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赦

By 宴软

 

*渣文笔注意

好久没写东西了,乱七八糟的就码了点东西出来

明明是永研永近却只说了一句话_(:з」∠)_

 

 

01

 

天才刚刚亮,太阳都还没升起来。

墨绿色的草地,墨蓝色的水,深灰色的柏油马路和身边紧锁眉头的人——

这个还算美好的安静的清晨就是由以上这些构成的。

 

“亚门先生,老是这么板着一张面孔很快就会变成老头的哦。”

 

碾灭了还剩半根的烟,亚门钢太郎的眉头依旧没有任何松动,他绕过正一脸“和蔼”的看着他的金木,侧着身子走下斜坡,“这就是你和永近英良最初认识的地方?”

 

“应该算吧……”手指不自觉的挠了挠脸颊,金木研笑的很温柔,“虽然之前也是同班同学……但是英是在这里第一次和我说话的呢。”

没有像亚门钢太郎那样走下去,金木研就在斜坡的最顶上坐了下来,环抱着双臂拄在了腿上,看着河道下面的背影被初升的太阳包裹住。

“英的笑容和他的发色一样耀眼……他第一次和我搭话的时候,夕阳好像都消失了……”

 

沉默着盯着河水中自己的倒影,亚门钢太郎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02

 

摸着久违的教室课桌桌面,指尖传递过来的触感,让金木研的嘴角翘了起来,他走到熟悉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抬头看到亚门钢太郎还站在教室门口,他的身体明显有点不自在的僵硬,金木研低下头轻声的笑了笑。

“三十三岁也不算老啊,不用这么害羞的亚门先生。”

 

抓了抓后脑的头发,在金木研的注视下亚门钢太郎走进教室……两步,然后倚在了墙上,四处打量了一下这间教室。

非常普通的教室,大部分的课桌上堆着书,讲桌上的粉笔盒和板擦倒是摆得整齐,黑板的角落里,写着值日生名字的字体还显得有些稚嫩。

 

“英就坐在我旁边,考试的时候老是拜托我传答案给他……”窗外随风晃动的绿叶印在金木研的眼睛里,他听着走廊里传来的喧闹的人声,好像又回到了高中那段时光,“平时老是靠我,高考前那会儿都快把自己淹死在题海里了……真不知道他都在想些什么……”

 

“要是你知道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里了。”

 

亚门钢太郎冷不丁的接了一句话,让金木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呆愣愣的看着亚门钢太郎掏出了烟盒,叼了根烟在嘴里。

在他点烟之前,金木研善意的提醒了他一句,“亚门先生,这里是学校哦?”

 

手一抖,打火机“嗖”的一下撩到了他的一点眉毛。

 

看着摸了一会儿眉毛之后转身把脸埋在墙上的亚门钢太郎,金木研没忍住,狠狠地笑了起来,动作太夸张引得走廊里的学生不断的探头进来看。

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金木研的声音依旧带着笑意,“我们去吃午饭吧,亚门先生。”

 

03

 

“啊,不好意思,这个汉堡排再来一份!”

 

坐在对面的金木研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他第一次见到能吃这么多的人。

端着汉堡排上来的服务员小姐抽搐的嘴角让他确信了自己绝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

 

“所以你和永近英良经常来这里?”一边切着依然滋滋作响的肉,一边抬头看着对面一小盘意大利面还没吃完的金木研,“这店确实挺不错的,你俩眼光不错啊。”

 

喝了一大口水滋润了一下干燥的喉咙,金木研看向了了自己斜前方的座位,那里正有一对情侣在说说笑笑。

“恩,我们……他在这里和我告白的……也不算告白了,就是在我吃着东西的时候忽然问我要不要和他交往。”轻轻地推开了已经凉了的意大利面,金木研托着腮留恋的看着那张桌子,“我当时就跟你一样,被呛到咳嗽不止。周围的人都看过来了,可是英依然用很认真的表情看着我……看着他的眼睛,我忽然就不害怕周围人的眼光了。”

 

“亚门先生,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不需要言语的润色,只要看着那个人,就会觉得全世界都失掉了颜色……”

“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亚门先生,但是那一瞬间我知道我爱他。”

 

04

 

下午的街道上,逛街的人明显的多了许多,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金木研和亚门钢太郎两个人站在一家咖啡馆面前一动不动的样子有点显眼,不少女性的目光都流连在两人身上。

 

“你不进去喝一杯咖啡吗?”

 

透过玻璃窗,金木研看着进进出出的客人、忙碌在顾客之间的店员和在不断做着咖啡和三明治的店长,“我已经没有再跨入这家店的资格了……”

 

“金木研……”

 

“亚门先生,接下来步行去我家吧,走我和英经常走的那条路好了。”

 

没等他说完话,金木研就已经转身离开了,亚门钢太郎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下<古董>两个字之后,追着金木研的背影也离开了这家店门口。

 

05

 

当两人站在金木研家开门的时候,天都已经黑透了,飞蛾绕着两人头顶的灯不断地转着圈。

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可是它们仍然倔强的坚持着不离不弃。

 

“我给你倒杯水吧,你在客厅坐着就好。”

直接走进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大瓶矿泉水倒了两杯,金木研在亚门钢太郎的对面坐了下,“我家只有这两个杯子,亚门先生你用我的杯子没关系吧?”

 

亚门钢太郎移开了一直堵着鼻子的手,接过金木研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大口,压下了胃部隐隐的抽搐感,“那么可以开始了吗?”

 

“好的,开始吧,”双手捧住了杯子,金木研右手的拇指不断的摩挲在杯子的边缘,看着晃动的水面垂下了眼睛,“亚门警官。”

 

“你为什么杀了永近英良?”

“我们在吵架,一开始是一点无关紧要的小事,然后就吵到了越来越多的事情,同居六年以来的所有矛盾都在那一刻爆发……然后我失去理智……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你需要先冷静一下吗?”

“不用了……当时就像在做梦……我感觉我们在漫长的长夜反复的拥吻,英他不停的对我说那些动人的情话,夜那么黑,就像日出的时刻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一样……然后梦醒了,我看到我怀里的一堆……英的一部分……我就报警了。”

“你不记得你是怎么杀了他的吗?”

“不记得。”

“完全不记得?”

“是的。”

“在你失去意识前,你最后看到了什么?”

“英一边流泪一边笑着看我,我不记得他说了什么。”

“可能需要你去做个精神鉴定,不过在这之前,你只能呆在警察局里。”

“我能去看看他吗……”

“恐怕不行,被害者父母的情绪……就到这里吧,我叫人开车来接你。”

“……”

 

06

 

伸了伸懒腰,真户晓把桌子上尸检报告最后整理了一下,走出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一出办公室,她就闻到了走廊里浓郁的烟味,皱了皱眉头敲了两下就推开了亚门钢太郎的办公室门,“亚门君,你这是准备检验一下局里的烟雾报警器是不是到了退休的年纪了吗?”

 

“你还没回去啊,晓。”

 

走过去一把抽掉了他夹在指间的大半截烟,真户晓面无表情的把它捻灭在烟灰缸里,“结案了?”

 

“还没有……”理了理桌子上的文件,亚门钢太郎双手用力的在脸上搓了搓,“我准备带他去做个精神鉴定,那么温和的孩子……我总是……”

 

“我觉得没必要,这只是浪费时间。”把手里的报告书放到亚门钢太郎的面前,“被害人永近英良的尸体被家里的刀具——没错就是厨房那几把刀,完美的肢解了,而金木研的书架上,我看到了有关人体结构这方面的书。”

 

“……”

 

没看到亚门钢太郎有所反应,真户晓弯下腰好心的帮他翻了几页,“而且你看,他的书架上全部都是恐怖小说这一类比较阴暗的东西。他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两人份的你发现了吗?”

 

摇了摇头,亚门钢太郎想到了金木研给他倒的那杯水,又点了点头。

 

『我家只有这两个杯子,亚门先生你用我的杯子没关系吧?』

 

“在我看来,他就单纯的只是心理扭曲罢了,疯狂的占有欲大概就是行凶的催化剂。”摊了摊手,没有等亚门钢太郎反驳,真户晓就转身准备离开了,“人类的记忆,总是朝着向自己有利的方向不断地被自我篡改,亚门君,不要因为他看起来人畜无害就去怀疑摆在眼前的事实。”

关上门的时候,余光瞟到了呆呆的看着自己交上去的报告书的亚门钢太郎,真户晓摇了摇头却勾起了嘴角。

 

这个和外表不同的天真的家伙……真不适合当警察……

 

07

 

“金木……你真的确定你还爱我的吗……”

 

————————————————————————————————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他们在教室的时候是在上学的午休时间,老师学生都被隔在走廊里不许进来,不然怎么会没人在教室而且不断地有人探头进来看呢~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哪些是金木被自我修改的意识呢?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