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幽囚(永近英良神隐一周年纪念文)


*意识流注意

用了金木研吧8.18活动的主题,所以8.18也会发到那里去

因为懒所以把一周年庆文(才不是庆祝!)和活动的文写成了一篇……

渣文笔……请疼爱我……

 

————————————————————————————————

幽囚

By宴软

 

 

英,其实我一直瞒着你一个秘密……

我现在告诉你吧……

 

不是那个啦,我真的没有喜欢吉川!也不会和她交往的。

我只是觉得她挺特别的……

额嗯,跑题了,嗯……

 

其实,

我啊,好像……被诅咒了呢……

 

英,你有看过死神来了这个系列的电影吗?

嗯……你不太喜欢这方面的吧?其实就是到死的时间了,却有人想要逃避死亡,然后引发的不同的事件,让他们接连回归死亡。

 

嗯,说的也是,是有点无聊。

不过我说的诅咒和它也不一样,虽然不一样,却有很像的地方啊……

什么时候意识到相像的地方吗?我想想……嗯……大概到了第四次的时候吧……

你别急啊,我得从头开始说啊,直接说哪里相像的话会表达不清楚的吧。

 

其实我——被困在十八岁了。

没错啊,就是你听到的那样,被困在十八岁了……嗯,不过这次是到了十九岁呢,那应该说,我被困在十九岁了吗?不过果然十八岁才是……这个不重要,我想说的是——

 

这次是我第一次,活到十九岁。

 

最初的时候还是没有问题的吧,和你知道的一样,我就那样慢慢长大,直到十八岁,和你一起考上了上井大学,时不时替要翘课你的去上课,而你作为补偿要请我吃饭……

 

直到我遇到利世……

 

长得那么漂亮,还和我有同样的爱好,喜欢同一个作家,也经常去同一家咖啡厅喝咖啡……所以一下子就熟络了起来,第一天认识就约着周末一起去书店。

 

英,你能不吐槽去书店这一点吗……你已经吐过好多次了……

 

结果那天晚上,我在送她回家的路上,被她袭击了……恩,没错,你也知道她是喰种嘛……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喰种,眼睛啊赫子啊都很吓人,我当时吓得腿软了,除了在原地哆嗦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然后……

我就被利世杀死了……

 

没有骗你啊,我亲眼看着自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分开……我确确实实的被利世,被神代利世杀死了……

 

可是,在那之后……我却又睁开了眼睛……

你就坐在我对面,在我家。

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的时候,你就凑过来问我许了什么愿望……

 

我回到了我十八岁生日的那一晚。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我被困在十八岁了吧?

额……我没敢和你说……

谁都不会相信的吧,忽然说自己被杀了,又重生回去什么的……而且当时的我也觉得我是不是做了一场很长的梦……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和“梦里”发生过的一模一样,无论是考上上井大学还是高摫泉老师的新书内容……全都是梦里发生过的……

我开始害怕,然后我去试着找到了那间咖啡店……它真的存在……

被利世杀掉的结局……

不是梦……

 

于是,我开始想办法避免那个未来。

我不去咖啡厅看书喝咖啡,不去那条街走动,每天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家呆着,直到上一次我被杀的那一天的那个晚上……

我忽然感觉到一阵疼痛,那一瞬间心脏开始骤跳,疼得让我以为它要从我的胸腔里跑出来了。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没过多久,心脏猛地静止了……对,不是跳动的慢了,是不再跳动了……

不过马上就恢复正常了……心跳正常了之后,刚刚的疼痛也像是幻觉一样消失了。

 

我当时立刻就明白了,是因为我逃过了那场死亡,才会这样的……

颤栗的感觉,从我的脊椎一路向上攀爬,炸开了头皮;从腰腹一路向下,让我紧紧地蜷起了脚趾……

我终于避免了死亡的结局……

 

当时我是那么认为的……

 

所以在几天之后,我听说新宿有高摫泉老师的签售会的时候,就出门了……

喂,我之前可是一直躲在家里,哪去买书了?虽然是看过了……可是书是每多看一遍就会有新的理解的哦?

咳咳,话题拐回来好了……

 

我想着已经错过了之前新书的签售,所以这次一定不能错过,排了很久的队,终于买到了。

不过天也黑了……

 

直到我看到自己体内流出来的血,又一次染脏了《黑山羊之卵》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没有躲过去……

 

不用担心啊……我已经不会再因为受伤而感到疼痛了……

让我继续说吧,英。

 

虽然隐隐的有这种预感,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你的时候,我还是崩溃了……

不再去学校,把自己锁在家里,每天都在房间里尖叫哭泣……

 

嗯,你当然有了!可是无论你在外面怎么敲门怎么喊我,我都没有出去……

笨,我肯定换了钥匙啊。

好好好,我继续说。

 

不过这一次,还没有上一次活得时间长……只经历了一次的疼痛没几天,我就见到利世了……

好像是和什么人在打斗……反正当利世摔进我房间的时候,我大概明白了,我是躲不过利世……逃不出十八岁的……

 

第四次的时候啊……恩,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那样,我明白了,或者说我找到了能解释通我被诅咒着不断的重来的理由——

我本来,不应该死的……

本来不该死而死,所以只能重来到让它回到正轨……

 

就像刚刚我和你说的那个电影反过来看一样吧?

恩?至于怎么办嘛,我接下来就说到了。

先说说我是怎么意识到的吧——

 

再重来的时候啊,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反正怎么样都躲不过死在利世的手下,那我就好好的过之前的日子吧……

 

呐,英。

如果你能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你会怎么过?

告诉我嘛……

 

我啊……

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下去了哦……看到小偷也大声的指责出来这样,和你认识的我很不一样吧?

我有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的……真的啦……

 

然后老样子的,又一次遇到利世了……

算起来,我当时也被她杀了三次了……看到她露出赫眼伸出赫子的时候,也没有太害怕,就拼命的逃奔。在那个工厂拼命的向前跑,没有回一次头。

这一次,我没有死。

 

不过,也只是没有死而已……肚子被戳了个洞,还被扯着扔来扔去的……

我以为我会死的……

可是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没有回去。

 

仔细一想,我昏过去前确实感受到心脏传来的熟悉的疼痛了……

嗯,我在住院的时候一直在想啊,然后就得出了那个结论。

是我的行为,让我避免了死亡的结果的。

就像做选择题那样——

第一次的我不是没有逃跑,就相当于做出了自暴自弃的错误选择,结局就是死亡;而这一次,我选择了逃跑,选择是正确的,所以我活下来了。

 

对,就像血腥一点的文字类冒险游戏,是叫什么?galgame吗?

不过不重要啦……

 

因为这一次,我还是没能逃出去……

 

我被改造成了半喰种……

本来就觉得不断地经历死亡的自己不像人类了,而这一次,就是彻彻底底的……不再是人类了……

 

发现自己对人类有食欲的时候,我痛苦的绝望了……

回家打开了天然气,我安静的坐在屋子里等待死亡的到来。

这一次,不是我被迫做出生与死选择题,而是主动的选择了死亡,我想这样我大概就能跳出诅咒了吧……

然而并没有……

 

在我已经开始头昏脑涨的时候,你来找我了……

是我头发摩擦起电还是你的衣服我记不清了……反正,我被炸死了……还牵连到了你……

 

所以再一次重来的时候,我就决定忍耐……

我不要你死……英……

无论我的结局是怎么样,我都不要你死……

 

啊……我还没讲完……

你还记得西尾学长袭击我们的那次吧?对了,你说你当时是装晕来着……嗯,你也是在这件事之后知道我变成喰种的吧?

第五次……英为了救我被西尾锦杀掉了……

看着你躺在那……一点点的冰冷下去……我的心好像在那会儿,比逃过死亡的时候,更加的疼痛……

 

不过下一次我就讨回来了哦,我把西尾学长打的很惨呢……

惨到我之后都没有见过他了……是不是死掉了啊……董香也没有告诉过我……

 

你在CCG工作了挺久的吧,知道美食家吗?

嗯,对,就是那个美食家。

不,不是他……

第六次的英,是被我吃掉了……

 

那个美食家的真名叫月山习,我被他骗了……

已经过去了,英就不要骂我笨了……

我当时被他骗去了喰种餐厅,在从那里逃出来之后因为太害怕,所以不敢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所以我做出了最错误的决定——

 

我……去了英的家里找英……

 

英被月山绑走了……

就算我答应他……就算我同意让他吃了我……

我还是没有救回你……

 

英的……头滚到了我的脚边……

醒来之后,模模糊糊的看到,月山一边把英的……尸体塞进我……塞进我的嘴里……一边吃着我……

我想要哭,可是我却感觉不到我的眼泪……我想要阻止他,可是我只能在恍惚中被啃噬殆尽……

 

没关系的英……已经没关系了……我一点都不恨他,真的。

 

因为在下一次……他们都被我杀了……

 

无论是西尾学长、月山习、董香还是绚都……

都被我杀了……

全部都是我亲手……

 

就是从青铜树出来……发生的事……

刚刚我说,我已经不会再因为受伤而感到疼痛了,就是因为……

我在壁虎那里被用了拷问用的刑……

 

虽然这一次和那一次我都……经历了壁虎的用刑吧……

那次我却没坚持住自我……第二天就被体内的利世的意识吞噬了……

不……是被我自己扭曲而残暴的意识吞噬的……

 

在遇到英之前,我都是恍恍惚惚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操纵身体的人并不是我……

我只是坐在电影院里,看着那一块屏幕上都放映了些什么……

 

但是英,你来救我了……

你不顾危险的跑到1区,找到了已经发疯的我……把我拯救了出来……

用你的命……

 

英……挡在CCG的死神面前……

……重伤致死……

包庇喰种……是重罪……

 

上一次……

看到英流出的血液,我才清醒过来……才能以『金木研』的身份死去……

 

可是……

对不起……英……对不起……

为什么我总是无法拯救你……

为什么都是你拯救我!而我什么都做不了!

 

就连这一次也……

 

这一次,我没有被利世杀死、没有被西尾学长杀死、没有被月山吃掉、没有因为壁虎的折磨疯掉、没有做错选择……为什么……为什么我却亲手杀了你……

为什么啊!

 

“你不要死……呐,好不好?”

“求求你了……英……”

 

抱着毫无反应的永近英良,金木研努力的支撑住,不让他滑下去。

金木研越来越用力的搂住这具已经变得和下水道里的水一样冰冷的身体,哪怕一点也好,想让它温暖起来……

 

眼泪不断的流到永近英良的肩窝,划过他苍白的皮肤,晕开了胸口的血迹。

 

“啊……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背后那个熟悉的身影,到底在那里站了多久了金木研并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那个沉默寡言的青年,只是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自己恸哭不止。

 

我并不是想杀了他。

我知道我是杀不了他的。

毕竟我上一次就是死在他手里的……

我只是需要发泄一下……

这积堵在胸口的心中的痛苦和绝望……

 

躺在地上,金木研想起了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读过的诗——

 

彼アイヌ、眉毛かがやき、

白き髯胸にかき垂り、

家屋チセの外とに萱畳敷き、

さやさやと敷き、

厳いつかしきアツシシ、

マキリ持ち、研ぎ、あぐらゐ、

ふかぶかとその眼凝これり。

 

彼アイヌ。

虾夷岛アイヌモシリの神、

古伝神、オキクルミの裔。

ほろびゆく生ける尸

夏の日を、

白き日射を、

うなぶし、ただに息のみにけり。*(注1)

 

在一片虚无的大雾里,他听到了那位死神的声音——

 

“金木研,你听得到外面在下雨吗。”

 

是吗……

原来,在下雨吗……

怪不得这么吵啊……

不过这雨,

是冰冷刺骨的冬雨……

 

这是金木研第一次,在回到最初之前,做了梦。

 

他梦到自己变成了随时会引发火灾的体质,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发出苍白的火焰,把周围的一切都烧得只余下灰烬。

他不断的被人躲开,只剩下寂寞和悲伤陪着他。

他只能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一片废墟之中,连哭泣都忘记了。

直到出现一个人,不在乎的坐在他身边,说说笑笑的看着他的眼睛。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却看得到他阳光清澈的眼睛,就像暖春的太阳一样,一点点温暖了他阴冷死寂的内心。

他终于对着那个人笑了,同时,火焰也在那个人身上绽放开来,是明亮刺眼的白色。

 

绝望的哭声惊醒了他,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満たされな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きっと満たされたいと願うから』

『愛された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

『人の温もりを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注2)

 

入眼的还是刚刚梦中的那一片白色,刺眼到他的泪水都流了下来。

我还没醒吗……

 

英……我什么时候能醒……

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早上好,佐佐木琲世。”

惨白的病房房间,在栏杆的外面,他看到了有马贵将看着他。

 

原来……我终于从诅咒的幽囚里走出来了吗……

为什么……

 

英——

 

 

 

————————————————————————————————

注1:原著漫画里金木被戳第一个窟窿的时候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背的诗,北原白秋的诗集《海豹と云》,标题为《老いしアイヌの歌》,出自第二三小节。

注2:出自中島美嘉的歌《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译:我曾经想死)里的两句,译为:『感到空虚而哭泣』『一定是因为想要填满自己』『想要被爱而哭泣』『是因为尝到了人的温暖』

 

 

评论(2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