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六章 金木研篇

东京喰种×大逃杀

By 宴软

 

新世纪伊始,有一个国家彻底崩溃了,完全失业率超过了15%,一千万失业者遍及全国各地。失去了生存自信的人们开始威胁天真无邪的孩子们——BR法案出台了。

从全国的初中3年级中,每年随机地选出一个班级,并把学生们送往受行动范围限制的、荒无人烟的地方。发给每个学生地图、各种各样的武器,让他们自相残杀,直到只留下最后一个为止。时间限度为3天。学生们必须佩戴违反规定即自行爆炸的特殊项圈。在此期间的学生杀人、致人伤害、持带枪械等违法行为都不受法律限制。

 

而今年,被选上的是——三年B班

班主任:芳村功善(死亡)      程序监督员:真户吴绪

学生姓名:

女生1: 高摫泉                    男生1: 有马贵将

女生2: 笛口雏实(死亡)    男生2: 亚门钢太朗

女生3: 张间塔子                 男生3: 金木研

女生4: 小坂依子                 男生4: 泷泽政道

女生5: 五里美香(死亡)    男生5: 月山习

女生6: 神代利世                  男生6: 永近英良(死亡)

女生7: 入见萱(死亡)        男生7: 西尾锦

女生8: 雾岛董香                   男生8: 平子丈(死亡)

女生9: 安久黑奈(死亡)      男生9: 四方莲示

女生10:安久奈白                   男生10:法寺项介

女生11:西野贵未                   男生11:神代叉荣(死亡)

女生12:安浦清子(死亡)      男生12:雾岛绚都

女生13:掘千绘                       男生13:铃屋什造(死亡)

女生14:米林才子                    男生14:万丈数一

女生15:萝玛(转学生)          男生15:呗(转学生)

 

 

谁会是胜者——?

 

6.金木研篇

 

盯着GPS上显示的一直离这个红点很近的地方闪烁着的另一个绿点,金木研小心翼翼的绕开它一点点靠近,躲在离目标很近的草丛里。

虽然并不明显,但是金木还是在这片潮湿的空气中嗅到了掺杂其中的血腥味——稀薄但是又迟迟不肯散去。

就在金木研用目光四下搜索着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他对面不远处的一棵树的后面挪了出来,低着头歪歪扭扭的走着,然后停在了两棵树之间打量了很久。

白光忽的闪过,随后“咔嚓——”的相机拍照声响起,林子里有几只鸟被这打破静谧的声音惊飞,扑腾扑腾的离开。

 

【相机?是掘千绘吗……】

 

黑影又移动了起来,向着金木研所在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蹲下拨弄起浓密的草来,“啊——是这样……通电的铁丝网啊……设了陷阱等猎物走进来,然后电死吗?不……那不见了的猎物去哪了?还有这血的味道……”

 

【听声音是她没错……】

 

刚准备从草丛里出来,就听到了已经站起来把四周环顾了一遍的掘千绘疑惑的声音——

“让我看看尸体在哪——又是谁谁的作品呢——?”

 

心脏突的收紧了一下,金木研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在寻找着什么的身影,身体又缩回了刚刚藏起来的地方。

【骗人的……这是掘千绘?不可能……那个经常拿着相机在学校里的掘千绘?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吧……】

 

“是铃屋君啊——恩,这个姿态的铃屋君非常非常的美丽……是谁做的呢?和月山君的优雅不同,是野性派的啊……其实这也很不错呢……”

伴随着相机的拍照声越来越近,金木研也清楚地看到了掘千绘脸上兴趣盎然的表情。

【……像鬼一样……】

 

等到掘千绘拍完离开之后,他才慢慢的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紧紧地咬着牙走到刚刚掘千绘一直站着拍照的地方。

紧闭着双眼也能闻到身下传来的腥臭味,金木研感觉自己只填了一点巧克力的胃部又在翻腾咆哮,他只能控制着自己把呼吸的时间压缩到最短,让这气味尽量不要刺激到粘膜。

【冷静点……看一眼,只要确认不是英……就去下一个地方……肯定不是英……肯定不是肯定不是肯定不是……】

 

凝固的表情僵硬在脸上,不再有鼓起弧度的眼睛浑浊的好像把死鱼的粘膜粘在了角膜上,从眼结合膜开始自溶的液体顺着眼角流到有数只蚂蚁进进出出的嘴里……

被切得四分五裂的尸体散落在地上,浸润上潮湿的雾气的黑色的草一滴滴的流下粘稠腥臭的液体粘液,面对着侧倒在自己面前的头颅,金木研捂着嘴跪倒地上,口中泛着酸涩的胃液刺激着味蕾不断颤动。

“铃屋君……”

当一只黑黝黝的虫子从铃屋什造的头发里爬到眼睛上时,金木研转过头狂吐了起来,混合着眼泪鼻涕的液体不断落在地上,和刚吐出来的液体一起溶解着黑色的草地。

 

——————————————————————————————

 

虽然一向喜欢看恐怖小说,在这次的毕业旅行上还带的绫辻行人的《尸体长发之谜》现在还在书包里,但是当金木研亲眼面对到刚刚看到的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的时候……

 

『金木君~你看你看!人的肠子居然是有这么长的说~』

 

【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

浸满血液的发丝已经看不到原来的白色……腥甜的血的味道不断的弥漫着……手里还有……黑红色的……

“唔呕——”再一次把食道连通着的器官里的液体混合这吐出来,眼睛也在痛苦的干呕中分泌出生理性的眼泪。

晃着身子站起身,虚浮的双腿一个趔趄,金木研后退了两步靠在一棵树上大口的喘着气。口腔里充满着酸涩的味道,这恶心的感觉却一点也没有压抑住身体的饥饿感。

【真怀疑我一吃进东西就会吐出来……】

 

“这附近是有条小溪的吧……”在身上所有的口袋里翻找着出发前自己塞进去的地图,却忽然摸到了一块巧克力,“欸?我没带过……啊,在车上英给我的……”

 

『你晕车都不知道带点补充体力的东西吗?!还好我机智的带了晕车药来,快喝了快喝了!诺,这块巧克力你一会吃掉知道吗。』

 

把巧克力放回兜里,金木研闭上眼睛做了两个深呼吸,等身体不再虚晃无力的时候就照着地图上标识的方向寻觅过去。

【找到水源之后就去找英。】

 

【为什么我没有带杯子之类的东西……】

在小溪边休整了一下,金木研把自己的背包翻了个底朝天,七八本书散落在草地上。

盯着地上的东西金木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除了衣服和手电筒,我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带来啊……”

把手电筒和备用的电池包在衣服里塞进背包,目光扫过地上的书本时金木研感觉自己的双脚好像忽然被地上的草缠缚住,动弹不得。

【……可是这两本还没看过啊……霍夫曼的这本也很好看……卡夫卡的《变形记》也……】

俯下身拿起脚边的《变形记》,不断地用书轻撞额头,金木研在心底不断地挣扎着要不要带上它。

 

就在他还纠结的时候,肩膀上忽然有一只手搭了上来——

“你干什么呢?”

“哇——啊!”

被这个声音猛地一吓,手里的书一下子抛了出去,“噗咚——”一声沉到水里。要不是小坂依子用手里的木棒挡了他一下,金木研现在连人带书都一起掉进去了。

 

雾岛董香的手和脸上的表情一起僵硬住了,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把他吓成这个样子,只是在走过来的时候看到金木一动不动地站在小溪旁边,所以就和依子一起过来看看他怎么了,结果……

 

“金木君小心一点啊——差点就掉下去了。”

“啊!我的书……还没看呢……”被木棍挡住,顺便肩膀还被用力地往后一扯的金木研摔倒在地上,放弃的看着波纹浮动的水面后忽然想起什么似得,赶紧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GPS探测器,发现它没有随着书一起落入水中才放松了下来了,“掉进去的话GPS就不能用了吧,虽然本来也就不会用……”

“GPS?你拿到的是GPS?在这个岛上用GPS干什么?”雾岛董香走过去蹲在金木研旁边,“拿出来我看看。”

这时候小坂依子拉住了董香的胳膊,“董香酱,还是离开这去森林里吧……刚刚你也看到了……总觉得这里很危险。”

“没关系,这附近好像只有我们三个人。”拿出GPS探测仪,金木研把它递给两人看,“我不太会用,但是上面的闪烁的那个绿点应该是指人的,你们看这附近只有三个点。”

 

拿着GPS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一遍,雾岛董香把上面所有的按键指给金木研看,“没错应该是这样的,这里是放大键,这里是缩小键——你看这样就能确定方位和锁定人了。绿色的闪动的点能确定是我们的话,这三个红点恐怕就是死掉的人……这个是能防水的,你刚刚掉进去也没关系。”

 

【已经……有人死掉了……?】

 

把东西塞回金木研的手里,她拉着小坂依子的手站了起来,“金木你运气不错,这个武器比我的转轮枪和依子的木棒都有用得多。”

“转轮枪?”

从后腰侧的裙腰处掏出一把手枪晃了晃,又塞回原处,“就是左轮手枪,换子弹很麻烦的这种。相比之下你的GPS就可以拿来躲过所有人,在这个游戏里会有用得多。”

 

“你懂得真多的……”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CPS探测器,“要是能分辨每个点都是谁的话我就能知道英在哪里了……已经有人死了……英应该没事……吧”

“永近君的话应该没问题吧?”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小坂依子扯了扯董香的衣角,“本来以为金木君你能和我们一起去找绚都君的呢,董香酱有话——”

“依子!!!”雾岛董香打断了依子的话,指着不远处草地上一条鲜红的痕迹“总之我们是跟着一路蔓延到这里的血迹过来的,可能有人受伤了。要是有谁和我们一样看到血迹过来的话可能会有危险,你还是赶紧离开这去找永近吧。”

 

瞳孔在看到血迹的一刹那骤然缩小。

【血迹……血……铃屋君……】

金木研一直努力着强行避免去回忆的画面,在听到雾岛董香的话之后争先恐后的再一次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视野里能看到的所有景色都被带着浓郁腥气的红黑色侵蚀,一呼一吸之间灌进肺部的好像都不再是空气……金木研的牙齿和哆哆嗦嗦的身体一起打起了颤栗,双手用力地捂住耳朵开始尖叫——

“啊……不……不要啊——!”

 

“啪——!”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金木研从刚刚的失神里挣脱了出来,他隐约看到愤怒的董香和在旁边担忧的小坂依子,“……血……内脏……”

雾岛董香俯下身揪住金木研的衣领,反手又给他了一巴掌,“你清醒一点,金木!这个游戏本来就是这样的,不努力的活下去就见不到自己想见的人了!”

被拎起来的金木研感觉到肿胀的两边脸颊上有冰凉的东西滴在了上面。

“我的爸爸在我面前被杀死了啊!可是我不能……还不能……崩溃,因为我是绚都的姐姐……绚都还在等我……”

 

拉住情绪失控的雾岛董香,小坂依子看着渐渐恢复理智在喘气的金木研,“要说谢谢的话也是我们说,金木君。”说着抱住了还在颤抖的董香,小坂依子一脸认真的对金木说:“之前在监狱里,谢谢你说的那番话。”

“当时要是没有人说点什么的话,大家的矛头就会顺着那个监督员的话指向董香酱和绚都君了……董香酱自己可能说不出口,但是……”

闷闷的带着鼻音的声音从小坂依子的背后传来,“总之,谢谢……金木……这个游戏是很残酷的,你快点振作起来吧,永近肯定也在找你。”

 

 ——————————————————————————————

 

“咔啦——”

拉开门的一瞬间,有空罐子被碰到的声音从门后响起。金木研赶紧拿出GPS探测仪确认了一下旁边房间里的绿点确实没有移动的意思,才放轻步子地走进屋子里。

不比之前在森林里问道的味道,木质地板的木屑香混合着的血腥味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浓郁得多,金木研彻底放弃了用鼻子呼吸,带着微微颤意的呼吸和缓慢的脚步一起向客厅移动。

【不是英不是英不是英……】

 

一走进餐厅,金木研马上被入目的红色刺激到只能靠狠狠咬住自己的手腕来堵住已经抑制不住的尖叫声。

血珠争先恐后地从牙齿镶入的肉缝里冒出来,顺着手腕蜿蜒而下,一滴滴滴在深红色的地板上,却融不进去,只能在其表面绽放开来。

另一只手和身体都靠在墙上,慌乱地后退的双脚差点绊倒彼此,每次抬脚都从地板上拉扯出红色的拔丝,金木研能感觉到覆盖住地板的粘腻的血浆在扯住他,想要把他一直拽到无尽的地狱里……

 

【入见……同学……】

 

已经看不出人型的一堆乱糟糟的肉块和骨头黑白相间的在一群乱飞的蝇虫中堆叠着,旁边入见萱翻着白眼的头颅被端正的摆在椅子上,从嘴里呕出的鲜血早已在下颚上干涸成黑色,与青白的肤色一起构成强烈的冲击印在金木研的眼睛里。

 

退出那个被血染尽的房间时顺手拉上了门,金木研冲进厕所把半个身子埋到水缸里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当胃被灌满之后又扭头趴在地上把刚刚喝进去的水一口口吐了出来……

【……地狱……这里就是地狱……】

 

 

“妈妈……”

吐到胃不再抽搐的金木研正在用袖子擦了擦满脸的眼泪,就听到了米林才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才摇摇晃晃的扶住厕所的门框站起身,米林才子就扑进了怀里。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好怕啊……呜呜呜……利世好可怕呜呜……我在窗户里看到她浑身是血的走出来……呜呜呜”

 

『唔唔唔,两个便当都好好吃!好厉害,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便当……孤儿院的阿姨就不会给我做……』

『金木的手艺和我老妈有的一拼啦,当然很好吃!金木你以后一定会成为贤妻良母的~哈哈哈哈……』

『喂!英!你胡说些什么啊——』

『妈妈就会做便当给我吗……那才子的妈妈就是金木了!妈妈妈妈我要便当~』

『英!你看都是你……』

『那小才子快喊我爸爸,这样爸爸就让妈妈给你做便当!』

………………

……

 

“妈妈”这个词,让金木研一下陷到了曾经的回忆里……轻轻拍着把头整个埋在自己胸口大哭的才子的后背,等到她不再抽噎的时候才把她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擦了擦才子憋到发红的湿润的脸,“没事了才子,我带你离开这里……”

 

 

 ——————————————————————————————

 

“呼……呼啊……”

在第三次尝试仍旧没有爬上树的时候,金木研放弃的坐到旁边的一大块石头上。

【白天都没遇到,晚上应该不会有野兽……睡在这里也没事的吧……】

 

从兜里掏出GPS探测器、手电筒和地图,盯着屏幕和地图比较着,“恩……亚门君说他要往这边走,那这个绿点应该是亚门君了……这两个在一起的点是董香和依子吧……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吗……”

 

“现在是零点整,三年B班的参加者们注意了——第一天的死亡广播开始了。”

竖在各处的喇叭同时发出的声音让整个岛屿的所有角落都回荡着监督员——真户吴绪的声音。

【是那个监督员的声音!】

紧张的从石头上站了起来,金木研的左手紧紧地捏着GPS,仰着头,仿佛这样能听得更清晰一样。盯着只有深蓝色的云雾的夜空,没有星星的天空让他的眼睛也茫然的没有焦点。

“接下来我会按照死亡顺序来播报游戏出局者——也就是死掉的那些垃圾们的学号和名字,请注意咯——”

【拜托了千万不要出事!!!不要出现在名单里……英……】

“女生12号——安浦清子

男生8号——平子丈

女生2号——笛口雏实

女生5号——五里美香

男生6号——永近英良

女生9号——安久黑奈

男生11号——神代叉荣

女生7号——入见萱

男生13号——铃屋什造

……”

 

GPS探测器摔到石头上的声音被无孔不入的喇叭声声完全的掩盖住了,巨大到刺耳的声音同时也掩盖住了他跪倒在地上的哭吼声……

 

 

 ——————————————————————————————

 

牵着米林才子的手,金木研一点点地靠近GPS探测器上显示出最近的没有人在周围的红点处。

显示屏上所有的绿点忽然不再闪烁,和那些原本就固定不动的红点一样了。

【又死机!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啊!又是好几个小时没反应了……只能看着地图上的标志小心的往前走了……】

放弃的把它塞到背包里,金木研转身把米林才子的手放在冲锋枪上,然后把冲锋枪挂在米林才子的肩膀上,“才子,我的GPS暂时不能用了,没办法再避开别人了……你拿好你的武器知道吗?万一看到利世……就开枪知道了吗?”

 

“恩……”听到利世这个名字米林才子的身体就开始发抖,她背在肩上的冲锋枪光用自己的双手根本就举不了几分钟,但她只能步履蹒跚的跟在金木研的身后。

【妈妈会保护我的……】

 

没走多远就听到前面有乌鸦的“嘎嘎”声传来,金木研四处探望了一会后就走近了那几只乌鸦围绕着的尸体——它脸上的皮肉都被叨烂,黑红色的腐肉里透出了森森的白骨,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变成了两个黑漆漆的洞,其中一个洞里还插着一支箭,身上被那几只乌鸦抓的破破烂烂,肚子那里也开了一个洞,在金木靠近的时候仍有两只乌鸦埋头在里面捣鼓……

 

【黑色长发……不是英……】

 

“太好了……”

不自觉脱口而出的声音让一直藏在他身后的米林才子放心的探出了头,然而在看到横在金木身前的尸体的惨状时,她尖叫着坐在地上往后挪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才子的尖叫声吓了一跳的金木研用最快的速度过去捂住了才子不断颤动着的嘴,“嘘——会把别人吸引过来的……”

 

不可置信的看着金木的脸,米林才子的眼泪从金木的手背上流下去,她用力的咬了一口金木的手心,在金木收回按住她身体的手时冲他大吼道:“你是谁?!你不是我妈妈!”

【妈妈才不是这样的人……我妈妈很温柔的……呜呜呜……】

 

 

 ——————————————————————————————

 

【1……2……3……4……5……6……7……8……9……10……】

 

“……多了一个……”

僵硬的手指一点点划过地图上被圈起来的地方数过去,眼前的景象却像镜头里无法对焦的画面一样变得模糊不清,明白自己的意识已经开始无法集中了的金木研用力的阖上了自己酸痛的双眼。

一夜未眠地盯着CPS探测器让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精神也开始变得恍惚。

 

【不行,集中一下精力之后再核对一次……九个地点,不能找错地方……】

 

一分钟不到,当酸痛感有所减弱的时候金木研就再一次睁开了眼睛,晃了晃照着地图的手电筒,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反射性的抬眼看向已经大亮的天空,眼睛却被刚刚升起的太阳光线刺得流出了眼泪。金木用手掌底部擦掉眼泪时又蹭到了多次摩擦过后早已变得红肿的眼角,刺痛的感觉让他的双手微微开始颤抖。

 

【再核实一遍……然后就出发去这些地方……英肯定没有死,他肯定是找到什么办法拆掉这个项圈了才会被认为是死了……金木研你要相信他!】

 

CPS探测器上所有的绿点忽然不再闪烁,和那些原本就固定不动的红点一样了。
     连续摁了四五下放大键,显示屏上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放弃的把头埋在双膝间,握着铅笔的右手狠狠地捏住自己拿着CPS探测器的左手手腕,用力到两只手都开始颤抖。

    【刚刚摔坏了吗……偏偏在这个时候……】

 

颤抖从双手蔓延到全身……哽咽的声音已经沙哑到发音变得一断一断的,连尾音都怪异的的戛然而止……

    “……英……”

 

【还是十个红点……是又死了一个人吗……那就从这十处开始找吧……】

 

 

 ——————————————————————————————

 

之前还能看到的太阳在这会已经完全见不到了,厚厚的阴沉的云层挡住了所有阳光渗出的可能。

树叶被这晦暗的光笼罩,烙印上阴沉的墨绿色在这样的叶片上的露珠慢慢滑落,滴在金木研的发丝上。

 

【南边森林区有一处、村子里有一处;西南边森林里三处、山里有两处;西边在森林里有一处;西北边的悬崖那里有两处……那就顺时针走,先去最近的南边森林里】

 

淅淅沥沥的雨拍打在枝叶上,金木研把右手搭在眼睛上方,以免雨水阻碍自己辨认地图,他发现自己好像偏离了之前自己在地图上标记好的路线。

 

【这么久还是在树林里,好像不是去山上寺庙的路了……追才子那会迷失了方向吗……】

 

咬咬牙,把半湿的地图塞回背包里,金木研按着之前行走的路直线向前走去。

 

【现在也听不到有没有人在附近了,只能看运气的走了。】

 

“雨势终于转小了……”又一次踩在草地的水坑里,运动鞋和袜子里灌满了水的感觉让金木研第五次有了想脱了鞋光脚走的冲动,胳膊上自己咬伤的地方也已经被雨水洗刷到发白外翻。

用已经湿透的袖子无意义的抹了一把脸,发凉的身体打了个哆嗦,正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在湿透的衣服外面再裹一件衣服的时候,有个身影从他右前方靠了过来。

 

“金木君?”

在确认了确实是金木研站在那里的月山习快步上前来,“真的是你啊,金木君——我一直一直在找你呢!”

看到金木准备逃跑的样子,月山习把手里的枪丢在脚边停下来,“啊——我没有恶意的,金木君……”

“我只是想用它来保护你,你要是害怕的话我会把它收进包里……我一个人呆了一天……之后我能和你搭个伴一起走吗……”

 

带着颤音的声音和被雨水打乱的头发让平时显得十分优雅有教养的月山习在此时看起来像是被遗弃的猫咪一样,金木研略带愧疚的向他走去,“月山同学……其实没必要的,你拿着枪会比较安全……我还在找人,你没必要……”

“没关系的!你看,我还有一把小刀可以防身,我可以陪你一起找人的啊……”

 

之后说了什么金木研完全没有听进去,在看到月山习手上的小刀时他的身体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怔住了,身体从头皮开始发麻到无法呼吸、开始发抖,心脏里的血液一点点的仿佛被被冻结……

 

——那是英生日的时候自己送给他的刀……

 

“……金木君?”察觉到金木的不对,月山习眯了眯眼睛的问了一声。

握紧双拳努力克制住自己身体的哆嗦,却没有压抑住声音的颤抖,“这刀……是英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

“英在哪里……月山……你对他做了什么?!”

 

身体里压抑不住的笑意涌上来,月山习把手里的刀随手往身后一扔,弯腰捡起丢在脚边的散弹枪向金木走去,“其实不只是小刀,这把枪也是永近的哦,金——木——君,你为什么不猜猜我对永近那家伙干了些什么?”

 

捂着肚子不断干咳地靠在一棵树上,金木研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站着还是坐着了,“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啊!?”

“金木君你呢,总是对班里每个人都很好——就像天使一样。”揪着金木的头发,月山感觉到指缝里都被自己一直想要的那种触感填满着,“我脑袋里每天每天都一直在想该怎么把你的这一面体现的淋漓尽致啊!”

用力的迫使金木把脖子仰成一条直线面向自己,“遇到你之前,我做了很多收藏品在家里,其中我最喜欢那个用数个法国女性的脸庞和德国女性的身材配合起来的作品了,它叫Der Rose Castle,蔷薇城堡啊,是不是很美——”

“可是我一直觉得它还缺少了点什么,这种感觉让我很难过啊……无论把那个国家的男人、女人的身体摆进任何地方,都做不到我想要的完美……直到分班那天我看到你才明白——”

变得温柔又暧昧的眼神像是盯着情人一样看着着金木紧闭的脸,“华丽的蔷薇构成的‘城堡’里面缺少的是一位天使一样的‘公主’啊……”说着狠狠一丢把金木扔在地上,抓狂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只要你是我的就够了!我就能完成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作品了!为了这个掘每天都帮我拍着你各种各样的照片来给我作参考,我都设计好了塑化剂打到你身体里的时候你应该摆出怎样的神情了!就在这时候,永近那家伙却提醒你离我远一点了吧?!都是他的错啊!!!”

 

用胳膊撑起自己被打得疼痛不已的身体,一点点尝试着再次站起来,看着发狂一样的月山习,金木研咬紧的牙间挤出了唯一能对他说的话:“变态!”

说完就被月山习一脚踹得又摔出去好远,“要不是永近多余的举动,我就能在这scheiße Das Spiel(该死的游戏)开始前完成我的巨作了啊!都怪他都怪他啊!我的作品再也不能完成了!所以我就杀了他来抵债——不,不对,他就是死一万次都抵不了债!”

“闭嘴啊啊啊啊啊!你才应该去死!去死啊你!!!”

好笑的看着金木一边哭一边嘶吼的样子,月山冷静下来,优雅地拢了拢自己额前的头发,“哈哈,他就在你后面那个悬崖上哦,被我亲——手杀死的!哦,对了对了,我还是骗他说你自杀了才杀得了他的——毕竟他拿的是枪,我却只领到叉子。”

“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嘭——!”

轰鸣的爆炸声忽然在月山习身后的方向传来,他本能的回头,却看到一抹寒光的尾巴,之前被自己扔掉的那把小刀就插在了自己的右手掌心上。

“啊啊啊——!”

 

绕到月山习身后,高摫泉把手里的蝴蝶刀插进他的肋骨之间,“你抢到的枪不错——爱好就太恶心了,塑化之后的身体怎么比得上鲜活的呢?”

 

在月山习回头的一瞬间,金木研就爬起来向着自己身后的那片海崖跑去,从一块黑色的石头跑到到另一块上,直到看到一个不同于漆黑的礁石的影子。

在看到永近英良到胸口有一个黑漆漆的大洞的时候金木的身体就跪了下来,他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伸出手,颤抖的握住了永近垂在身侧的手。

“……英……”

被雨水淋了太久的双手已经感觉不到英和自己的体温有什么差别了,同样的冰冷同样的纯洁。金木研挂着眼泪惨笑了一下,慢慢掰开永近英良僵硬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直到和自己十指相扣。

狠狠地握住了他青白色又僵硬的手,金木研低下头慢慢靠近他的脸庞,“对不起……英……其实我……”

 

“嘭——”

 

在听到英死时就已经死去胸口在此刻变得炙热而温暖,头晕的让他连眼睛也睁不开,但是忽然,自己一直紧紧握着的手好像变得温暖了……甚至让金木有了一种两人互相紧握着彼此手的错觉……就像好久好久以前一样……

 

两人的尸体重叠在一起,金木研胸口流出的血液沿着永近英良伤口的边缘蜿蜒流下,再次染红了他的胸口。

 

暑假的天,总是热到让人想不顾一切跳进河里凉快凉快,尤其是午后的这段时间,被蝉鸣声扰的心烦意乱的时候……

认真的算着数学练习册上的题,汗水一滴滴的滴在草稿纸上。金木研忽然听到窗户有“咔、咔”的撞击声传来,踩着板凳扒住窗沿,他看到了躲在树后的英在朝自己挥手。

“金木——快出来——”

“可是……”

“我妈在家冰镇了西瓜——你不来我吃不完——”

 

偷偷溜出家的少年牵着好友的手,两人嬉笑的躲在树荫下走着。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每一片叶子表面,各种各样的绿色伴随着夏季的蝉鸣和微风闪烁着——这绿色沁入眼中,近乎疼痛。

 

 

————————————————————————————————

全文是插叙部分,一段段岔开来写了第一天到第二天发生的事。

 

月山就解释一句——变态

 

 

 

————————————————————————————————

 

前文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8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三章 神代利世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13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四章 铃屋什造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3f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五章 Day1 通讯信息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9d


 

 

其他文章地址:

【永研向长篇】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长情》第三章[最恶]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98

《长情》第四章[咖啡]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b6

《长情》第五章[狩猎场]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c5

 《长情》第六章[归巢]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e1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