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永/永琲永】幻觉(永近英良神隐一周年纪念文)

幻觉

By 宴软

 

“——阿佐!阿佐!!”

 

是不知君啊……一大早的……

捂着自己酸痛不已的眼睛,佐佐木琲世在床上低声的哀嚎了起来,“什么事——我想要睡觉啊……”

 

有点得意忘形了……

难得放假过节,就在自己家里办了圣诞节的聚会,虽然只是大家聚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和平常神经紧绷的日子相比却也显得无比惬意。

一不注意就玩得太过了……

 

挂着浓郁的黑眼圈,顶着完全无视了“为人师表”这个词的发型,佐佐木琲世随手套上了搭在椅子上的T恤短裤就走出了房间。

哀怨的盯着蹲在一起凑着的六月透和不知吟士,佐佐木琲世只能感慨岁月不饶人了,明明昨天都是三点多睡的,不知君和六月还能一大早的就这么有活力……明明是放假……

 

放假……?

扭头看了看挂在那里的钟,佐佐木琲世不确定的又揉了揉眼睛。

“这才六点半啊……你们……理解假期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了,”不知吟士站了起来,学着拳皇里比划了两下,“假期就是要熬夜打游戏嘛,才子刚刚睡下,我们酣战了一宿啊!”

 

“……喂!”你完全的曲解了吧?!

假期是要睡好休息好多读书的日子啊!

 

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脸,六月透看着楼上摇摇晃晃的身影,“其实我昨晚也没睡……”

 

你们这些年轻人……

 

“阿佐你看,”一脸兴趣盎然的表情,如果不是六月透拽着他,不知吟士早就冲上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了,“玄关那里有东西,是圣诞礼物吧!”

 

两个包装华丽的盒子摆在门口,都细心的打上了蝴蝶结,佐佐木琲世先打开了那个比较大的盒子,取出了一个皮质的东西,“恩——『圣诞快乐——来自Hysy』”

这是什么……

 

“这是牙床吗?”不知吟士拿起来戳了戳,“咦——好恶心……你们不觉得这东西有点让人毛骨悚然吗?”

 

“是有点……”六月透也皱着脸,“恶魔吗?这是什么艺术风格啊……要不要问问瓜江君啊?”

 

——是眼罩。

 

是不是真的太困了,佐佐木琲世看到了那个白发的孩子站在不知吟士的身边,用很怀念的表情看着那个东西,露出了笑容。

 

看起来,是和『金木研』有关的东西吧,佐佐木琲世没有再接话,把它收进了盒子里。

可以去这家店找找线索……

 

想要知道,『金木研』的过去……

 

比较小的那个包装纸是佐佐木琲世喜欢的样式,他的手指在包装纸的表面摩挲着,感受到不同于包装纸的光滑的触感。

连纸质也是我最喜欢的这种……难道是晓小姐……?

不可能,晓小姐今天还是有工作的。

不可能这么巧……是谁呢……

 

小心翼翼的沿着包装的边缘一点点撕开粘住的部分,一张卡片从佐佐木琲世的指缝间滑了下去,他看见『金木研』蹲下身子拾起了那张纸片。

 

——……

 

你说什么?

想要凑近挺清楚,佐佐木琲世却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自己眼前不断的晃动着。

 

“老师?你掉了这个……”

 

有点愣神的接过六月透递过来的纸片,佐佐木琲世僵硬着脖子扫视了一下屋子。

那孩子并不在……

 

“欸,是书吗?好无聊啊……阿佐我先回房睡觉了。”

不知吟士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转身离开了,六月透看着他的表情也有点纠结。

 

“啊,六月你也回去休息吧。做好午饭……晚饭我会去叫你们的。”

 

———————————————————————————————————————

 

坐在房间里,佐佐木琲世看着那张精致的卡片上的“生日快乐”几个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谁的生日……?

六月的生日也过去了十天了,而且刚刚也不像是自己的东西的样子……

难道是我的……?

 

指尖不自觉的划过卡片的棱角,“《吊人的麦高芬》,三年前的书了……也不是绝版的东西,忽然现在送……”

 

从书架里抽出摆在那里的《吊人的麦高芬》,放在这本书的旁边,马上就看出了不同的地方,佐佐木琲世翻到最后一页看了看。

“果然是初版。咦……?”

 

纸袋里的光盘静静的躺在那里。

 

等待电脑打开的时候,佐佐木琲世前前后后仔细的看了看这本书,确认除了扉页上作者的签名之外,这本书与自己家里的那本再没有别的不同了。

 

汉字是写作『金木研』啊……

这本书到底……

 

光盘放进去之后就开始自动播放了,嘈杂的声音吓得他赶紧点了暂停,插上耳机之后才再次点击了播放。

 

几秒钟的黑屏过后,伴随着“咔嚓”和“嘶啦”的声音,佐佐木琲世看到了地板和床的一角,然后镜头就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OK!”

随着一个声音的出现,晃动的情况好了很多,终于出现了有意义的场景,不再是虚晃的扭曲色带。

 

佐佐木琲世猛地按下了暂停键,靠在椅背上呼吸急促了起来。

 

……『金木研』……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和自己看到的金木研并不一样,画面里的『金木研』一头黑发,面庞也十分稚嫩……

和自己见到的那个小小的『金木研』相比,还要稚嫩的多的面庞。

 

双脚一蹬,椅子向后滑了一段距离,佐佐木琲世弯下腰,把整张脸埋在手里,吸进大量的空气,想抚平自己焦躁恐慌的心情,却刺激的自己快要呕吐出来。

 

『金木研』……

 

冲进洗浴间打开水龙头,水流的哗哗声伴随着佐佐木琲世的干呕声在狭小的空间被无限的放大。

 

——你在害怕什么。

 

……别说了……

 

——琲世……

 

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啊……

 

所有声音在这一瞬间戛然而止,佐佐木琲世长出一口气,撑住水池的边缘直立起身子,用力的掐着自己的鼻梁。

和晓小姐报告一下这个情况吧……

又要被才子和不知君抱怨假期没有了……

 

——你就是金木研

 

镜子里的不是自己,而是刚刚在视屏里笑的极不自然,一看就很内向的孩子。

 

轰鸣的耳鸣声吞吵得他脑袋发胀,佐佐木琲世一路扶着墙、扶着桌子,走回到刚刚的位子上,捡起放在一边的手机,不断地给真户晓拨打着电话,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一只小手轻轻的推开了面前握着电话的手,不用抬头佐佐木琲世也知道那是谁。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

 

“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啊!!!”

 

有光影在不断地闪动,佐佐木琲世抬起眼睑,看到了画面里的那个男孩,他时不时的挠着自己的脸,露出了青涩也生涩的笑容。

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没多久就伸出手来推搡镜头,侧过脸、藏在书后面不想再被拍到……佐佐木琲世能感受到那孩子心里的紧张和害羞,那种温柔的心疼感让他不知不觉哭了出来,他伸出手,指尖轻轻的触碰到了电脑屏幕。

 

“喂——!!笨蛋吗!?”

“真的啦,我是真的喜欢你哦!”

“咔哒!吱哧——”

 

画面在这里截然而止,就像一个没有讲完的故事。

但是佐佐木琲世却没有再移动过鼠标,既不退出界面,也没有再播一次,画面到了最后还是再不断的晃动,停止时也没有一样东西能看出来是什么,只能分辨出黑、白、棕、黄、金的颜色而已。

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金木研』蹲在前面哭泣,像丢掉了书包的学生一样无助又懊悔。

 

你丢了什么?

 

——你又丢了什么。

——你都不知道你自己丢了什么,琲世。

 

哭泣的孩子不见了,带着浓郁阴郁气息的青年坐在电脑旁边,诡艳的黑指甲留恋的摩挲着电脑的屏幕,他甚至都没有抬眼看过一眼坐在他对面的佐佐木琲世。

 

——ひで……我好想见你……

 

———————————————————————————————————————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佐佐木琲世猛然发现房间里漆黑一片,无论是『金木研』还是电脑上的视频统统都不见了,手里握着的手机也并没有和晓小姐的通话记录。长出一口气,他走出去打开门,米林才子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妈妈说好的晚饭呢!”

 

“欸!?已经这么晚了吗?”转头看了看窗外,确实已经黑的不像话了,佐佐木琲世尴尬的笑了笑,“才子想吃什么?”

 

“嘿嘿,我和不知君点了披萨!”无知觉的把口水蹭到了佐佐木琲世的衣服上,米林才子一脸痴汉笑,“点了4份L码的披萨~”

 

……肯定吃不完的……

 

煮着咖啡,佐佐木琲世嗅着空气里熟悉的味道,稍稍安心了很多。

拍卖会之后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奇奇怪怪的幻觉,总是看见那个捧着书的孩子就坐在自己脚边,一声不吭的读着书。

要不还是去医生那里看看吧……

 

“叮——”

 

躺在沙发上的米林才子一边翘着二郎腿奋力厮杀,一边扯开了嗓子召唤着佐佐木琲世,“披萨来啦~妈妈快去付钱!”

 

“……”

小才子真的需要注意控制体重了……明天开始她的饭量减半吧……

 

路灯从后面照过来,看不清外卖员的表情,只能看到帽子下俏皮的翘起来的金发和他的声音一样有活力——

“您的披萨~一共是13000円!”

 

正在掏钱的佐佐木琲世手一抖,把七八张1000円的钞票洒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快到下一波小怪攻过来的时候了!六月快帮我接一下……妈妈等会儿喂我吃我腾不开手——”,等不及的米林才子欢快的跑过来从外卖员的手里端走了披萨,留下发呆的他和蹲在地上帮忙捡钱的外卖员。

“哟——BIG GIRL的披萨哦~”

 

没见过的笑容却有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佐佐木琲世无法控制自己的手带着颤栗向那个人伸了过去,“你……”

 

“好久不见。”

 

———————————————————————————————————————

 

幻觉嘛……

文中留了很多矛盾的地方,相信我,是特地这么写的!因为是幻觉啊!

至于哪里,哪些是幻觉啊……可能性挺多的,就是为了让大家读到的感觉都不一样……不知道我有没有好好地表达出来……

卡了这么久,这篇永研/永琲的文卡的我不要不要的……

想写甜啊,可是怎么甜啊……

 

其实一开始这篇文的设定是佐佐木琲世收到了一个全息网游游戏机!我把文案放下面你们看看↓

 


看!我是想要甜到牙疼的文的吧!可是写的时候发现……bug多的……我放弃了最开始的设定,然后走向了不归路……文的名字也从《游戏》变成了《幻觉》……

请不要打我……将就着看吧……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