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长情 第六章[归巢](漫画剧情向长篇)

“人类的血肉什么的!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愤怒到极致的声音带着破音的沙哑和颤抖,喉咙在爆发之后涌上了不同于口腔里甜美余韵的浓郁的腥味。

吃了……人肉的我……我还能算是人类吗……?

“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别把我和你们这群怪物相提并论啊!!!”

 

看着眼前无能到只会歇斯底里的<前人类>,董香刚准备嘲讽金木“现在你也吃下人肉了,怎么不去死?”,却被他喉咙深处嘶吼出的<怪物>一词一下子重重的钉在了心脏上……

——回忆里不断被提及的词……

 

『你是和平主义的笨蛋吗?在那群人类眼里我们永远都是“怪物”!老姐你忘记老爸的结局了吗!?“怪物”是永远永远没有办法和“人类”生活在一起的!』

『……绚都……』

………………

『这个不介意的话就吃一些吧?肚子饿了吧?……为什么不吃?……赶紧给我吃!给我吃了它们!』

『伯母!赶紧住手,绚都!』

『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咬掉我手上的肉!?果然……你们这群怪物!吃人的怪物!』

『怪物!给我老实点!让你们见父亲去吧。』

 

在头脑从这些回忆里挣脱出来之前,董香的手就已经堵住了金木的嘴,捏着他的颌骨大力地抡到地上,“你说得好了不起好厉害的样子呢——”

 

被掼到地上的时候,地面上细碎的石头渣划过金木的眼球、眼眶,直至耳边。“啊——!”

眼部尖锐的疼痛感甚至让他忽略了自己的颌骨也在同一时间断裂。

“——唔……”金木张大了嘴捂住自己疼痛不已的右眼支起身体,颤抖着放下捂住伤口的手,却发现自己的右眼依旧能看到黏在手上又透明又粘稠的混着眼泪、玻璃体和鲜血的混合液体。

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眼睛到底有没有受伤的时候,金木听到自己的下颚发出“咔嗒”的一声,然后嘴巴才在自己的意愿之下合上。

“……唔……”

……和之前受伤的手一样……复原了吗……?

我真的已经……不再是人类了吗……

 

空气中弥漫开从金木伤口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利世的味道,嗅到这味道的董香心底升起的烦躁开始不断地尝试突破自己的胸腔,冲到身体外面去。

——怪物?谁才是不人不喰的真正的怪物啊?!

暴躁地抬起脚从金木的脸边狠狠地踏了下去,破旧的水泥墙被这一震,不断地有碎沙和小狮子“沙沙——”的落到金木的头上。

——杀了他!反正他也不是喰种,留他活着会有危险。

躬下身子,冷漠的脸靠近金木有着濒临崩溃眼神的面庞。

“的确,你并不是喰种……不过——你也不算是人类!你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利世的味道……

已经蓄好力,准备干净利落的划断金木脖子是右手却兀的失了力气,连伸直它们的力气都没有了……

……是利世身上的味道……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闻到这个味道了……

鼻子一酸,董香在眼泪流出来之前收回了腿转过身,强忍着想靠近金木的伤口的想法,闭着眼睛开始平复自己的情绪。

冷静点!这只是接近利世的味道而已!

并不是利世站在自己面前!

『董香你啊,总是喜欢说绚都君是‘脾气暴躁的没长大的小鬼’呢~明明自己也……』

利世的声音好像又一次在耳边响起,就像这三个月经常发生的那样……不过董香这一次却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

她已经离开我的世界了。

 

深秋的夜里,气温已经低到晚上都盖着棉被睡觉了。路边也不再像夏天的时候会有三三两两的小混混结伴喧闹的走过,寂静的可怕。

金木缩在离刚刚发生了一系列事的仓库不远处的一个小巷的角落里,弓着背双手搭在膝盖上,盯着鞋带的眼睛早已失去了焦距。

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吧……

『要是你仍然想把自己当成人类,那你就继续试着忍受饥饿的折磨吧。』

『不过我先声明:喰种的饥饿……简直就是地狱……』

“……地狱……这个世界难道不是地狱吗……”,董香离开前撂下的话还被金木不断地咀嚼着。

也许她说的没错,像我这样……必须要依靠啃食人肉才能活下去的“人类”,不论怎么看都是不正常的……对于既不是喰种也不是人类的我来说,也许……真的已经是无家可归了呢……

那我……从今往后要不依靠任何人孤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吗……?

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金木吓了一跳,迅速的站起来想要掏出裤兜里不断欢乐的震动着的手机,却因为头晕和眼前发黑差点躺倒在地上。扶着墙等晕眩感慢慢退去的时候,手机已经停止了震动,金木慢慢控制着冻僵的手指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里夹出手机。

啊……壳都有裂痕了……这两天我到底被揍了多少次……

邮件提醒声伴随着蜂鸣的震动又响了起来,手机险些从金木的手上滑落,他翻开手机,手机明亮的白光一下子照亮了金木的脸庞,原本黑暗中溢着冰冷的悲伤的脸庞在光下好像被这灯光照的温暖柔和了许多,金木眯着被手机的光刺到的眼睛看到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大大的“英”。

微微睁大了被刺到流泪的眼睛,金木嘴唇轻颤的打开了刚刚收到的邮件。

 

时  间:10/31 23:11

发信人:英

主  题:孤独到快死了

内  容:世界史的敌阵感还真不是半吊子的啊,说起来你真的不需要笔记吗?

 

手指愈发用力的捏住了手机把它摁在自己的胸口,嘴角挂上了难看却真心的笑容。

“……对啊……我并不是无家可归……只要、只要英还在的话……一定就没关系的……”

手机屏幕真是亮得太刺眼了,不然眼睛怎么会到现在还疼得止不住眼泪呢……

“这个世界还有你……”

 

小巷的拐角,抱胸靠着墙的董香抬头看了看依旧很亮的月亮,抵在墙上屈起的右膝稍稍用力,让身体离开倚着的墙壁,整理了一下沾着血的工作服。

“……明天请个假先把衣服洗了吧……”

 

“君の中に置いて来た 言叶 心 孤独 メロディに

    暧昧な记忆はじけて 爱に触れた孤独が満たされて乱されても

    同じ梦を见てた

失くしたフィルムに写したのは 繋いだ幻 二つの影

……”*(注1)

麻木的摁掉手机定下的闹钟,永近英良挂着死鱼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今天星期几了来着?算了不去学校了……反正金木也不在……

精神萎靡的躺回床上,继续直勾勾的盯着放在枕头上的手机。

永近英良已经这样盯着手机一晚上了,但是只获得了眼睛里的血丝和眼睛淡青色的黑眼圈……没有收到回复的邮件……

虽然也知道金木不怎么喜欢用手机……但是还是会有〖说不定金木马上就会回我邮件或者打我电话〗的错觉不断怂恿着自己不要睡觉……果然期待过盛了……我还是休息一下吧。

不甘心的阖上眼睑,还没来得及放松紧绷一晚的神经,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迅速的抓起手机坐直了身体,“喂?金木吗?”

“……是我,山本。”

失望像一盆冷水从永近的头顶浇了下来,电话响起时胸口的悸动被生生的浇灭,“啊……是前辈啊……有什么事吗?”

“怎么,听见是我你这么失望啊?‘一大早的电话居然不是女朋友打来的’的这句话已经从你刚才的语气中暴露出来了哦。”

“……怎么会,我可还是单身呢前辈……”

“嘛,总之别消沉了,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哦!”

“啊?我的企划通过了吗?”

“……你这样戳穿人很无趣知道吗?算了,你现在来学校东门口的咖啡馆吧,我和另一个执行委员的学长要和你讨论一下你的方案的实施详情。只给你半小时哦,不允许迟到也不允许放鸽子!拜拜~”

“……”

……你倒是给我个拒绝的机会啊!

 

眼睛快睁不开了……好困啊……

“……鼓励在校生多读书非常好,是目前学园祭中没有人提出来过的想法,但是邀请著名作者来签售开讲座的预算有点高,所以你的企划虽然得到了通过,不过在预算这里还是有点问题……”

“签售地点和现场布置你也可以从今年学生会在这方面的负责人西尾那里拿资料……”

山本学长和长木户学长真能说啊……已经快中午了……

拿起桌子上的冰可乐,永近灌下去一大口想提提神,却被气管涌上来的碳酸气体呛得鼻子发酸,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

这回倒是真的清醒了……

一边腹诽着自己今天的糟运气,一边思索着该怎么结束和前辈们的谈话,永近走神的双眼里忽然走进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夺走了。

再普通不过的黑色外套和蓝色背包,却特别到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是谁的。

丢下还在一边喝水润喉的前辈们,永近猛地站起来冲向马上就要拐过咖啡厅的金木,“哦哦哦哦哦——金木!!!”

“呜哇?!”被永近从后面一把拽住的金木发出了一声惊呼。

看到金木转过来的脸上都是惊讶,永近的心里有点生气,“金木你小子!究竟翘了多少课啊你这混蛋?!”

躲着我是几个意思啊?!我可是因为你这几天的失踪吃不好睡不好啊!“你一点都不了解没有你我一个人……去上世界史的痛苦!兔子要是太孤独可是会死掉的哦!!知道吗你这混蛋!!话说你为什么戴眼罩啊?”

差点说漏嘴……好险……

戴着眼罩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这个眼神,果然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脸色也好差,都没有好好吃饭的吗?

 

英喋喋不休的抱怨和关心让金木在这几天以来第一次有了真实感……遇到了这么多匪夷所思和恐怖的事情,违和感和疏离感让他不止一次的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还在原来的那个世界……

但是当耳边再一次被英的声音环绕的时候,金木发现他已经得到了昨晚的答案——

这个世界还不是地狱。

 

积压在心底的阴郁在英的面前一下子就消散了不少。

金木在这几天的压力之下难得的笑了出来,“英……你又这么说……这种说法是迷信的而且你也不是兔子啊……”

“永近你这家伙!”

金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远处一个有点气急败坏的声音打断了,他回头看到刚刚英跑过来的方向有两个人站在露天的餐桌上向这边看着。

“啊,不妙……”永近转过身大声的向那两人道歉,“抱歉啦学长!我这边有点急事!之后我会去西尾学长那里拿资料的!”

说完就拉着金木逃也似的跑过拐角。

 

“……你觉得永近真的有急事吗……”

“肯定没有啊!这家伙就这么想翘班吗?!等等……预算的问题怎么办!”

“……”

“……喂你怎么忽然迷之沉默啊,快给我出个主意啊!”

 

一路被拉着跑出了商业街,到了教学楼前的樱花广场英才停下脚步,金木微喘着停下来休息。

“呼……英是欠了学长的高利贷吗?”看着半弯腰喘气的英,金木很是无奈的说着,“跑这么快。”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说这句话时自己带着的笑容已经有多久没出现过了。

 

永近久违的听到金木一本正经式的吐槽,总觉得放下心不少,于是压下了心里一堆一堆的问题,“哈……哈……是啊,我欠了学长好多~好多~好多钱!前两天为了找失踪的你我借了好多钱去雇用侦探了嘛!”

“欸?!欸???!!!”

就金木的性格接下来肯定会说要还我钱。哎……你也别这么容易就被骗啊……

“……抱歉……我会还你这笔钱的……”

我就说……

双臂用力的一推,还微微喘气的永近站直了身子,笑着双手用力的揉着金木的脑袋,“骗你的啦!不过以后再也不准这么一声不吭的就失踪啊,下次我可真的会去找侦探了哦~去雇最贵的侦探~然后金木你就一辈子卖身为奴还钱吧!哼哼哼哼……我可就是‘主人大人’了哦~哈哈哈哈……”

明明是个娃娃脸还一脸忧郁的,真不适合你啊……

“喂!”

“不过说起来你体力好了不少啊,从商业街到情侣去死街这条路还挺远的,大一那会你走过来都在那椅子上歇了好久。”永近腾不出手来指方向,于是向着有一对情侣坐着的椅子上抬了抬下巴。

 

不断尝试躲开英对自己的头发的“蹂躏”的金木的身体不自觉的转向英示意的方向,看到学校最大的一颗樱花树下的座位上一对情侣正在一起吃带来的便当,动作忽然一僵。

一起吃饭……吗……现在正好是午饭时间,英……万一要和我一起吃午饭的话,该怎么办……我还是转移一下话题吧……

原本因为英的玩笑轻松下来的心情在片刻又变得沉重了起来,抓了抓憋闷的胸口的衣服,金木努力的思索了一会后问道:“刚刚的两个学长是……”

“啊?他们啊,是担任学园祭执行委员的前辈啦,来对我上交的学园祭企划书进行批斗的……真麻烦啊,但是又不能不做,怎么说我也被邀入委员会了嘛……”英说着说着就叹起了气,“金木你的委员会恐惧症真是害苦我了,只能让我一个人上啊……”

虽然满口抱怨的,但是英肯定是自愿加入的吧。

……等等怎么又怪到我头上来了?

马上打断英开始跑偏的话题,“怎么又怪我了?还有委员会恐惧症是什么鬼啊?”

“就是金木你这样啊——只要和委员会沾上边就会因为压力太大从全身的毛孔中分泌出奇怪的液体然后变得奄奄一息的病症。”

看着英一脸严肃的支着食指解释着乱七八糟的东西,金木只想感慨一句槽点太多该怎么吐,“……你那是什么奇怪的想象……”

 

“啊糟糕!再不去西尾学长那里拿资料的话他可能就不在学生会办公室了。”永近推着金木的肩膀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快走快走,前辈他可是很唠叨的,太自我主义的人真的是很难相处啊。”

“那要不你先……”

“果然啊,轻了不少……你啊——”

被推着往前小跑了两步的金木刚准备告诉英自己在这等他就好的时候就被英的话打断了,“啊?什么?”

 

永近松开手走到金木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金木,你最近有好好吃饭吗?”

“欸?”

发现金木马上别开了自己的目光,永近无奈到都要笑出来了。

依旧完全不会掩饰自己啊……还是不想告诉我吗……

松开握住金木的肩膀的手,永近转过身不再盯着他的眼睛,慢慢的一步一步向行政楼走去。

刚刚还说赶时间……我也真是,这么矛盾的言行……

 

“你脸色很不好哦?要是不好好吃饭的话,身体会垮掉的,况且你本来就豆芽菜一样瘦瘦小小的……”

金木心情复杂的已经听不进去永近絮絮叨叨的关心了……

 

英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在很细节的地方十分敏锐。

总是先一步的顾忌到我的感受……

而我现在……总有一天会……

变得不再是人类,而是喰种……

要是英知道这件事的话……

 

低着头慢慢跟上走在前面抬着头枕着双手的永近。

 

像现在这样一起走在同一条路上的时光,也会消失了吧……

 

抬起眼睛,金木用很难过的表情看了一眼永近在阳光下好像也和阳光一样在闪闪发光的背影。

 

英,我和你之间只差了这一步半的距离,却好像已经隔了整整一个世界。

 

“啊,到了——”在行政楼的二楼一间房间门口,永近停下了脚步,和在身后依旧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就开始消沉的金木打了个招呼就拉开了门,“你稍微等我一下哦。”

等我这边学园祭把高摫泉老师给你搞来,你就把最近发生的事给我从实招来吧!

“打扰了——”

“呀啊——!!!”

永近还没看清状况就有一个衣衫不整的女生撞开了金木冲了出去,金木“啪嗒”的一下整个人摔倒在门后。

“啊,西尾前辈,抱歉抱歉——”尴尬的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永近在道完歉之后马上转身扶了一把正撑着墙想站起来的脸都疼的抽起来的金木。

我是不是应该和西尾前辈要精神损失费和金木的医药费……

 

“永近,我可是最讨厌别人在我的地盘里乱来的……你难道连门都不会敲吗?你对前辈就是用这个态度来尊敬的?”

熟悉的声音……最近在哪听到过吧?可是我最近也没怎么出门……呜哇,刚刚的女生力气真大……后背好疼……

“没敲门这件事真是万分抱歉!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喂……英……道歉的时候要认真的冲着对方抱歉,你面向我这边和别人道歉是很不礼貌的……

“还真有你这种人啊——嘴里承诺着却不去做。要是想道歉就给我认真一点啊,想靠你的音量和油嘴滑舌从我这糊弄过去吗?”

果然,你看对方生气了吧……不过这声音真的好熟悉啊——

“不不不,我怎么敢呢……”

咦?是咖啡的香气。

……

…………

咖啡的香味加上这个声音……难道是……

 

“恩?”

和西尾锦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金木的脑袋里全是昨晚的记忆——

『啊啊,真是的!原来也是个喰种啊……对你那么亲切真是亏大了。如果是个人类的话我就可以吃掉你了!』

『如果是我遇到这情况的话——一定会杀掉他的哦。』

『我来说,光是站在我的底盘里撒野这一点就足够让我生气了。尤其是你这个年纪的小鬼……和那个臭女人一样嚣张,让人很火大啊!』

这个人是——

“啊啊啊!!!”

 

永近被忽然发出的惊叫声吓了一跳,连忙拉住了快要摔倒的金木的胳膊,一边扶着都站不稳的他一边低头看看他勉强站在地面上的双脚,“你的脚是不是刚刚受伤了?在摔倒的时候。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吧?它现在在打颤呢……”

“啊……不——我……”

脸色变得更惨白了,还很惊慌的样子……好像不是因为受伤了……?

永近把手轻轻的附在金木捏紧自己袖子的手上,“怎么了金木?”

“那边的那位——你是永近的朋友吧,別在房间里乱来哦。”

怎么?抖得更厉害了……金木在害怕西尾前辈吗?可是为什么,他们又不认识……

金木也不是会害怕别人盗这种地步的人啊……

除非是……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这里可是上井大学啊!这里不是我上的大学吗?为什么会有喰种在这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体像是自行回忆起被扼住脖子一般,金木无法制止自己身体的颤抖,从身体内部蔓延出来冰冷的感觉让他有了连心脏都被冻住的错觉。

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遇到你们这样的怪物啊——

 

“我叫西尾锦,药学科二年级。”

挂着诡异笑容的西尾锦的脸在金木的眼中一点一点的被放大,直到好像他的脸已经贴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样,“请——多——多——指——教——咯——”

 

『——既不是喰种,也不是人类』

『你什么都不是』

『在这个世界,是没有你这种半吊子的容身之所的——』

雾岛小姐曾经嘲讽过自己的话……果然是真的吗……我已经……

 

就在金木快被心底的恐惧压得无法呼吸的时候,他感觉英握着自己的手稍微加了一点力,然后他看到英的身体挡在了自己和西尾锦之间——

 

“西尾前辈,这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的朋友,金木。”

 

 

 

 

注1:歌词源自TK(凛として时雨成员)的歌曲《Shinkiro》 

     文中几句歌词的翻译:

     “搁置在你的心里,言语 心 孤独 都化作旋律

     暧昧的记忆绽放开来,触碰到爱的孤独,填满我的身体迷乱我的心神

     我们曾经历过同一个梦境

     丢失的胶卷里印下的,是你和我相偎依的幻境。”

     ——其实我正好是写到这里的时候听到这一段就拿来用了QUQ

 

 

 

————————————————————————————————

 

前文地址: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长情》第三章[最恶]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98

《长情》第四章[咖啡]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b6

《长情》第五章[狩猎场]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c5

 

 

其他文章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8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三章 神代利世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13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四章 铃屋什造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3f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五章 Day1 通讯信息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9d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六章 金木研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1029c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七章 泷泽政道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fd61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八章 四方莲示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a1b9d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