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长情 第七章[欺骗](漫画剧情向长篇)

——为什么啊……

——为什么你们喰种……

——为什么你们总是无情的夺走我的容身之所啊!!!

 

 

 第七章[欺骗]

 

收回自己的目光,西尾锦止住自己正准备向前迈的脚,伸手推了一把已经往下滑了很多的眼镜,“永近你这是什么姿势,母鸡护崽吗?我只是想给新进到我地盘的小学弟一个忠告而已,怎么?我还能吃了他不成?”

 

“怎么会呢西尾学长,只是我们家金木比较怕生啦!他这么害羞的人怎么会乱动东西乱说话呢,所以学长你就放心好了,不用特地给他忠告啦!”永近摊开空着的那只手笑着缓和一下刚刚忽然变得紧张起来的气氛,不再正面面对着西尾锦的身体却更多地挡住了金木的身体。

西尾学长这样比较自大的“前辈主义”者,只要不忤逆他,再表现的很尊敬他就很好打发了……

 

同样稍稍侧过一点身体,之前那样显得有点微妙的对立感瞬间就被两人打消了。西尾锦把手插在裤兜里,看着永近身后金木那止住了颤栗却依旧紧绷着的小腿,带着点笑意加重了音量,“啊,是吗——那就好,我最讨厌无礼的家伙了。”

等到看见了金木在听到这话后猛地把脚往回一收,西尾锦十分满意地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在一堆文件夹和白纸里翻找着,“永近你是来拿资料的吧,稍等一下。”

 

“啊,是的~”无意识的长出一口气,永近稍微用力捏了两下金木的手,回头和他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作,然后往左后方移了两步,和金木并排站在一起。

不过他依旧握紧金木的手藏在自己身后。

得找个机会“了解”一下西尾前辈了……金木失踪那几天的秘密和他肯定有关系。

跟踪的话算不算违法啊……要不问一下法律系的上杉浅夜君……算了吧,那个人一定会很感兴趣的跑来看我跟踪谁的……

 

“长木户学长想要看一下去年店铺的情况,我这边是需要学长你手里今年的店铺地点和现场布置的资料……”

金木能感受到英的手上的热量和力度一点点的从两人双手接触的地方传递了过来,血管的跳动带着英的力量一点点的传递到自己的身体里,让害怕的感觉渐渐地淡了下去。

“你要的那份资料我知道,在我桌子上放着,可是长木户那家伙没和我说还要去年的资料啊,啧……永近你去左手边后面的架子上看看,应该装在了绿色的CD盒子里。”

    “啊,知道了。”

认真的做了几次深呼吸之后,金木刚刚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不再颤抖,就被永近拉着僵硬往后面的柜子走去,“……英?”

 

松开手用胳膊撞了一下把身上为数不多的几块肌肉都绷紧的金木,“这柜子上CD盒超多的啊,金木!你找左边的这一列,我找右边的吧!”

这样不面对西尾学长的话你会好一点的吧?

 

虽然脑袋里已经完全明白要干什么了,但是金木的身体却迟迟做不出反应,只是整个人紧绷在那里杵着。

“没错,眼睛你这个方法效率更快,金木是吧?快动手找。”听到西尾锦的声音时身体猛地一抽,然后才开始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

这个叫西尾锦的喰种……

就像真的“人”一样,完全是普通大学生的感觉……

明明就是伪装成人类的怪物……啃食着人类还在这里伪装得像是人类一样!

 

就算不用直接面对西尾学长,金木还是很害怕的样子,又开始发抖了……你到底对金木做了什么让他怕成这个样子……

难道是西尾学长把金木堵在巷子里敲诈钱?

抽出所有的绿色的CD盒子叠到一起摞在刚好不用抬胳膊就能够到的那一层上,永近心不在焉的重复着把一张张CD拿起来——打开——扫一眼——合上——放到旁边的过程。

……虽然不想承认……为什么我会觉得这种可能性极高……

管他犯不犯法呢,还是跟踪一下吧……金木都被不良的西尾学长敲诈了……

 

“找不到呢,那就这么算了吧?”在桌子上翻找了半天的西尾锦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本来就是长木户那家伙不和我提前招呼一声就要资料的问题,你去和他理论吧。”

什么?把和长木户学长协商的问题丢给我了?

“啊……不,请务必要……”长木户学长可是出了名的唠叨啊!千万不要就这样把我扔回去和他说……

难道是因为刚刚在说西尾学长的坏话所以遭报应了……?抱歉啊西尾学长我不是故意的啊——!!!

 

就好像永近的忏悔管用了一样,双手撑在桌子上正在思索着什么的西尾锦忽然偏了一下脑袋,“啊,那个光盘的话,好像被我带回家了。”

“欸?等一下,那是真的吗?”太好了那剩下的就交给前辈了,我先带着金木撤了。

手已经伸到口袋里准备摸出手机呼唤长木户前辈过来的时候,永近看到西尾锦转过身来盯着自己。

 

“永近,你和我回去拿一下吧。”

用好笑又轻蔑的目光看了一眼在永近旁边紧紧攥着一个CD盒盯着自己的金木,西尾锦抬了抬下巴把眼睛转向永近,“要是等到明天的话我可能会忘记带来哦,永近你也别想叫长木户过来拿,我不会让那个话唠进我的办公室来破坏气氛的。”

 

遗憾的把手机放下,永近感觉到身边人的身体的身体忽然又僵硬了起来,但是这一次却明显有冲着西尾学长的敌意散发了出来。

刚刚学长说的话里有一部分刺激到金木了……是『你和我回去拿一下』这句吧,去学长的家吗……应该是去他家的路上发生过或者会发生什么吧……这样看……

西尾学长你真的把金木堵在巷子里敲诈了吧!

……恩……这样说的话我要是和西尾学长一起回去的话,说不定就会遇到金木之前遇到的事……而且闲聊的时候应该能问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

“恩,是这样啊。”

 

金木看着英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思索着点点头一边转过身来,对自己笑了笑,“抱歉,金木你今天先自己回去吧……我得去一趟西尾学长家里一趟,回来之后再去你家找你好了!”

英和这个喰种一起回去取资料?

虽然现在看起来很老实很普通的样子……不过一定……是在欺骗着周围的人类。

“欺骗”那就意味着他想隐瞒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从恐惧中冷静下来之后,思维一下就不被那些血腥的场面堵塞住了,金木一瞬间就发现了这件事的危险之处。

——绝对不能让英一个人去!

 

深吸一口气,金木坚定的对着英带着歉意的笑容开了口:“我可以一起去吗?”

“欸?”

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英惊讶的样子。

从以前开始我就一直很少和人说话,也从来和英身边的朋友主动的打招呼,更不要说忽然提出这样的意见了……肯定会很奇怪吧……

不过金木并不打算放弃,这一次不论怎么样自己都不能让步,不能让英一个人和喰种单独回去……太危险了……

 

“你不是才刚刚大病初愈吗?要好好休息才对……”永近忽然有点手足无措了起来,这怎么行,要是不是单独和西尾学长回去的话,他肯定会顾及到金木的存在,就套不出什么话了啊……

啊豁出去了,金木对这方面的事很害羞……这样说他就不会一起来了吧,“我……我想和西尾学长两个人聊一些工口的话题的!金木你就……”

但是在看向金木的眼睛的时候,永近知道了这次自己就算说出了最让金木尴尬的话题也没有能打消他的跟着自己和西尾学长一起回去取资料的念头……

金木每次露出这个眼神都相当的坚定……记得上次还是在入学考完榜单出现后自己不敢去看榜单的时候……

……要不我还是之后跟踪西尾学长吧……

 

正在努力思索着能说服英的理由的金木听到西尾锦笑了一声,“一起来不是也挺好的吗。”他警惕的盯着西尾锦。

被这个眼神盯得相当不爽的西尾锦眼神暗了暗,“我又不准备让你们进去,永近你不用太担心你朋友。”扯了扯嘴角给出了金木跟着一起去的理由。

 

永近尴尬的挠了挠脸,“不过,前辈你和金木还是第一次见面……我担心你们可能相处的不是很愉快……所以还是算了吧,行吗?”

西尾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显示屏之后随意的和永近金木挥了挥手,“我先接个电话,你们在门口等我一下,之后我们就出发。”

 

耸了一下身子,叉着腰揉了揉自己的刺猬头头,永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怎么突然之间……”

被问到还没想到的理由,金木慌乱的在脑海里搜索着借口,扣着下巴讪笑着,“因为……你看我也很久没出过家门了对不对,还不想这么早就回去啊……”

昨晚明明都不在家……骗人的技术还是这么拙劣啊……

“……”永近眯着眼睛看金木极为不自然的笑脸,用极轻的语调呢喃了一句,“算了,西尾前辈也不会一次把两个人都堵在巷子里吧……”

 

看到英的肩膀松懈了下来,金木赶紧把刚刚想好的转移话题用的问题抛了出来,“英,你和那个学长的关系很好吗?”

“说起来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是很长……而且,他对我的态度,怎么说呢……”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永近无奈的撇了撇嘴,“可能讨厌我呢。”

“是、是这样啊……”

………………

……

 

西尾锦是<喰种>。

……为什么我的身边总是有喰种出现啊……

——不,不对……

沉着眼睛看着窗台上阳光透过排列的整整齐齐的Blondy速溶咖啡系列成束的打进房间,金木发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理解错的一点:

是我还没有察觉到罢了……

就像在这刺眼的阳光下,不会有人会注意到窗户下面的那片被阳光挡住的阴影一样……

他们一开始就存在在光明的后面……并不是阴影走进了光里……

——是我误闯进喰种世界里才对啊……

 

但是……就算我已经迷路了,我也绝对!绝对不会让英出事的!

 

余光瞟到正看着西尾学长打电话的阳台方向有点发呆的金木,永近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

真拿你没办法……虽然我的体能也不是很好,但是万一咱俩都被西尾锦打劫的话,我不就只能保护你了嘛……

 

冰凉的空气不再像在学校里时那样纯净,每次吸入都像有细碎的冰块在刺着鼻腔,面包店的甜腻的面粉与奶油味混着汽车尾气充斥在其间,让金木联想起那些食物的味道,胃部一阵阵的抽动。

 

“要吃点鲷鱼烧吗?”

和金木一样,永近对于甜食并不十分感冒,相对于过于甜腻的东西,咖啡这样带着苦涩味道的反而更吸引他。不过之前西尾学长和女朋友的纠纷确实是花了挺长时间解决的,天都已经发麻,眼看着就要慢慢黑下来了,虽然还没到平常晚饭的时间,不过肚子也不算饱,“恩,也好。”

说起来,西尾学长经常吃这家的鲷鱼烧吗,和老板看起来很熟稔的样子……看不出来啊,西尾学长竟然喜欢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不知不觉中,永近已经脑补出了西尾学长一边咬着鲷鱼烧一脚还踩着躺倒在地上的可怜的被敲诈的A君,摆出《热血高校》打架前的姿势,没忍住的笑出了声。

“金木啊,西尾学长他……”话音渐渐地低了下去,看着明显陷入了焦躁和不安的金木,永近收起了看着玩的心态。

不对劲……

如果是之前推测的那样,按理来说,金木他会劝我不要去或者是找理由让我和他先离开才对……刚刚在西尾学长的办公室里气氛太微妙了所以没有仔细想这方面,现在想想,为什么金木要特地跟过来……也许金木害怕西尾学长的原因,不是打劫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他在干什么?!为什么要买吃的?!

这样会暴露自己是喰种的啊!

没有错过西尾锦转身前留下的一瞥带着戏谑的嘲讽眼光,金木觉得内心本来就快满溢出容量的恐惧和不安现在更像是沸腾了一般。

带着英离开的话,现在的话还来得及!这是在大街上,虽然现在人不多但是还是有几个路人的,而且鲷鱼烧店的老板也在看着我们,他不会动手!是啊只要跑掉就好了,为什么要傻乎乎的跟过来啊,就凭我明明也也保护不了英的……

……不行,英和他平常就有接触……又暴露了我知道他身份的事,现在跑掉的话下次就算我不在他也有可能会对英下手……

先逃走再告诉英西尾锦很危险?不行啊,这不就是直接告诉英我自己也有问题吗!

 

“给。”

还没想好怎么应对,逃跑的时机就已经转瞬而逝。怀里塞着的鲷鱼烧透过一层层衣服还能感觉到热气,金木拿起这个散发着让他恶心的味道的袋子,虽然指尖感受到的温度已经烫手到开始刺痛,后背却开始传来一阵阵寒意……

要是吃下去的话……我一定会吐出来了的……怎么办,英还在旁边……

 

把眼前这小子狼狈的样子尽收眼底,西尾锦伸手推了推眼镜,“金木你没加入委员会吗?”

连这种程度的厌恶都学不会掩饰的家伙,是怎么活了这么久还没暴露的……呵,想这么多也没用,反正他很快就不再存在了。

“欸?”惊讶的眼神在碰到西尾锦的目光的一瞬间就仓皇的离开了,低下视线在两人的鞋子上来来回回的晃动,“啊……是的……我,我不太擅长处理繁琐的事情……”

真是破绽百出,一眼就能看穿他在想什么,能活到现在还不暴露真是奇迹啊,这种完全不会伪装的样子,“是吗,和永近那种喜欢热闹的性格刚好相反呢。”

 

被提到名字才猛地从自己乱七八糟的各种推测里清醒过来,永近伸手接住了西尾锦递过来的鲷鱼烧袋子,快走两步跟上西尾锦,“喜欢热闹什么的……我倒是在很多次活动见到西尾学长了,西尾学长也喜欢热闹的活动吗?”

一口咬下去,鲷鱼烧里包裹的热乎乎的红豆就流了出来,甜腻的液体一下子充满了口腔,太甜腻的感觉不是很好受,永近赶紧嚼了嚼炸的金黄酥脆的外皮,酥脆的味道倒是他一向喜欢的。

“并不是很喜欢。”

“欸?!”永近意外的看着没什么表情的西尾锦,“看学长参加那么多次活动,我还以为……”

 

瞥了一眼明显处紧紧贴着永近不放,全身处于戒备状态的金木,西尾锦不自觉的用鼻子轻哼了一声,“进入委员会就会多交几个朋友,大学时代多交点朋友,毕业之后工作上会方便很多的。不为自己的未来考虑多做准备的人,是没有办法过上舒服当的日子的。永近你连这点都没有考虑过吗,亏我还以为你不是傻瓜。”

“额……”

……

西尾锦打开了鲷鱼烧的包装袋时,金木诧异了顿了下一直紧跟着的脚步。

喰种是无法吃正常的食物的……这一点是绝对的,他是打算要吃吗……

……真的吃了……

……为什么能吃的下去?还嚼了那么久!是忍着恶心咽下去的吧?!简直不敢相信……

……虽然是个喰种,他却已经融入了人类社会,完全变得跟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样……英也好,委员会的其他人甚至大学里所有的人,都没有察觉到他喰种的身份……

至今为止都完美的伪装了成人类……虽然并不想承认,不过西尾锦真的很厉害——隐藏的如此之深,如果不是之前……碰到那件事的话,我也不可能知道他的喰种……说实话,我根本做不到他已经做到的这些……

怀里的鲷鱼烧好像越来越烫……既然西尾锦都做到了……我要试试吗……

“阿勒,金木你不吃吗?”

呼吸一滞,金木僵硬地转过身体,却不敢看英的眼睛,“啊……有点烫,我一会,一会再吃……”

感觉到西尾锦向这边转过来,金木紧张的盯着他,却看到西尾锦根本没有注意自己,而是在考虑什么一样,手搭在脖子上小幅度的转动着头。

脖子上贴着的纱布,是那个女孩的攻击造成的伤口吧,伤痕到现在还在吗……难道说,喰种被别的喰种伤得越重,伤口就越不容易治好吗……

 

又走了挺长的一段路,完全离开了商业街,在住宅区里拐来拐去,天也完全黑了下来了,街边的路灯闪了闪亮起了柔和的黄色灯光。

“前面转弯之后就到我家了。”

就在金木的内心越来越不安的时候,西尾锦的一句话打破了三人之间安静又诡异的气氛,永近长出了一口气,加快脚步的向拐弯走去,“学长你住的地方很靠里啊……阿勒?”

“这里是……死胡同啊……”

 

欸?发生什么了……

“虽然是晚上了,还是保险一点吧,因为……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

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金木并没有看清楚,可是在他闭着眼睛狠狠晃了晃头之后,确实看到了躺倒在一堆杂物上的英,“英!!!”

没等他冲过去看看英到底怎么样了,衣领就被揪着用力的向上提了起来,直到脚尖已经碰不到地面。衣服和对方的手一起卡住了金木的脖子,让他不可抑制的咳嗽出声,却无法吸进空气。

……英……

“居然……有喰种和我在一个学校呢……”皱着眉头恶狠狠的盯着这个又一次闯进自己领地的小鬼,西尾锦眼角的肌肉突突的抽搐了起来,“而且这个不识时务的喰种……就是上次惹恼过我的你啊!金——木——研——!”

 

双手不断地抓挠着西尾锦揪着自己领子的手臂,缺氧的痛苦让他两只脚一直乱蹬着想要找到什么可以支撑身体的东西,“咳额……咕……”

西尾锦放低了点拎着金木的手臂,稍微凑近提点嗅了嗅,“好臭啊……你身上散发出来的,是女性喰种的味道呢,真恶心。”

“你不会认为我是要和你好好相处吧?”盯着金木研涨红的脸仔细的思索着过去一年的记忆,“说起来,我以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你是喰种呢……我在学校里没有见过你吗?”

得到喘息机会的金木立刻大口的呼吸起来,有了上次窒息的经历,金木趁着还没有阻碍视线的眼泪分泌出来,努力的尝试偏过头看看现在英的情况。

注意到金木的举动,西尾锦不屑的发出了嗤笑,“在担心永近吗?哈哈……我知道的哦,金木……”

什么……?!

吐着尖酸刻薄的词汇的嘴被笑容撑开了极大的角度,夸张的音量震得金木耳朵嗡嗡响,不过他还是听清了西尾锦在说什么——

“你准备要吃掉永近的对吧!”

哈?!他在说些什么啊……怎么可能……

“背叛一直信任着自己的家伙的那一瞬间,愚蠢的人类露出的那种错愕和不可置信的绝望表情,最能刺激食欲了对吧!!!你也是这样的对吧?!对吧!!!”

我的身边可是只剩下英一个人了,而且我可是人类!不是你这样丧心病狂的喰种!

扣着西尾锦的双手用力地掐进肉里往外拉扯,金木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冲着西尾锦扭曲的笑着的大吼了起来,“我……和你们喰种可是不同的啊!!!我绝对不会吃掉英的!!!”

本以为吼回去之后对方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但是紧紧闭上眼睛的金木却没有再听到刚那样高分贝的大吼大叫,只有一句冰凉凉的“是吗”飘了过来,金木慢慢睁开没有被眼罩遮住的右眼,看到西尾锦用空余着的手推了推眼镜,深吸了一口气。

“唔……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肚子好疼啊啊啊啊啊啊!!!!!

刚刚还在推眼镜的手现在正插在自己的肚子里,被刺穿的痛感在金木的脑袋里爆炸开来,肚子的伤口处不断的蠕动抽搐,带着深到发黑的血液潺潺流出。

握了握已经穿过对方身体的手,抽了回来,西尾锦面无表情的看着躺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上的伤口蜷缩着呕血的金木甩了甩手上的血,“虽然我已经对那个单细胞女人——董香说过一次了,不过我觉得也应该告诉你一下——被比自己小的狗屎嚣张小鬼看不起,会让我非——常的火大啊……不过你的身体也太柔弱了,感觉和刺进豆腐没什么两样。”

踢了踢蜷着身体的金木,惊恐的瞪大的双眼很好的娱乐了西尾锦——小鬼们就是应该对前辈抱有敬畏才对,利世也好,董香也好,那种嚣张又自以为是的样子真是恶心的人想吐啊。

“真是的,稍微运动一下就觉得恶心了,是因为刚刚吃了那玩意吧……真搞不懂人类为什么喜欢吃那样的东西……”,一脚踩在金木脸边,看到他全身一震,满足的走向永近弯下腰,“简直就像,吃了马粪一样啊。”

看到金木紧张的盯着自己和脚边的永近,西尾锦把手指伸进嘴里,戳按着舌根催吐,等胃里所有不舒服的感觉都消失了之后,西尾锦笑着用手背擦了擦嘴角,“啊啊——这样就好多了。”

抬起脚踩在永近的脸上,把粘在鞋上的一点呕吐物蹭了蹭,扭过身子看着金木瞪着自己咬紧牙关的样子,西尾锦笑着摊开手——

“抱歉啊金木,我不小心把你的永近弄脏了呢。”

 

像你这样太软弱的喰种,是永远守护不住自己重视的东西的呢,金木研。

 

 

————————————————————————————————

 

前文地址: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长情》第三章[最恶]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98

《长情》第四章[咖啡]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b6

《长情》第五章[狩猎场]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c5

 《长情》第六章[归巢]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e1

 

 

其他文章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8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三章 神代利世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13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四章 铃屋什造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3f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五章 Day1 通讯信息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9d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六章 金木研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1029c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七章 泷泽政道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fd61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八章 四方莲示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a1b9d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