嚣张的小鬼刘海下的眼睛中,只有左眼是黑红色的。“你怎么只有一只眼睛是红的啊,看起来真恶心。”

“我说啊,这位小哥……”眯起眼睛厌恶的盯着地上连呼吸都显得小心翼翼的小鬼,“这里呢,是属于我的「狩猎场呢」……你懂的吧?”说罢勾起了嘴角,右手快速的伸出掐住了金木的脖子,丝毫不费劲的把他卡在了墙上。

最近的小鬼都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就像神代利世那个狗屎女人一样,嘁。

明明是个后辈,年纪不大还那么嚣张!

啊……真火大啊……

大臂慢慢用力,掐着不断挣扎的金木的脖子一点点的提高,“你很碍事哦?擅自闯进我的狩猎场里……作为20区的食尸鬼这里的规矩你应该懂的吧?”

感受到对方的手指一点点收紧,因为空气的不断减少,金木的脸变得越来越红,因为痛苦不断涌出眼泪、鼻涕和口水。

“……唔……”

我不想死……不想被杀掉……

“不……不是那样的!”挣扎着用尽肺部所有的空气挤出这一句话,金木感受到对方握紧的手指松了下来,但却并没有放开。

捏住对方卡着自己的胳膊疯狂的大口的呼吸着这附近混着血腥味的空气,“我根本……咳咳……就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我和……那个喰种没有任何关系……咳咳……我只是刚好……路过这里啊!”

“呵……”西尾锦用空闲着的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挡住自己鄙夷而不屑的目光,“你想象一下吧,自己的恋人正一丝不挂的倒在地上,而在她的旁边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正赤裸着下半身,然后他说:‘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只是刚好偶然路过这里罢了’……怎么样?你会相信吗?”

这愚昧又嚣张的小鬼。

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西尾锦靠近金木的脸,用非常缓慢的语气对着那张还没从缺氧中缓过劲的泛着红紫的脸说:“如果是我遇到这情况的话——一定会杀掉他的哦。”

再度收紧自己的手指,西尾锦觉得应该给这个马上就要因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性命的嚣张小鬼说明一下他犯下的过错,“对我来说,光是站在我的底盘里撒野这一点就足够让我生气了。尤其是你这个年纪的小鬼……和那个臭女人一样嚣张,让人很火大啊!”

大概是真的要死了吧,金木感觉自己的眼睛不受控制的往上翻,也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但是,脑袋里却听见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好像在喊自己的名字……

 

『—— か—— ね—— き——』

“喂~~~~!金木!别看书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哇,别突然抽走我的书啊,我还差一点就看完了。”

“——才怪!明明还有这么多页——你看。而且你半小时前就和我说你马上就看完了!”

“……”

“你老是看书不理我的话我可是会因为寂寞死去的哦!”

“哈哈……怎么会呢,英又不是兔子。”

“反正我不管,你要是再不理我我就没收你的书!”

“……英那你是小孩子吗?”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以后喊你名字你必须答应我!知道了吗?这是约定!”

“好好,我知道了。这回可以把书给我了吧?”

“才——不——给——~~~”

 

刚刚……英喊了我的名字……

要回应他才行……

捏住西尾锦掐着自己脖子胳膊的手已经无力的松开,意识已经模糊的快要让金木阖上眼睛……但是金木的嘴却不断地在呢喃着……

“……英……救……英……”

 

月光被四格窗分割开,光束中能看到不少细微的颗粒在这空旷的仓库里浮动,一切都像是静止了一样安静祥和。

如果忽略一步步往仓库二层的楼梯上走着的董香的话。

——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啪嗒——啪嗒——”

经久未用的楼梯在每次董香的脚踏上去的时候都震起一小片灰尘。

——不过那次没有从正门进入过这个仓库,是在楼顶上遇到你的。

“呲啦——咔咔啦——”

有点生锈的门在推开的时候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感觉像是在表达它对董香对它不够温柔这一点很不满一样。

“……吵死了……门也是、你也是……都吵死了。”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自私的人……

——只知道按照自己的想法过……

——还总是凑在我旁边打扰我学习……

    ——可是真的好强……

——和绚都两个人一起都赢不了你,超不甘心……

——利世……你明明那么强,为什么……为什么还是……

被一寸寸推开的门外满满的月光撒了出来,被搅动的气流裹着尘埃卷起了挡住右眼的刘海。

但是这月光却一丝都没有照进她的眼睛里……

——说过会陪我去找绚都……不让我一个人……

——死了……呢……

——可是为什么我还觉得你活着……

“人类的话,从这里跳下去就会死了吧……”靠着破旧的栏杆,董香用脚尖轻轻地敲了敲楼顶的边缘。

——如此脆弱

——我却羡慕着他们

不过,我并不想成为被啃食的存在……

“这种小巷里,最适合<捕食>了。”盘起腿坐在楼顶边缘的董香,托着腮不知道是在看着楼下那名叫吉野还是吉田的喰种的进食还是再发呆。

 

“……不要……不要——啊!”

忽然爆发的尖叫声把董香的思绪拉了回来。

……又是那个懦夫……今天怎么老是遇到他,这都是第几次了?而且每次都在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出现,灾星吗?

啊啊……真的是只知道哭呢……

话说回来,这个健身教练好像每次都不收拾残局,托他的福,已经CCG被发现了好几处捕食点了。

还是打电话给四方先生通知一下吧……

“喂,是四方先生吗?”

“有什么事,董香?”

“在失去东边的仓库这里,那位不知道收拾残局的健身教练在进食了。”

“……你怎么在那里?”

“……没什么,想转换一下心情罢了。四方先生记得带工具……啊……”

“恩?董香?”

“吉田那个蠢货!四方先生,来的时候还要麻烦您一下了,有尸体……顺便那个<前人类>的尸体麻烦您处理掉了,这样子肯定会死掉的吧。”

“<前人类>?”

“从人类变成了不人类不喰种的一个懦夫,今天店长还特意帮他,给了他粮食,啧……四方先生,麻烦您了。”

“好的。”

挂掉电话董香就准备离开了。看着一个懦夫,还是一个被植入了利世身体一部分的懦夫,被西尾锦那的喰种掐着脖子杀死,只会让心情变得更糟糕罢了。

“对我来说,光是站在我的地盘里撒野这一点就足够让我生气了。尤其是你这个年纪的小鬼……和那个臭女人一样嚣张,让人很火大啊!”

已经准备起身离开的董香,在听到这句话后捏着手机的手指骤然发力。

在回过神来之前自己已经冷冷的问出了声,“你的地盘?哈?这里是利世的地盘才对吧,锦……”

 

松开手转身,西尾锦眯着眼睛望向站在楼顶上的那个娇小的声影,“董香……我知道啊,那个暴饮暴食的女人已经死了吧。”又是个臭小鬼!今天不断不断的遇到这些狗屎一样的小鬼,真是让人不爽……

“所以这里就变成了你的地盘?少开玩笑了。”董香冷笑一声,一脸不屑的从楼顶跳了下来,“20区的管理是我们<古董>的工作,这里依旧是利世的地盘,和你半分钱都没有。”

“哈啊?”不可置信的看着董香,西尾锦眼睛微微的抽搐了起来,“我可没有理由被你们这帮见风使舵的家伙们说三道四!”

一个一个的,这些嚣张的小鬼们!“本来这里就是我的狩猎场!在利世来之前一直都是!”

“反正那臭女人已经死了,这里不就应该归还给我了吗?啊?!不对吗?!”

“你再说利世一句我就杀了你!”董香的表情一瞬间阴沉下来,“而且,这种小巷都保不住,只是因为你自己弱罢了,要憎恨的话就去恨自己的无能吧,蠢货。”

“……被比自己年纪小的狗屎嚣张小鬼瞧不起……”推了一下眼镜,西尾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声音来,“啊啊……我现在真的超级火大啊!”

拂过自己的刘海,再抬起头的董香已经变成了赫眼,“啊,是嘛。不过我也是呢……今天一直我都超——级——火大呢!”

“开什么玩笑——!”

 

施加在脖子上的外力忽然消失,大量的空气混着口水带着辛辣的触感涌进肺部,金木觉得气管上好像涂了一层辣椒酱,每次的呼吸都伴随带着强烈辛辣干的疼痛感。

为了祛除附着在气管上的异物,身体本能的开始咳嗽,但是咳嗽的频率太快以至于连胃酸都呕吐了出来。

在逃脱了濒死的状态后,身体在向金木发泄它所有的不满:全身上下都在散发着疼痛的讯号、手脚酸软的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生理性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眼眶、耳鸣也停不下来……

不过眼睛终于从一片黑暗中渐渐的恢复了。

这触感……我躺在地上吗……?

眼前模模糊糊的影子渐渐地、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啊啊啊啊——————呕——唔呕!!!”

被杀死的人类和喰种,金木的脸和它们的距离不过5厘米左右。

潺潺流出的血液和被外露的被沾污成红黑色的骨头……眼睛深处已经烙下了刚刚的画面,无论怎么干呕都无法抹去,“什么啊……这是……”真的是受够了……

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聚积在自己身体里的负面情绪被刚刚的尸体刺激的一下子爆发了,金木一边低吼着一边闭着眼睛哭泣。“所谓的喰种到底算是什么啊!”

“是人的话就杀掉!与是不是同伴毫无关系……你们喰种的世界简直毫无道德与秩序!”

“这种……这种世界!太差劲了!”

“……”董香在心底冷笑一声,只是你自己没有面对现实的勇气而已,“看起来,你没吃那块肉,扔掉了吗?”

呜咽着的声音一瞬间拔高到破音,尖锐到颤抖,“怎么可能吃得下啊!那种……东西……”

用俯视的角度看着跪坐在地上抽动着哭泣的金木,董香觉得刚刚和西尾锦打架时发泄掉的暴躁的情绪又慢慢的冒头了。

逃避吗……

不顺眼啊,想要毁掉他的希望……

“……如果……如果没有遇到利世这个人的话!只要没有遇到她!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人不是人的样子了!”

董香脑袋里所有的理智部分在听到这句话后迅速的分崩离析,“……哈……你不是死都不要吃人肉吗……”蹲下身子,从尸体的腹部扯下一块肌肉组织,迅速的狠狠摁进金木的嘴里,“那我来帮你好了……给我吃下去!”

被强大的冲力冲撞的金木一下子躺倒在地上,嘴里那团明明除了血腥一无所有的肉块却让他觉得无比美味,舌头不受控制的把它送到了喉咙旁边,咽了下去。

一瞬间金木感觉到了无法言喻的满足,身体被满足到之前所承受的痛苦都烟消云散了,舒服的不禁眼睛上翻,喉咙深处迫不及待的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啊……”

就像堕落至地狱的快感——

当人肉的触感不再留在舌头上时,金木忽然从沉溺中惊醒,撑起身体不断地干呕想要把刚刚吞咽下去的那块“东西”吐出来。

“咳咳咳——唔……呕唔……”

把大半个右手塞进嘴里,对从以前在书上看到会有催吐作用的舌根不断的又戳又扣,但是干呕出来的除了自己的口水连带出来的残留在口腔里的血液之外,什么都吐不出来……

人……自己……刚刚吃了人……那是人肉……

看着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自己的口水以及他人发血液,金木的双手就止不住的颤抖。

“怎么了,你这不是也咽下去了吗?”

抬起头看着挂着报复之后满足表情的董香,金木双手用力的抠住地面,一点点收紧……直到握成拳头,用力到发颤。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低头向着地面大声的吼道,“‘要去吃人肉这种事……果然是什么地方搞错了’我一直这么想着拼了命的寻找着能生存下去的方法……可是明明这样……你却那么强硬地……用这种方法让我咽了下去!那可是人类的肉啊!不可能吃得下去啊……怎么可能吃得下去的啊!”

不断地把心中的愤怒发泄出来,金木的精神渐渐地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抬起流泪不止的面庞,上面还有很多未干涸的血迹,今天第一次直接面对着董香,瞪着她的眼睛大吼道——

“我和你们这群怪物是不一样的啊!!!”

 

等到絮絮叨叨的不断“教授”自己恋爱诀窍的保安大叔把自行车修好,已经是快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永近觉得呆在这里听大叔不不靠谱的扯淡让他一下子老了十岁……

把一直攥在手里的袋子塞进衣服里拉好拉链,永近随口问了一句:“说了这么多那大叔你的女朋友呢?”

“……”大叔忽然迷之沉默了。

永近忽然觉得自己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哦吼——大叔你不会还是单身着吧——恩?哈哈哈哈……”

还没等永近把“大仇”报回来,大叔就用力的敲了一下他的头,“臭小鬼管得还挺宽的啊?!快走吧,不是还要去找你女朋友在哪家医院吗。”

“疼疼疼……大叔你这么大力哇!”永近扭曲着脸不断地揉着刚刚被大叔狠狠的“招待”了一下的部位,“大叔你不变得温柔一点的话真的找不到女朋友了哦~”

说完就赶紧蹬着自行车跑开。

果然后面马上传来了大叔的咆哮声:“先把你的女朋友追到手再说吧!可恶的小鬼!”

“哈哈,大叔真是个有趣的好人。”心情轻松了好多,永近慢慢的嘟囔了一句,“不过很遗憾啊大叔,我在追的才不是什么女孩子。”

等等现在几点了?医院还放人进去吗?

停下车看了看掏出手机想确认一下时间的永近忽然愣住了。

我是傻子吗?为什么不给金木打个电话发个邮件确认一下啊???!!!

之前真的太焦躁冲动了……完全忘记还能打电话这件事了……谢谢你,大叔,多亏了你我冷静下来了。

赶紧掏出手机拨通金木的号码,永近对自己之前没有理智的行为在心底好好地批判了一下。可是等到电话即将转入语音信箱都没有人接,于是永近迅速的切到了邮箱的界面开始编辑了一大串邮件。

但是在按下『发送』之前,永近忽然收回手,把所有的话全部删掉,重新编辑了一条简短的邮件发了出去。

 

“世界史的敌阵感还真不是半吊子的啊,说起来你真的不需要笔记吗?”

 

现在这样就好……要冷静,永近英良……不要再犯错了……

 

 

————————————————————————————————

 

前文地址: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长情》第三章[最恶]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98

《长情》第四章[咖啡]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b6

 

其他文章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8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三章 神代利世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13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四章 铃屋什造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3f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五章 Day1 通讯信息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9d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六章 金木研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1029c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七章 泷泽政道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fd61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八章 四方莲示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a1b9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