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东京喰种×大逃杀

By 宴软

 

新世纪伊始,有一个国家彻底崩溃了,完全失业率超过了15%,一千万失业者遍及全国各地。失去了生存自信的人们开始威胁天真无邪的孩子们——BR法案出台了。

从全国的初中3年级中,每年随机地选出一个班级,并把学生们送往受行动范围限制的、荒无人烟的地方。发给每个学生地图、各种各样的武器,让他们自相残杀,直到只留下最后一个为止。时间限度为3天。学生们必须佩戴违反规定即自行爆炸的特殊项圈。在此期间的学生杀人、致人伤害、持带枪械等违法行为都不受法律限制。

 

而今年,被选上的是——三年B班

班主任:芳村功善      程序监督员:真户吴绪

学生姓名:

女生1: 高摫泉                       男生1: 有马贵将

女生2: 笛口雏实                    男生2: 亚门钢太朗

女生3: 张间塔子                    男生3: 金木研

女生4: 小坂依子                    男生4: 泷泽政道

女生5: 五里美香                    男生5: 月山习

女生6: 神代利世                    男生6: 永近英良

女生7: 入见萱                       男生7: 西尾锦

女生8: 雾岛董香                    男生8: 平子丈

女生9: 安久黑奈                    男生9: 四方莲示

女生10:安久奈白                   男生10:法寺项介

女生11:西野贵未                   男生11:神代叉荣

女生12:安浦清子                   男生12:雾岛绚都

女生13:掘千绘                       男生13:铃屋什造

女生14:米林才子                    男生14:万丈数一

女生15:萝玛(转学生)          男生15:呗(转学生)

 

谁会是胜者——?

 

 

 

    2.永近英良篇

 

【先整理一下背包吧……】

“衣服……手电筒……旅游指南,这个没用,丢掉……钱包,也丢掉……驱蚊水……零食袋……望远镜……移动电源,丢掉……手表……”

永近英良坐在一棵树干十分粗壮的枝繁叶茂的树枝上,在确认自己从那个监狱一样的设施中出来方向确实没有人经过之后,整理起了自己的背包。

【话说这是散弹枪吧?真沉啊……还有这么大一盒子弹,武器是没问题了,可是问题是金木……】

【冷静冷静,先回想起来金木被带到哪个方向去了……】

 

无论是刚刚咆哮着要宰了那名“程序游戏”的监督员——真户吴绪的董香和绚都,还是大概已经崩溃了的雏实……现在都已经慢慢安静下来了……

【大概精神都麻痹了吧……对这种现实……】

【人类的接受能力果然还挺强的……就连我现在也在考虑只能活一个的话要怎么……】

手背上忽的一凉,永近英良扭过头看到从真户吴绪一开始解说这个游戏时就跪坐在自己身边颤抖的发小正紧紧的咬着牙哭泣。

“太过分了……竟然做出这种事……你们……怎么下得去手!”一个词一个词从金木研咬紧的牙缝里吼了出来,刚刚牢房里还回荡着的不少抽泣声也消失了。

“金木……你……”

“……金木君……”

“……金木同学……”

金木研把手从永近英良的手里抽走,狠狠地捏住胸口的衣服,用永近英良这辈子都没听到他发出过的愤怒声音冲着大小眼又驼背的监督员大吼道:“畜生!不可原谅!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不妙!】

“恩——?”刚好侧身准备吩咐身边人什么的监督员侧过脸,用他那原本就比右眼大得多的左眼盯着金木研,随着似笑非笑的诡异语调左眼睁得更大了,“男生3号,金木研同学……是吧?”

【得做点什么阻止他!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不能让金木死,金木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游戏游戏游戏……对啊,我们是来参加游戏的……】

“不听话的学生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在真户吴绪左手食指摁下扳机之前,永近英良一下子跳起来拽住金木研的胳膊把他向自己身后扯去,“等等——!”

确认了真户吴绪在手枪后面略带兴趣的表情,永近英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刚刚漫布全身的的恐惧到颤抖的感觉压下去,稍微把右脚往外移了移,稳稳地挡在金木研的正前方。

“真户先生,刚刚你说过我们是被精挑细选而选出来的参加这个叫『程序』的班级……”

真户吴绪拿着枪的手放了下来,弓起的后背微微耸动,饶有兴趣的向两人所在的方向走来,“是这样没错。”

永近英良攥紧了双手,面上扬起笑容,“那您要是对金木动手的话,就违反了这个游戏的目的了不是吗?”

“因为这个叫<程序>的游戏——是为了获取我们这些初中生互相残杀所得出的资料吧?『针对那些想要侵略我国的无耻敌国』,这个游戏其实是『在国防上必要的模拟战斗』吧……既然如此,重要的<玩家>被您杀死就是违反了规定……恐怕会违背总统陛下的意思吧?”

【拜托了拜托了!一定要是这样啊!】

“哈……咯咯!咯哈哈哈哈!嘎哈哈哈哈哈哈!这下子我被将了一军啊……”真户吴绪忽然带着点抽搐着开始狂笑,“嘛……你说的没错就是了……男生6号,永近英良,君。”

盯着永近英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会之后,真户吴绪打了个手势让身边的人推了两车包裹走上来,“那么,快点进行接下来的说明吧,你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永近英良半虚脱的跌坐在地上,依靠着金木搀扶的双手才没有倒下去。

【差点以为要被杀了……好险……】

“……英……”

“嘘——先听听要活下去的条件。”

紧紧的攥住金木同样冰冰的手。

【别死啊……】

 

“恩——这些是你们带来的行李,除了手机和电脑被没收之外,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动过。”

“此外——用来战斗的武器也随机的放在每个人的包里了。”

“啊……对了,每个人拿到的武器都不同,这是给能力较弱者……特别是女孩子一个获胜的机会——虽然更多的是在看运气……还有就是没有食物和水会发给你们,这是为了让你们能在三天之内有更大的完成这个游戏的动力。”

“……超过这片海域的项圈都会爆炸哦,那么接下来开始分组吧!”

“按照学号一名女生一名男生的走出来,拿到包后跟着带你的人走,他们把你们围着这个建筑360度的分散开,游戏一开始大家就死光了会很没意思的吧,嘎哈哈……”

 

【360度分开吗……金木是3号,和我之间有5个人……全班28人,不,30人的话我和金木差了有72度……那么问题就是到底是左边还是右边了……只能赌一下了!】

“……永近?”

心里的小人还在争吵着决定到底是走左边还是走右边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从自己的正下方传来,永近英良迅速的把枪口对准了刚刚声音传来的方向,低头确认了一下——是平子丈同学。

平子丈正举起双手,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全身戒备的永近英良,“我没恶意的。”

【平子同学和有马同学一样在这种情况下都能继续面瘫,真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对不起,平子同学,在这种情况下我并不能信任你……”端着的枪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永近英良一脸严肃的盯着他,“请你离开一段距离,我要下去。”

平子丈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的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往后退了十几米,看着永近英良十分戒备的慢慢爬下来,端着枪对着他。

“你的手指没有扣在扳机上。”

“欸?”毫无征兆的忽然发出的声音,让永近英良一瞬间没搞明白平子丈的意思,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平子丈已经掏出了一个双节棍示意给他看。

无奈的笑了笑,没有再次阻止慢慢靠近的平子丈,永近把端着的枪放下,“被发现了哈……没想到你观察能力这么强啊平子同学,想吓唬吓唬你都不行……”

“那么,你和我搭话是为了什么目的?”

平子丈意外的看着带着笑容的永近英良毫无芥蒂的问出了非常现实的话,眼睛看着两人之间的地面上随风慢慢晃动的一簇野草思索了一会儿决定告诉他实情,“我想问问你有马在哪里,他会有活下来的办法的。”

“……你确定?”永近英良皱着眉头得到了平子丈点头的答案。

【有马贵将那种人的话,说不定……不可能,这个项圈还在是离不开这里的。】

刚想回答的永近英良被平子丈的声音抢了先,“他带着工具包。”

“咦???真的吗???运气太好了!”全国机器人大赛之类的设计竞赛有马贵将这个人也没有少参加,没记错是进到全国大赛的决赛了,不过他那种变态肯定是冠军没悬念了,“也亏得他会带着工具包来毕业旅行……果然天才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整了整肩膀上的背包带,平子丈走到永近面前,“能告诉我吗。”

【你就这么确信我知道有马在哪啊……那么就……】

“你从哪个方向过来的?”顺着平子丈指向的方向瞄了一眼,永近英良继续说道:“那我们就围着这个监狱逆时针走70多度……”

平子丈已经转身迈出了一只脚,却听到永近英良在自己身后继续说:“找到金木。”

笑着拍了拍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的平子丈,永近英良率先走向自己想好的路线,“找到金木我就能放心的陪你去找有马同学了,好了我们出发吧,现在一秒钟都耽误不起咯。”

 

【按照刚刚测量的距离,走这么多差不多有70多度了……】

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距离之后,永近英良让平子丈留在原地等他,自己则开始仔细的四处查探周围的环境。

在周围走了半径快百米的距离后,永近英良发现草丛中隐隐冒出的衣服边角,他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

【是女生丢下的衣服啊……离金木最近的应该是张间塔子和小坂依子吧,最有可能是她俩丢下的行李了……不对,这条裙子是……高摫泉的吧!没用的行李肯定是在一开始就丢掉的……可是她怎么会在这个方向呢?她在这个方向的意思就是!】

“是随机分布的吗!”懊悔的把手里捏着的裙子扔出去,起身向和平子丈分开的地方回去,准备和他说明一下自己发现的情况,却远远的看见他的旁边立着另一个身材娇小的人。

举好枪放慢自己靠近的脚步,永近英良大声的向两人说:“你为什么在这个地方?”

高摫泉在看到永近英良摆出瞄准的姿势之后就缩起身子怯怯地躲在平子丈后面,“游戏一开始我就躲在这附近……很害怕所以不敢离开……”

在听到高摫泉的回答之后,永近英良“咔哒”一声给手里的枪上了膛,“平子同学!快离开她!”

平子丈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永近英良又冲他大吼到:“百米之外的地方我看到了她的裙子!她要是害怕的话就不会仔细的挑选自己的行李包了!而且还往回走潜伏在这里肯定是有问……”

还没等永近英良的话说完,平子丈就感觉到脖子上一丝凉意划过,然后自己视野里的永近英良被浓郁的红色的液体挡住了……

炙热的疼痛感在平子丈失去平衡跪倒在地上时才传到平子丈的大脑里,他低着头双手死命的摁着自己喷血不止的脖子,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一张开嘴从口鼻里源源不断涌出的都是黑红的血液。

“……咕——嘎——咕唔……”

灵巧地后跳两步,高摫泉用左手食指抹了抹沾在蝴蝶刀的刀锋处的几滴鲜血,送到嘴边用舌尖舔了舔之后吐着舌头冲永近英良跑开的背影灿烂的笑起来,“平子君的血,好腥呢~”

 

向着海岸边的方向一路狂奔,永近英良一边按捺着自己疯狂鼓动的心脏一边思索着接下来的行动:

【海岸边没有森林里有那么多遮挡的树木,我胜率更高一点……别想起那些画面啊永近!还要去找金木呢!没事的没事的,一定要赢……金木那样的胆小鬼一个人肯定活不下去的,我得活着去找他才行!】

一口气冲出森林的范围,握着枪快速的转身用眼睛搜索过刚刚自己过来的那片区域,永近英良张着嘴不断地喘着粗气。

在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永近英良的呼吸都已经渐渐平复了之后他才放下已经酸痛不已的胳膊,瘫软的坐在海岸边一块暗黑色的石头上。

脑袋里不能控制地回想起刚刚高摫泉跃起身子在平子丈身后快速割开他的脖子和平子丈脖子里喷薄而出的大量深红色血液的场景,永近英良趴下身子干呕了起来。

“呕——唔呕——”

 

【现在鼻尖好像都还萦绕着血的腥味。】

“呼……哈……”

干呕了半天,只有胃酸和唾液被吐了出来,永近英良拖着酸软的身体站了起来。

【不能久留在这里……万一有人过来,而且对方也有枪就不妙了。】

剥开一颗奶糖丢进嘴里,永近双手撑在膝盖上等待双腿恢复力气。

脚步声就在此时传进了永近英良的耳朵里,“谁在那?!”他扯起放在一边的枪转过去,看到了脸上挂着泪水的月山习摇摇晃晃的向他走过来。

“……金木……”

震惊地听到月山习的嘴里说出了金木的名字,永近英良丢下枪跌跌撞撞的跑到他面前,扯住他整齐的衬衫衣领冲他吼道:“你见到金木了?!他在哪?你告诉我他怎么样?告诉我他在哪!!!”

哆哆嗦嗦地张开嘴,月山习发不出声音般慢慢地抬起左手抬过自己的肩膀向后指去——他后面是悬崖边。

“……骗人……的吧……”

看到月山习所指的方向后,永近英良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他双目失神的松开月山习的领子,“金木……金木才不会……自杀……金木……”

双腿仿佛失去了知觉,再也不能指挥它们向前半分。

 

『喂~~~~!金木!别看书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哇,别突然抽走我的书啊,我还差一点就看完了。』

『——才怪!明明还有这么多页——你看。而且你半小时前就和我说你马上就看完了!』

『……』

『你老是看书不理我的话我可是会因为寂寞死去的哦!』

『哈哈……怎么会呢,英又不是兔子。』

『反正我不管,你要是再不理我我就没收你的书!』

『……英你是小孩子吗?』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以后喊你名字你必须答应我!知道了吗?这是约定!』

『好好,我知道了。这回可以把书给我了吧?』

『才——不——给——~~~』

 

出现在永近英良失神的双眼中的是好多好多次自己和金木在河岸边的草地上聊天的场景,金木的姨母不喜欢他,自己的父母又常年不在家,两人总是这样坐在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耗到天黑才回去……

原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场景……再也不会出现了吗……现在喊你你还会答应吗……

“金木!!!”

【我唯独对你……】

狠狠地咬住已经被咬破的嘴唇,永近英良的眼泪带着嘴角的血液一起流下去。在他已经要绝望的闭上眼睛的时候有一个黑影晃过自己的眼睛,然后眼睛剧烈的刺痛在大脑皮层炸裂开。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真的相信了啊!”月山习张狂的笑声传到永近英良的耳朵里,“反正你也看不见了,我就好心的告诉你,金木君并不在那边哦!那边只有我刚刚推下去的雏实酱的尸体而已!”

【……原来你还活着吗……金木……】

“都是因为你这中碍事的人存在,金木君才一直和我保持着距离哦?!”月山习走到永近英良刚刚呆着的地方,拾起被他丢下的枪回到他身边,用枪口抵住永近英良的胸口,“我会找到金木君~和他活到最后,再由我来杀了他的!”

【太好了……你还活着……】

在枪声响起之前,永近英良的脸上挂上了参加游戏以来最安心的笑容。

 

“嘭——”

 

注:永近的回忆那段是直接套用我在《长情》里写的回忆

 

 

————————————————————————————————

 

前文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其他文章地址:

【永研向长篇】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长情》第三章[最恶]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98

《长情》第四章[咖啡]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b6

《长情》第五章[狩猎场]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c5

 《长情》第六章[归巢]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e1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