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东京喰种×大逃杀

By 宴软

 

新世纪伊始,有一个国家彻底崩溃了,完全失业率超过了15%,一千万失业者遍及全国各地。失去了生存自信的人们开始威胁天真无邪的孩子们——BR法案出台了。

从全国的初中3年级中,每年随机地选出一个班级,并把学生们送往受行动范围限制的、荒无人烟的地方。发给每个学生地图、各种各样的武器,让他们自相残杀,直到只留下最后一个为止。时间限度为3天。学生们必须佩戴违反规定即自行爆炸的特殊项圈。在此期间的学生杀人、致人伤害、持带枪械等违法行为都不受法律限制。

 

而今年,被选上的是——三年B班

班主任:芳村功善      程序监督员:真户吴绪

学生姓名:

女生1: 高摫泉                       男生1: 有马贵将

女生2: 笛口雏实                    男生2: 亚门钢太朗

女生3: 张间塔子                    男生3: 金木研

女生4: 小坂依子                    男生4: 泷泽政道

女生5: 五里美香                    男生5: 月山习

女生6: 神代利世                    男生6: 永近英良

女生7: 入见萱                       男生7: 西尾锦

女生8: 雾岛董香                    男生8: 平子丈

女生9: 安久黑奈                    男生9: 四方莲示

女生10:安久奈白                   男生10:法寺项介

女生11:西野贵未                   男生11:神代叉荣

女生12:安浦清子                   男生12:雾岛绚都

女生13:掘千绘                       男生13:铃屋什造

女生14:米林才子                    男生14:万丈数一

女生15:萝玛(转学生)          男生15:呗(转学生)

 

谁会是胜者——?

 

  1.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小白,撑得住吗?”安久黑奈压低声音轻轻的说。

安久奈白摁着自己的肚子慢慢的吐出一口气,朝姐姐露出一个微笑,“没有那么饿啦……小黑你也要撑住哦。”

她们此时正藏身在一个山洞里,虽然说是山洞,不过也只是能跻身三四个人的山坡的小穴口而已,不过洞口茂密的枝叶刚好能把这个洞穴的存在遮挡住,隐蔽性还是不错的。

捏了捏別在裙腰上的小刀的刀柄,安久黑奈低头盯着脚边隐藏在黑暗中的黑色武士刀的刀锷*(注1),。

【不能只在这里呆着了,三天的时间都不吃不喝是做不到的,而且三天后这个项圈……】

一想到这里,安久黑奈有了脖子上那冰凉的金属质感的项圈在一点点的收紧的错觉……   

它想要勒死我们……

窒息感从肺部蔓延开来,心脏的跳动变得越来越剧烈……

【……呼吸……要……】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安久奈白忽然发出了小声的呢喃。

直到昨天,还是正常的生活着的,和小黑,和大家一起坐上了出发的巴士,可是醒来却被一个叫真户吴绪的人告知大家要开始自相残杀的游戏……

【……为什么……我们不是去毕业旅行的吗……?】

刚刚在牢房里雏实的哭喊声、董香与绚都愤怒的咆哮和大家的尖叫抽泣声仿佛又一次在她的耳边响起……

右手掐着自己的左臂,安久奈白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不……要……”

 

听到妹妹痛苦的声音让安久黑奈回过神,她猛地吸进一口气,身体也从从刚刚的僵直恢复了过来。

【不行,果然不能一直呆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得出去才行……得带着小白出去,没关系的,我拿到的武器是武士刀……奈白,黑奈肯定会保护好你的。】

打定了要离开这里去寻找食物的想法,安久黑奈握住安久奈白用力到关节发白的手指,一根一根的轻轻掰开,与自己的左手十指相扣。

“别怕小白,我带你去找吃的东西。”

 

安久黑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在是十点二十七分。

【游戏开始了只有十七分钟,大家应该还没有到太远的地方……要是能找到亚门班长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只要不靠近那两个危险的转学生就好,这样看遇到同学的概率比较大……一定没问题的,出发吧。】

安久黑奈把安久奈白和自己的行李重新整理了一下,没用的钱包、蜡烛和多余的衣服埋到土里,两个人的行李装到自己一个人的背包里,在安久奈白的包里只放了一套晚上睡觉用的厚衣服,手里捏着武士刀站起身。

“小白,要记住路啊,一会儿我们找到食物就再回来。”

“好。”

山洞外的光线没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挡住,本来阴测测的天空在安久黑奈和安久奈白的眼中也显得刺眼了很多。

双胞胎姐妹两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游戏一开始就找到的藏身之处。

 

照着地图上的方向,她们朝着山中有村落的地方谨慎的慢慢前进,在草木茂盛的的地方不出声音的移动困难程度还是很高的,所以花了将近十分钟两人才移动了百余米。

离目标的村子还很远就是了。

在安久黑奈停下脚步勾画前进路线的时候,安久奈白忽然听到了她们前进方向的右边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呻吟声,她无声的向安久黑奈示意了那边的状况后两人悄悄的靠近刚刚呻吟传出的方向。

【是那个男的转学生!】

安久黑奈第一时间迅速的捂住了自己和妹妹的嘴巴,因为她看见那个转学生正把绳子从头都快被勒断的安浦清子的尸体上取下来……

已经变成尸体的身体扭成了不可思议的角度,头和脖子从绳子缠绕的地方起几乎成九十度的折着,紫红色的勒痕几乎和勒痕上的皮肤断面了,深深的陷进皮肤里……

闭上眼睛冲安久奈白摇了摇头,安久黑奈强忍住胃里翻腾的感觉,僵硬到一动不动的盯着呗还挂着在牢房初见时的带着点笑意和好奇的轻松表情从安浦清子的脖子上取下沾着星星点点血迹的麻绳。

“绳子太粗好磨手……十字弓就方便多了。啊……这个可以当零食,巧克力就不要了。”说着他拿起了掉在尸体脚边的武器,再翻了翻尸体身上所有的口袋和背包,捡起一罐话梅糖就离开了。

等到看起来十分危险的转学生已经离开了好几分钟,安久黑奈的手才颤颤巍巍的从自己和安久奈白的嘴上放了下来,两人拖着已经蹲到发麻的腿脚,踉踉跄跄的走到安浦清子的尸体旁边。

“呕——”

“哇——呕——”

两个人立马跪倒在一边不断的呕吐起来。

走到正脸处才看到安浦清子的死相有多惨烈……突出的眼球有一只甚至已经脱离了眼眶……还留着血泪、舌头吐在外面,口鼻里流出了不少混着血沫的口水和鼻涕、脖子以上的皮肤都已经变成了青紫色、脑袋还呈诡异的角度扭曲着……

安久奈白一边吐出酸苦的胆汁一边哭,背对着那个曾经班级里最强势,不懂得避让的安浦清子的尸体跪趴在地上,“……呜呜——黑奈……好可怕……死好可怕……不……不想死……”

同样哭泣到身体都颤抖的安久黑奈慢慢蹭过去抱住安久奈白的身体用发抖的声音和她说:“我不会……唔……让小白死的……”

 

“喂——!奈白——!你没事吧?!”

【……是五里班长吗……】

安久奈白拄着树枝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一脸焦急的跑过来的五里美香,眼泪瞬间从眼眶中留下来,“五里班长……”

五里美香扶住安久奈白的手臂,把她搀扶到一颗大树附近坐下休息,“哪里受伤了吗?奈白?别担心,我带了医疗箱的……本来是……为了毕业旅行准备的……我先给你包扎一下吧!”

“和黑奈酱没遇到吗?没关系我陪你去找她好了,”一边说着五里美香转身在自己的背包里开始翻找,“还有,要找到全班同学啊,然后和亚门君汇合,我们一起想办法吧!啊,在这……”

抱着医疗箱转过来的五里美香不可置信的看着插在自己肚子上的小刀,热辣辣的疼痛感从刀插入的地方蔓延开来……

“奈白……酱……为什么……”

握着刀柄的手上沾满了五里美香的血,安久奈白慢慢松开了不断颤抖手,“……班长……原谅小黑……我们只是不想死……”

“……黑奈……?”

话还没有说完,武士刀的刀锋就已经从后往前穿透了五里美香的胸口,大概是割破了气管的缘故,五里美香的口鼻在一瞬间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在刀被拔出去后,她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了。

伸出手拉住安久奈白沾满鲜血的那只还在颤抖的手,感受到彼此手心的温度已经超越了粘腻的新鲜的血液的温度。

【我们都还活着。】

安久黑奈忽然笑了,打从心底里绽放出来的笑容十分的温暖。

“小白,我们会活下去的!”

用力的捏住姐姐的手,安久奈白也想把能让姐姐安心的力量传递过去。她站起来跨过倒在地上的尸体靠近了安久黑奈,用另一只手蹭掉安久黑奈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小黑……一定会活下去的……”

喷溅到两人脸上的血液聚成股慢慢流下……

 

“找到了,这是针线包和水壶。”从五里美香的背包中翻找了一会,安久奈白把能用得到的东西都取了出来塞到安久黑奈的背包里“小黑你拿好这些,生存的概率会提高的哦。”

安久黑奈笑了笑,把医疗包塞到安久奈白的怀里,“那小白你就拿好这个,我们快点走吧,刚刚的声音万一引来别人就不妙了……”

“等等,班长的武器呢?我们把武器也……”看着安久黑奈无奈的摇了摇手里的炒勺,安久奈白把背包递了过去,“和我的蜡烛一样运气不好啊……那快走吧。”

【路线还是和刚刚一样,朝着那人前进方向的反方向走……这样就没有危险了】

想好路线,安久黑奈伸出手想要牵起妹妹的手一起离开。

“嗖——!”

一支箭从前方射进了自己的小臂中,狠狠地扎在了骨头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刻骨钻心的疼痛瞬间让安久黑奈发出了尖叫声,她条件反射的伸出右手捏住伤口,却因为再次碰到伤口而疼痛的跪倒在地。

“这个后坐力也比抢少不了多少啊——知道该怎么用了。”

清冷又带点慵懒的声音非常好听,安久黑奈想要通过被眼泪模糊的双眼看看到底是谁在攻击她们,但是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挡在自己和攻击她们的人之间。

——是奈白!

当安久黑奈反应过来想要推开安久奈白的时候,却又一次听到了肉体被弓弩的箭破开的声音。

她狠狠地擦掉了自己的眼泪,看到妹妹挡在她和那个她们本想躲开的转学生之间,侧腰处扎着一根箭——那本来的要扎进自己脖子里的……

“小白!”

安久奈白回头迅速的拔掉扎在自己身体上的箭,拽住安久黑奈没受伤的那只手腕,拉着她不断地朝着那名转学生的反方向逃去,不再去注意什么方向,只是拼了命的朝着没人的方向逃去。

【……要逃掉……要逃掉要逃掉要逃掉要逃掉要逃掉!!!】

 

被奈白拉着跑了两步就马上反应过来,安久黑奈立刻赶上她的速度一起开始逃命。

双生子在这个时候非常默契的没有在任何岔路上做出不同的选择,两人一起朝着最开始躲避着的那个山洞跑去。

【只要到了那里……一定能藏住逃掉的……】

安久黑奈在心底不断地鼓励着自己,忽略着左手传来的疼痛,咬着牙坚持着往前跑。

【我们有医疗箱,只要从他手里逃掉就能活下去……伤口……】

低头看了看自己流血不断的右手和小白不断被染红的衣服,安久黑奈忽然松开了原本紧紧相握的手停下了脚步。

【怪不得……你没有追过来……】

 

感觉到姐姐忽然停下来了,安久奈白焦急的回过冲安久黑奈大喊:“快走啊小黑!”说完又想过来拉住她的手,却被安久黑奈一闪身躲开了。

“小白,我的手在流血……这样是逃不掉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走吧!”

“继续这样逃是肯定逃不掉的,”安久黑奈咬了咬唇继续说:“不过我可以用血迹把那人吸引到别的路上去……”

“不要!我不要你去送命!小黑你……”

堵住安久奈白的嘴,“我不是去送死的,奈白,我把他引到安浦清子的尸体那里,然后用安浦清子的尸体来制造多个方向的血迹假象,我再回到山洞里……只有这个方法能活下来来了……你先去山洞里躲着别出声,等我回来你还要给我包扎伤口呢……”

说完也不等安久奈白回答,她就把奈白往前一推,然后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奈白……对不起,丢下你一个人……要活下去……】

安久奈白捂着自己肚子上的伤口,向着姐姐离开的方向轻轻的呢喃到:“约定好哦……我的伤口,也等你来给我包扎……”

 

【头晕越来越严重了……失血过多的原因吗……】

向前挪动的步伐已经越来越缓慢,安久黑奈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左手的疼痛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让她看不清路上的情况,很快就被一块石头绊倒了。

努力翻过自己的身体,头朝着天空大口大口的喘气。

【灰白的天空……还没有小白的头发好看……】

【小白……本来想让你尝尝我刚学会做的第一道菜的……】

【……小时候你说想成为我的客人……还记得……】

“砰!”

一支弓弩的箭,插在了安久黑奈的眼睛里。

 

注1:锷——或称镡,即现代所通称的护手或剑格。作用与护手同,除保护手掌外也是拔刀时必用的部位,同时也是刀装饰最讲究的配件。

 

 

————————————————————————————————

 

其他文章地址:

【永研向长篇】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长情》第三章[最恶]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98

《长情》第四章[咖啡]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b6

《长情》第五章[狩猎场]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c5

 《长情》第六章[归巢]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e1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