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永】桜流し



《桜流し》BGM:http://url.cn/YL9rMM





「开(ひら)いたばかりの花(はな)が散(ち)るのを 」

「刚刚绽放的花朵就散落飘零 」

「见(み)ていた木立(こだち)の遣(や)る瀬(せ)无(な)きかな 」

「目睹这一切的树林是否都郁郁寡欢呢 」

   

「どんなに怖(こわ)くたって目(め)を逸(そ)らさないよ 」

「不论多麼害怕也请不要移开目光」 

「全(すべ)ての终(お)わりに 爱(あい)があるなら 」

「世界的尽头 爱就在那里」

*(注1)

 

 

 

 

01

 

雨势有着渐渐减小的趋势。

可之前骤降的暴雨,在路面上积攒起来的深度并不是这一时片刻能被排干净的,无数被打断的枝杈干挂上了垃圾,顺着水流坠落在下水道的积水里。

却没有发出太明显的响声。

 

几乎封闭的构造让下水道排水口的这部分空间里早就被不断叠加的水流声盈满,越是离排水口近的地方水流落下的声音越是噪大。

如果把水流落下的声音用线来表示的话,这一带大概就像无数叠加起来的蛛网那样。

 

而相对安静的两个排水口之间的有数条分叉的甬道部分,却又被野兽般的吼叫填满。

 

 

“啊啊啊啊啊啊!!!!”

 

——是我的哦……

 

“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给我吧……

 

“别过来啊啊啊!!!”

 

——身体……

 

“快消失啊!!这是我的身体!!!是我的!!!从……从我的身体里滚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

“肉……”

“给我肉啊啊啊啊啊啊!!!”

 

赫眼内充斥着似要煮沸炸裂的疼痛与大吼之后脑袋缺氧的感觉混杂在一起,产生出一种奇妙的安定感,它从利世与壁虎撕扯着的伤口处蔓延开来。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是多么的清醒冷静,如同清早起床喝下一大杯黑咖啡之后站在窗口吹着冷风时一般,也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安定而冗长的午睡后醒来的状态一样。

清醒,却僵硬的动弹不得。

他的意识飘到头顶,看到了自己扯住头发不断撞击壁面的样子,血液顺面具的纹路滴落,坠落在下水道薄薄的积水里;看到了手指上被扯断的头发蜿蜒交错的粘腻着的纹路,把皮肤分割成一片片碎片;也看到了赫子从后腰处爆裂绽放开来的场景,带着无声的嘶吼呐喊……

他看到了……被吞食的体无完肤的身体……

 

原来并不是我……并不是我吃掉了<喰种>……

被啃食殆尽的……是我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深吸几口气,想要止住身体对寒冷的反应,却哆嗦的更厉害了。

永近悲哀的发现,其实应该更相信自己的直觉一点,而不是那张一脸褶子的CCG上司。

虽然这套战斗用配制服的靴子的防水性能确实像他夸耀一般的一等一的好,在水里泡了这么久也没有一滴漏进来,可是御寒效果也是真的差的没边了——自己穿了一双兔毛的加厚的棉袜两只脚还是懂得发麻了。

 

CCG敢不敢拨点钱给冬天的这个、这个、这个什么战斗服里面加点绒啊?!

 

搓着手蹦跶了两下,溅起的水花再高也没用多少体温上升的感觉,他摇着头放弃了。

从领口盔甲部分的粘合口处扯出被塑料文件夹裹住的地图,永近叼着原本握在手里的手电筒,仔细的核对了一下,“就在这一片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在这里啊……金木……

你果然来了……

 

眼前黑暗的甬道仿佛也不再是视线的阻碍了,变的透彻而明亮起来。

永近一下子觉得轻松了不少,身上被冬雨浸泡着的寒气潮气都一瞬消失,他麻溜的收起地图和手电筒,就连步伐也轻快了起来。

 

 

“哟,金木。”

 

 

 

 

02

 

“走嘛~”

 

“不想去……”

 

“那里也很适合看书哦,你想想这场景多浪漫,不是很多小说里都用到了。”

 

“……相比于英你刚刚说的在樱花树下看书,我看的书里「樱花树下埋着尸体」出现的概率好像要更高一些。”

 

“……金木陪我去嘛~男生的话一个人去看樱花会很尴尬的……去嘛~去嘛~”

 

 

离这个区唯一一所高中最近的图书馆的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上,从春假开始的第一天,就不断的上演着轮回循环的对话。

两个对面坐着的人中间隔着一摞又一摞的参考书,无数的公、方程式与文章列尸其中,无情的指出了两人离高考的距离。永近整个上半身都贴在桌子上,双手紧紧地扣在了金木正在阅读的书页上,阻隔住了金木的视线与参考书的亲密接触。

“这是我一生的请求——陪我一起去吧金木?”

 

不用捏住书脚的左手支起来撑住下巴,金木闭起眼睛开始搜索记忆里这个熟悉的句子出现的情景。

“恩,我想想啊……小学六年级起,每年新学期开始之前,你都会对我说「拜托你了金木,帮我补假期作业吧,这么多作业仅凭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求求你了金木,我不想被老妈揪着耳朵拎回家!就当这是我一生的请求吧——」这样的话。”

 

“额……”

 

“还有初中和高中的家政课和国文课,每次期末考试前一晚,总是有某个姓永近名英良的人黏在我身边,厚颜无耻的说「明天的考试要是不及格了老妈就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到时候不要说游戏和漫画了,恐怕连小命都保不住了啊呜呜呜呜,求金木大人救救在下的小命吧!这是在下一生的请求!」呢。”

 

“……”

 

好笑的盯着永近因为心虚而移开目光的眼睛,金木随手抄起一本字典,控制住力道之后敲上了对方的脑门,“某个笨蛋这一生有太多的请求了吧?”

 

“啊、疼……这个嘛……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是会遇上各种各样无法自己解决的严峻事态,这样痛苦不堪又充满希望的才叫做人生嘛,少年!”

 

“就你歪理多,别闹了,赶紧看书,下学期结束就要参加高考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可是很短就过去了。”

 

永近泄气的放纵身体瘫软在那堆参考书上,也不顾肚皮被硌得多难受,小声的撅嘴哼唧了起来。

 

从窗户开口吹进来的风带动了他翘立着的头发,一晃一晃。

阳光明媚的耀眼。

 

 

 

 

03

 

血液融进水里的时候,并没有一如既往欢快的扩散开,反而深深的坠到水底壁面,沉淀在那里,聚深红色的沼。

垂着头,他瞪大了眼睛盯着水底的那片沼,有种深陷其中缓缓下沉的错觉在全身一起出现。

越来越大,几乎要侵占满视野的每一丝角落了……他却一丁点痛楚的感觉都没有。

所以他很清楚这是幻觉而已。

就和之前撕扯吞噬他的身体的利世和壁虎一样。

 

所以这也一定,是因为太想念英了才会这样……

才会出现英出现在我的面前的幻觉……

 

“你一直……都很痛苦吧……总是逼着自己,很烦闷吧……”

“不用再戴了哦,面具……以后都不用了。”

 

又……来了啊……

又看见英了啊……

就算早就抛弃了光明堕为喰种,我还是对太阳充满向往啊……

白夜……吗……

 

「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来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注2)

 

 

阴暗潮湿的甬道里,任何一丝光线都会被无情的吞噬掉才对,可是他却能将英看得清清楚楚,无奈的表情和心疼的眼神也好,不同以往的发型也好……

 

发型……和以往幻觉里的英……不一样……

 

“英……”

 

头皮炸开的感觉瞬间蔓延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抽搐的疼痛混搅着窒息的呕吐感一起扯回了他一直飘在头顶的意识,或者说灵魂。

不可抑制的恐慌与羞耻的种子在心底瞬间发芽而生,根系伸进了全身的每条血管,瞬间汲取完他全身的养分,他只能尖叫着干枯而死。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不要……不要啊……不要被英看到啊!不要看我——!!!”

 

他看到自己的灵魂被现实无情的大手揉碎撕裂,就连最后一丝祈盼和期望也被一边嘲笑着一边抹去。

呕出的血色胃液就和他心底最后的愿望一样干净,虚假的可悲。

 

「现实哪有什么希望,它本就是一只冷酷残虐的饥饿野兽,逮准了所有的时机来撕扯着我的血肉,让我痛不欲生。」

 

 

+++

 

轻拍着干呕的对方,永近右膝着地的蹲下了身子,指尖轻轻地卡住包裹住金木整张脸的面具,缓缓地揭开它。

手背蹭去金木下巴上挂着的血迹,永近亲吻上金木紧闭的眼睛缝隙里流出的泪水,“没事了……没事了金木……”

 

两具不断战栗的身体在这个无人知晓的角落里隔着些距离的拥抱在一起。

这一刻,他们毫无缝隙的紧贴着彼此。

 

 

“快逃……英……快……我会,失控的……英……人类的……香味……”

 

盯着他渐渐无神的双眼,永近单方面主动的亲吻上金木不断颤动的嘴角,血腥味沿着气息一路浸染进生命的每一处,“别怕……你以后再也不用背负着这些罪孽了,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空话吧?所以没关系了,金木……你只要……只要继续向前就行了……千万,不要回头……”

 

 

 

 

04

 

坚持不懈的软磨硬泡之下,永近终于如愿的在春假的最后一天的清晨将金木塞到自己的自行车后座上。

骑行中的风阻好像都感受不到了。

 

“今年……好早就谢了啊……对不起……如果我早一天答应的话……就不会是这种……”

 

弯下身捧起一捧花瓣,举到金木的头顶撒开,让它们纷纷扬扬的围绕着金木频频起舞,永近看着这样像是从校园爱情电影里走出来的金木,笑得比初升的太阳还要暖,“别这么说嘛,散落的樱花也很美啊,恩……就像粉色的羊毛地毯?”

 

“你这个比喻啊……”

 

适时地风刮起,铺满一整条路的樱花被悉数卷起,翩然的舞满了整个空间,霎时间,世界都是粉色的了。

等风停下,飞起最高的花瓣也晃落地面的时候,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恩……樱粉色的雨……这样子?”

 

“恩,勉强合格吧。”

 

“金木……”

 

“恩?”

 

“……没什么,下次再说吧。”

 

“你这样好恶心……”

 

“喂喂喂!好过分啊!”

 

“赶紧回去看书吧,你不是想考上井吗。”

 

 

 

 

05

 

到这里应该没关系了……

这样,就算那个笨蛋转身回来了,也没问题的吧……

 

这场突如其来的冬雨终是停了下来,天空的云层却积得比刚刚下雨时还要厚。

这份寂静,阴沉无比。

下水道原本积至脚踝的积水也渐渐退去,只剩下薄薄的一层水膜附在地面上,都包裹不住那些树枝纸片,它们就像地面生长出来的毒瘤尖刺,散发出腐朽糜烂的味道。

 

永近躺在一处排水口的正下方,整个脑袋都被暖黄色的路灯灯光投射下来的光线包裹。可是他的眼睛里却渐渐地印不出外面世界的光芒了。

刚刚金木的赫子在他的身体里散碎的一刹,他就失掉了疼痛的感觉。

 

消逝在空气中的赫子一片片碎裂的样子,让他想起了樱花坠落的样子,然后记忆深处的画面就这样措手不及的被生生拽了出来,不断放映。

这种回忆被想起的方式很特别,他有种坐在老式的电影放映机前看电影的感觉,那一帧一帧闪动的画面,美好的不像是自己拥有过的。

 

樱粉色的……雨……吗……

不知道金木散落下的黑红色的樱花,有没有留在我的身体里啊……

 

“金木的赫子啊……好漂亮……比那天的樱花还漂亮啊……”

 

 

+++

 

 

当这个冬天的第一片雪飘落在和它一样冰冷的身体的发梢时,时针刚好走到零点整的位置。

新的一天已经到来了,

 

 

 

END

 

 

注1:宇多田ヒカル的《桜流し》,也是EVA的曲子,太虐了这歌,我喜欢。

 

 

注2: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中的句子。

 

 

 

 

—————————————————————————————————————

 

 

 

永近被金木重伤,入癫狂的金木吃了永近血肉陷渐渐恢复。

不想让金木知道他杀了自己的永近一点一点的往外爬着,爬出了下水道,在第一片雪掉在发梢的时候,不被任何人发现的孤寂的死去

 

↑好的,上面就是我的脑洞,结果写成了这样,请多多包涵吧_(:з」∠)_

今年近近也不会登场了吧……这篇文大概就是在说我最近的感觉吧,我越来越觉得近近其实是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死去了QQQAQQQ

没有近近出场治愈我就总是想着这些负面的东西。


评论(1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