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长情​第十章 [骨董](漫画剧情向长篇)

第十章 [骨董]

 

五分钟了……

已经五分钟了!啊!

这算是个什么事……

脸上的茫然已经快伪装不下去了。永近刚刚“醒来”,然后就像有什么监控设备监控着这里一样,马上有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大爷进了房间……当然他立马就挂起自己是一副什么都不记得的愚蠢表情,可是……

可是这位老大爷就什么都没说的微笑着盯着他看了五分钟……

 

你不要挂着那么诡异的笑容看我啊……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尴尬的摸着自己的鼻子,永近决定先发制人,“额……那个……大叔你是谁……还有我这是在哪?”

“该怎么称呼呢?”

“啊?哦,叫我永近就好……”

脸上还挂着笑容,永近的心里却隐隐的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么……永近先生,你和金木君……算是什么关系呢?”

 

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抛出来的是这个问题,永近整个人愣在那里。

 

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被他看出来我知道他的身份了?

只有这个可能了……金木之前是告诉他我们是朋友的,知道了还特地来问我……

还“算是什么关系”……我说是情侣你信吗?!

呵……我就觉得一醒马上就赶过来很奇怪,这房间里果然有摄像头或者窃听器吧……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还没有杀掉我,也就是说……怪不得这么问我呢,和外表的不同这位其实是个狠角色啊……

 

理清楚思绪,永近低头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表情已经变得很认真了,他直直的盯着面前的人,“我啊……喜欢金木,所以他的安危、他的想法,是我第一考虑的东西。”

 

“恩,之前我就觉得可能是这样……和聪明人说话确实会轻松很多,”走到永近身后的窗户边,拉上窗帘,挡住了外面的喧嚣和明媚——让这个房间变成了一个彻底孤立的岛屿。芳村功善睁开了眼睛,对上了永近毫不动摇的眼神,“你也知道的,这个秘密对我们来说,是攸关性命的,我必须要谨慎的确认一次。”

 

被那双黑红色的眼睛震撼到,隔了好一会儿才记起要呼吸,永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心里的恐惧和不安都压了下去,“大概从我进入这间房间就已经监视起我来了,看起来确实是够谨慎的。”

 

“哈哈……毕竟身份不同太过敏感了,这一点上就原谅我吧,”并不把永近试探的指责放在心上,芳村功善没有移开视线继续说着,“你可以保证永远不会向第二个人类说出这个秘密吗?”

 

“可以,这对金木并没有好处所有我是不会做的。”毫不迟疑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永近继续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我知道金木如果不留在你这里,如果有别的喰种知道他以前是人类的话,他马上就会变得很危险……那你可以告我为什么是由你提出这个条件的吗,毕竟金木的存在对你,好像只有风险,庇护金木这件事对你,并没有利益吧?”

 

闭上自己的赫眼,芳村功善默不出声的走到房间一角的吧台一样的角柜和餐桌那里,倒了一杯咖啡,轻轻地拿起来端给了永近。

 

安静的接过这双布满了皱纹的手端过来的咖啡,永近抿了一口,“……好喝……”

 

“金木君现在正在楼下学怎么泡咖啡,等等你可以去尝尝……是啊,为什么要保护起金木君呢……”看着低头喝着咖啡的永近金灿灿的刺猬头,再想起刚刚永近略带敌意的言辞,店长的表情都变得柔和了起来,“大概是因为,从金木君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希望……喰种和人类能够共存的未来……”

 

并不算意外的答案,永近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沉默不语。

金木是同时存在在人类和喰种两个世界的存在……这位大叔是和金木这么说的,又希望金木能正面的期待着未来……这一切都解释得开,可是,我总觉得这背后……还有着什么……

 

两人都沉默不语,在静谧的空气里,时间一丝一缕的随着咖啡袅袅的热气飘散。当咖啡完全变凉之后,芳村功善动身端起了咖啡,“永近君,我现在去和金木君说你醒来了可以吗?”

 

“……恩……大叔,你放心,我也不信任你。”

 

芳村功善稍稍意外了一下,这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孩子反而要比金木那个看起来细腻的孩子感受和发现到的更多,他了然的笑笑,端着咖啡走了出去。

 

这些话能信,但是绝对没说完……瞒着我很多东西啊……

金木……别太信任他啊……

 

“金木君,你和我来一下,我准备了礼物给你。”

从董香的手下解救出已经快哭出来的金木,芳村功善从一堆咖啡罐之间拿出了一个相对较小的罐子,递给了金木,“你对吃人肉很抗拒,所以我为你准备了这个。”

 

打开罐子的盖子,金木捏起了一个深褐色的方糖,摸不着头脑的看着。

茶褐色的方糖?加了色素吗?

 

“虽然看起来和普通的方糖一样,”拿起金木指尖里的那块方糖,放在掌心里,“不过你把它融在咖啡里喝下去,就能在一定的程度上抑制住饥饿的感觉的。”

 

什么?!真的吗?!“好……好厉害!这个用是什么做出来的?”

盯着那块褐色的方糖的眼睛开始闪闪发亮,如果只用靠咖啡就能活下去的话……金木恨不得现在就试着泡一杯咖啡试试。

……不过我泡的咖啡还是算了吧……

 

避开不谈金木的问题,芳村功善把手心里的方糖放了回去,“不过你要记住,这个只能让你最低限度的不会饥饿而已,想要吃人的欲望并不会因为你吃了这个而消除……”

 

听到这话,金木兴奋的情绪消下来了很多,不过他还是安心的对着店长笑了笑,“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只要能维持活下去就行了,我会忍住,不去伤害别人的……”

 

“金木君,”打断了金木的话,芳村功善的声音严肃了起来,“作为<喰种>,一定程度上的进食是必要的。你也要记住,到了紧要关头,吃人也许是不可避免的,你一定要克服了这个心理障碍。”

 

心里很清楚店长说的没错,这几天金木也曾经做过如果自己和英被西尾锦攻击的前一天吃下了店长给他的人肉是不是就不会对英造成威胁的假设……可是……果然,我是一个人类,吃人这种事……

 

“哦哦哦哦——!金木我来看你了!”

店门口忽然传来了英的声音,金木赶紧收回自己的思绪,把手里的罐子放在架子上,“英,你怎么来了……伤不是还没好?”

 

夸张的趴在桌子上,永近开启了无限循环的抱怨模式,“金木你是不知道,我老妈那个唠叨的啊……在意大利出差的人怎么就能每天每隔两小时准时的打电话过来?!而且只是擦伤而已她就强逼着我在家呆了整整五天!学校委员会的人三天前已经无法忍受我的翘班把一堆,一大堆资料搬到我家了你知道吗?怎么就这么巧的我和西尾学长两个要负责学园祭的人受伤请假了……而且他们居然把西尾学长的工作全部堆给我了……”

怕英一开始抱怨就没玩没了了,金木适时的赶紧插话进来,“阿姨只是在担心你,她现在也不在你身边,所以多说几句也是很正常的,至于车祸……这……这种事没办法的吧……”

 

有点好笑的看着金木躲闪起来的眼光,永近真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

还是这么单纯啊你,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挺开心的,可是你现在……就不能少考几个满分多张几个心眼吗?

 

“可是每天一个人在家好——无——聊——啊……啊金木,你今天下班来我家陪我吧!”

“今天不行。”

 

居然……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啊……我的告白计划……嘤嘤婴……

 

好像在英的脸上看到了具现化的面条泪,金木抱歉的挠了挠脸,“今天街角的书店有高摫泉老师的售书会……所以下次吧,恩?下次我会带着BIG GIRL的汉堡排去的……”

像这样的拒绝已经有过好多次,因为太过顺口,所以当金木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说出口了……

怎么办……我根本吃不下去……

等等,西尾锦不是吃下去过?!利世小姐也……之后去问问店长,说不定有办法……

不然就翘了这次约定吧,说不定不久英就……忘掉了……

 

回想过去的经验,金木悲哀的发现,英对于做出的约定都记得非常清楚,每次忘记约定的都是自己……

有这记忆力还要我这么多年的补习干什么!英你为什么不用在正途上啊……

 

没注意到金木的纠结,永近把脸贴在桌子上哼唧着表示不满,“又是高摫泉啊?金木你这是第几次为了他拒绝我的啊……”

猛地撑着桌子支起身体,永近皱着眉头直勾勾的盯着金木

 

“怎……怎么了……”金木有点心虚的后退了一点,生怕永近看出来他刚刚想要翘掉约定的想法。

 

“金木,我和高摫泉你喜欢哪一个?!”

 

……

…………

………………

“欸?!!!你……你你你怎么忽然问这个?不对!你这个问题是什么情况啊?!”

被英的问题搞得脑袋里的线全部缠在一起了,金木连自己到底想问他什么都搞不清楚了。

 

“因为你每次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要么在看高摫泉的书,要么就会聊到高摫泉啊!金木你这样搞得我很寂寞欸,你不知道,兔子要是太寂寞的话……”

听到解释之后金木不知怎么,心里有种大石头落下的感觉,如释重负却又有点不对,好像少了点什么,“好了英,别闹了……你来咖啡店也好歹点一杯咖啡吧……不然和你聊了这么久算是消极怠工的……”

 

“唔……那来杯卡布奇诺吧……”金木的这一提醒,让永近想起来这次来咖啡馆的另一个目的,“董香酱在吗?”

“恩?她在后面帮忙,你找董香干嘛?”

永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上次车祸不是董香酱救了我们吗,我想请她吃顿饭……嘿嘿……”

 

嘴角抽了抽,金木在心底为英点了根蜡烛。

董香是绝对不会和你出去吃饭的……请一个喰种去吃饭就是你最大的败笔啊……英……

 

从后台端了咖啡出来顺便向英转达了董香“离期末考不远所以之后除了打工的时间都准备用来读书”的想法后,金木不敢再顶着从门缝里传来的董香带着刀子的视线,匆忙的去收拾别的桌子了。

 

董香不行吗……本来以为稍微有点交集所以准备从她那套到一些喰种的情报的……之前那个赫子……

不行,情报太匮乏了,只能冒险去找不认识的喰种下手了……

 

用余光注意着隔壁桌的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大叔,永近仔细回想了一下金木之前的脸色,再和那位一直在喝咖啡的大叔比了比。

 

是喰种基本没错了,那就选他了。

 

端起咖啡的手不经意的晃动了一下,永近把大半杯的咖啡洒在了那位大叔的桌子上,然后慌忙起身道歉的时候失手把对方的咖啡杯撞到了地上,在金木赶来收拾前,一边帮忙捡着地上的碎瓷片,一边让小拇指用力的划过地上的碎片。

 

在起身时迅速的抓住那位大叔的胳膊,表达了自己确实是不小心造成了这一切,顺便把手上所有的血,抹在了他的外套和手上。

 

——别搞错味道了啊大叔,我都特地把血留给你了,一定要跟对我啊……

 

“啊——英也真是的……”

提着一簸箕的碎片,手里还捏着英留下的作为赔偿的钱,金木一路保持着望天的姿势走进了后面的房间,脸上还挂着一幅“这家伙没救了”的表情。

 

对于这种莫名被秀了一脸的感觉,董香不屑了瞥了金木一眼,“你最好注意点,别暴露了。”

 

“啊,对不起……不过今天除了英之外的两个客人都是喰种……应该没问题的。”大概已经习惯了董香对自己不断释放的敌意,金木现在已经不勉强自己费脑子去思考董香到底在生自己的什么气了。

还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我就是让你小心不要在那个金色的刺猬头面前暴露!”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眼前这个天然呆了,是怎么样的天然才能做到像他一样这么没有危机意识和自觉性啊!“如果不是你昨晚拼了命的挡在他前面,我当时就会杀掉那个人了!他可是人类,要是注意到我们的事情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他的……真是搞不不清楚店长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不杀了他还要照顾他到醒过来!要是他因为之前在店里受到照顾而和我们熟络了起来怎么办?!”

 

杀……杀了英……“怎么能这样?!英可是我的……”

 

打断了明显处于震惊和焦躁状态而导致自己那张脸都有点扭曲的金木,董香从他的手里抽走了那张纸币,“你还是痛哭着感谢我吧,要不是店长坚持,他根本不可能活到今天,”不过,能不能活得过今天就难说了。

眼神飘向织田照扯了扯自己的鸭舌帽然后跟着刚刚离开咖啡店的永近的味道而离开的织田大叔,董香心里冷哼了一声,对这个最近每天到咖啡店蹲点物色猎物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

“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一直隐瞒住了喰种的身份,才能生活在这里而不是被那些搜查官追杀的活着。要是现在因为一个你或者是你的那个人类朋友,让我们这么久的努力泡汤了的话……我一定会生剥了你的皮……明白了吗?”

 

张了张嘴,金木却找不到任何能反驳的出口的话。

要拼了命的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吗……暴露了的话……就完了……

回到大厅,环顾了一圈却发现英已经不在了。

快到阿姨打电话“问候”的时间了吗……要在英面前更自然的伪装成人类,感觉……

咦……?我……扮演人类?我本来……

 

“咔铛——咔铛——”

店门被推开的铃铛声此时响了起来,金木赶紧晃晃头提起了精神,向着入口处打起了招呼“欢迎光临——”

进来的一对母女穿着非常的朴素,侧扎着长发的母亲看到金木之后十分礼貌的笑着打了招呼,“哎呀,是新来的店员吗。”

“啊,是的,我叫金木。”

看起来就很温柔的母亲,搂着女儿笑着对金木说:“我是笛口,这是我的女儿——雏实。”

“雏实,要好好的打招呼才行呢……”无奈的看了看马上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儿,笛口凉子和金木解释道,“以前没有怎么带着她出来过……这孩子太认生了……”

 

连忙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金木弯下腰,看着带着可爱发卡的小女孩,“午安,雏实酱。”

雏实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本来就细小的声音此刻也变得结结巴巴的,“……午……午安……”

 

“啊!凉子小姐、雏实,午安,店长在二楼等着你们呢。”听到了金木他们的对话,董香从房间里出来,笑着和两个人打了招呼。

“午安哟,董香酱。”和金木致意之后,笛口凉子就拉着雏实走向了楼梯。

 

怎么看,都觉得只是一对普通的母女呢……原来是喰种吗……女孩看起来大概只有初中生那么大呢……

 

“你怎么一脸猥琐的样子啊……”嫌弃的瞅着金木的脸,董香把身体向远离金木的方向挪了挪。

 

“什……别说的我想是变态一样啊!我只是在感慨那么小的孩子原来也是喰种而已。”

“当然了啊,我们也是被父母生下来一点点长大老去的,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被金木无礼的想法气到,董香气呼呼的走到收银台后面准备开始计算今天的营业额。

 

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欲哭无泪的金木在站在那里哀怨的看着玻璃落地窗外闪耀着温暖光线的路灯。

 

捂着腰侧被破开的伤口,永近蹲靠在冰冷的墙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听到脚步声拐向另一条小巷之后,他才放松了紧绷着的身体。

“嘶……好疼啊……”脱下身上的外套时不小心扯到了伤口,冷汗刷的又流了出来。

还好刚刚自己抹了一大把血到那边的小巷的墙上……喰种的嗅觉和攻击力……真……不是盖的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刚刚扯到了伤口,已经麻痹了的痛觉又开始折磨着他的神经,永近咬着牙,用外套牢牢的裹住了自己的伤口。

“……唔……嘶啊……”

冷汗一滴一滴的从额头滴下,不时碰到伤口,疼得永近忍不住狠狠地把头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等到永近把外套系好,他的后背已经被冷汗和粘腻的血液浸透,扶着墙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永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靠在了墙上。

 

呼……啊……看到金木全身都被董香刺伤还能继续扑过去,我还以为并没有那么疼……

想到那天不断挡在自己身前的金木,永近的眼神暗了下来。

 

金木……你第一次看到人类露出喰种的眼睛和爪子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我是快要被吓死了……

下次……这么可怕的事情就不要一个人硬扛着了……你还有我啊……

 

听到不远处又传来了脚步声,永近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一瘸一拐的向着小巷深处走去。

 

“可恶啊!那个臭小鬼!躲到哪里去了……”抹了一把墙上的血迹,织田照狠狠的一拳砸到了印有血迹的地方,“把这里弄得到处都是他的血的味道,完全找不到他躲在哪了!”

 

因为利世之前在20区大吃特吃的缘故,现在的20区晚上都没有几个人在外面晃了,织田照也是,已经快要一个月没有吃到一口人肉了。

 

本来今天想去古董拿一份的,不过这个小鬼刚好在他眼前晃荡,又弄出血的味道搞得他食指大动,远远的循着那个刺猬头小鬼留在自己身上的血的味道跟着,看到拐进小巷子里,织田照兴奋的立马赶了上去,刚好这时候天也黑透了,他毫不犹豫的放出赫子冲了过去,谁知道迎面却是一堵垃圾墙,半追半打的追着那个臭小鬼跑了很远,本就所剩无几的体力让他此刻再也没有去追寻那个小鬼的精力了。

“可恶!肚子好饿啊……”

 

一个拎着箱子,看起来像是个刚刚下班的公务员的大叔在前面的路口晃了过去,织田照的眼睛一亮。

 

——虽然瘦骨嶙嶙的,不过也无所谓了。

 

“只要能填饱肚子,是谁都好!!!”

大吼着扑向真户吴绪的织田照在下一个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朝着自己预料之外的方向倒去,“……阿勒?”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自觉扑向蛛网的飞虫吗~”半哑的声音伴着着诡异的调调笑了起来,真户吴绪蹲下身子,翻了翻织田照的眼皮,在确认了他的喰种身份之后,把自己切断的他的断手断腿用脚踢到一起,准备装进袋子里。

 

“真户先生!这里找到了一个受伤的人类!”

检查了一下永近身上的伤口,亚门站起身看着拖了一个大袋子走过来的真户吴绪,“发生什么了吗?”

“不,只是收到了去给20区支部长的见面礼。”

了解了瞥了一眼那个拖着长长的血痕的大袋子,亚门看着真户吴绪拿出手机对他说:“那就去20区的CCG支部吧,也刚好来问问这位受害者都经历了些什么。”

 

联络完的真户吴绪看到亚门猛地回过头扫视着自己身后那片区域,“怎么了,亚门君?”

“我感觉刚刚有人在盯着我们看。”

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周围,真户吴绪一边把手机揣回兜里,一边继续用他带点沙哑的声音笑出了声,“你的神经是不是绷得太紧了,年轻人啊,真是有精力呢……”

“真户先生!我……”

 

屏住呼吸从房顶上弯着腰走开一段距离之后,四方莲示转回身子盯着刚刚自己离开前就盯着的地方,长久的没有移动。

“……喂,芳村先生吗?我是四方……刚刚在20区,确认了两名喰种搜查官……恩,不是20区的搜查官,看起来是刚刚来到20区的较高级别的搜查官……麻烦您转告董香,在嘉纳医院的停尸间,没有找到利世的尸体。”

 

 

————————————————————————————————

 

前文地址:

《长情》第一章[悲剧]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d19

《长情》第二章[异变]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83

《长情》第三章[最恶]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98

《长情》第四章[咖啡]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b6

《长情》第五章[狩猎场]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c5

 《长情》第六章[归巢]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e1

《长情》第七章[欺骗]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bab4a7

《长情》第八章[赫子]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bee221

《长情》第九章[孵化]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c2d064

 

其他文章地址: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一章 安久黑奈、安久奈白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0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二章 永近英良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ef8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三章 神代利世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13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四章 铃屋什造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3f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五章 Day1 通讯信息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4f9d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六章 金木研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1029c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七章 泷泽政道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0fd61

东京喰种×大逃杀 第八章 四方莲示篇

http://y-ruan.lofter.com/post/1d520569_7aa1b9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