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永】锁链

【修文重发】


———————————————————————————————


 
配图  @古落森  


 

————————————————————————————————




为什么……为什么出不去……

……十步……就这十步……

 

 

慢慢抬起低垂着的头,永近英良浑浊的目光穿过金色的细碎发丝,印下被切碎到再也拼凑不回去的暗黑房间。

扭曲了的视界和抹去了的色彩一起,成为他世界里的全部基元。

只是轻轻地靠上墙,后脑撞击的声音却响亮的像第一滴落在湖面上的雨水般晕开了他眼前早已浸染吸饱的黑暗,从门缝处摊开了隐隐一丝光亮。

 

 

天是亮着的啊……

 

 

那闪着希望的丝束躲闪般不断晃动的想要逃走,逃离出这个被囚禁起来的房间。

视野里刺进了那抹熟悉的不同于门缝透出光线的白的时候,永近英良才微微抬起的手又垂回了腿边。

他放弃的松下眼皮,目光垂在了希望之下,绝望之上的区域。

叹出胸口缱绻的祈盼。

 

 

我是没有办法离开这里的……

无法接近光明了……已经……没有办法了……

 

 

他脚上挂着的那条锁链早已磨烂了那层脆弱惨白的皮肤,割断了其间的血肉,森森的白骨和锈迹斑斑的锁链粘着那些腐黑软化的烂肉粘合在一起。

 

“被这个锁链禁锢着啊……我……”

 

那股分不清是血液还是铁锈的气味又一次在他的肺泡里和身体发生起了化学反应。

溶解腐蚀着左胸腔正在跳动的血肉。

 

 

刺眼的白发堪堪停在了他眼前,翘起的发尾几乎戳到了眼膜,永近英良有种眼球里透明的液体搅着血液缓缓淌下的错觉。

让他错以为能玷污掉那片白。

 

“说爱我吧……英……”

 

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

纯白无暇。

 

缓缓阖上眼睛别开脸,错开喷洒在脸上灼热而又有着熟悉感觉的气体,他并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

 

“说爱我呀……”

 

炽热的气息不屈不挠地随着问题一起移向他转过来的方向,绕成锁链狠狠地勒紧永近英良的心脏,就连片刻的喘息他都无法得到。

他只能睁开眼睛,直直地对上那双清澈的眸子,

 

“金木……你什么时候才会相信我的回答呢?”

 

他也想要找到答案。

这个他一直也找不到的答案。

 

 

我要怎么回答……

你才满意……

才算是正确的答案呢……

 

 

“说爱我……英……”

“我爱你……”

“你说谎。”

“……放我走吧……金木……”

 

 

绽放开的笑容如同傲然盛开着的曼陀罗花,渗透着华丽而又血腥的魅惑,在这一片被锁住的空间里堕落成丝丝黑红绞缠而成的花瓣,不死不休地钻进他的血肉里,像刀割一样在每一寸白骨上刻下“金木研”三个字。

 

 

外表是纯白的天使,内里却早已堕落的像是魔鬼一样。

 

 

稍稍退开了一段距离,金木研跪在他分开的双腿之间,温软下眼尾眉脚,看着移开目光的永近英良。

 

“英要是从这里离开了,就不会再爱我了……慢慢的忘掉我……一点点的把我从脑海里擦掉……”

 

轻轻摩挲着嵌进脚腕的铁环,金木研的语气和动作都轻柔地像是怕惊扰了那指尖在他血骨上勾勒出的丝丝缕缕缥缈的爱意。

 

“不会松开的,这条锁链……不会让英……有忘掉我的那一天的。”

 

快要和黑暗融为一体的赫子小心翼翼地在永近英良的的腰腹寻觅到一处依旧完好的皮肤,割开一条裂口,肆意涌出的鲜红马上吞噬掉那苍白的纯净。

身子向前探去,金木研双手撑在地上趴贴到永近英良的腰腹部,松开的唇齿间探出了鲜红的舌尖,它一点点、一点点的舔舐掉在毫无生气的惨白皮肤上吵闹着奔跑开的血液。

动作轻柔而虔诚。

 

——我要我们融合在一起

 

仿佛在亲口这么说一样。

 

 

满是伤口的双手伸了过去,永近英良手指上密密麻麻的痂有的已经翘起了边角,它们被柔软的白发挂住,扯开了微微的抽痛感。

他狠狠地拽住了金木研的头发。

那些将将愈合的伤口迸裂出的细碎的红凝结成珠,顺着那些刻好的纹路一点点的腐蚀浸染了那片白色的头发。

变得和他身后的赫子一样妖异美艳。

 

 

双手传来的钝痛感撕扯着永近英良的大脑头皮,忽然有一件很多年前的事的记忆在疼痛中被唤醒了。

那真的已经是很多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时间久远到他本以为他再不会想起来了。

可是此刻,无数伤口迸裂撕扯的疼痛又把他拉回到曾经,拉回到去金木家玩的时候,拉回到金木的妈妈还没有去世的时间。

 

熟悉的房间里处处都堆积着的白色纸花此刻又一次盛开在自己面前了。

时隔多年。

 

那时候趁着金木妈妈不在家,两个笨手笨脚的人一起学着做书上面标明了制作步骤的纸花。

 

『将皱纹纸剪成大小合适的长方形』

『将剪好的纸的一边卷一点在笔芯上,然后用手把卷好的部分向内挼搓在一起』

『取下笔芯,则弄好了一个方向,然后以同样的方法再折两个面,这样就弄好了一个花瓣』

……

『把花瓣绕在竹签上,然后用胶布固定好,就这样一瓣一瓣的绕上去,注意调整位置,就可以做成一朵漂亮的纸花啦,放在书桌上很漂亮哟!』

 

记忆美好的与此时自己手里握着的纸花并无二致,却在此刻戛然而止。

两个人的笑容一起被暂停在了那里,连带着所有的温馨。

 

 

啊……之后发生什么了来着……

对了,裁纸刀划开了我的掌心……金木刚刚折好的那些纸花瞬间就被我滴下来的血染脏了。

这之后金木好几天都不敢和我说话,只是远远的跟着……哪怕我跑过去想要和他玩,想要告诉他自己的手一点也不疼,金木也只是低着头哭,一个音节都不肯发出来……直到我手上的纱布取下来的那天他才哭出来……

 

 

这层蒙上灰的冗长记忆的色调暗淡的像是此刻他身处的房间一样。

永近英良拽着发丝的手指更加用力,就快要把不少发丝挤进肉里了。

他干裂的嘴唇扯开一点笑意。

 

 

是啊……从那会儿起你就被我的血染脏了……

 

是我污染了你。

 

 

用力的向后扯着金木研的头发,迫使他最大限度的仰起了头。

永近英良盯着这张强迫抬起的脸上,依旧挂着名为温柔的面具。

不过舒心的是那些从手上淌下的血液浸湿的地方,总算是有细密的裂痕滋生了出了。。

 

“说你爱我,英。”

“我爱你,金木。”

 

向前挪动着身子,永近英良一点点,一点点的靠近那张正在簌簌剥落掉面具的脸。

心底催促的声音和欲望一起漩涡状的搅和着——

忍不住想要靠近他……

忍不住想要亲吻他……

忍不住想要撕碎他……

 

 

“……别放我自由……”

 

 

到底谁才是享受着这次囚禁的呢?

到底谁才是沉醉在无数次的疼痛里的呢?

到底谁才是溺死在爱里的人?

 

 

嘴唇在即将触碰到对方嘴唇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永近英良抬起眼睛瞄了一眼门的方向之后再垂下的时候,怀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空荡荡的怀抱里没有一丝丝的白色存在。

松开紧捏着的手,轻轻拔出镶在手心肉里的刀片,他随手套上一件长袖的外套之后走过去打开门。

 

血滴落的声音刺耳的在这一片空间里盘桓弥绕,晃晕了名为理性的感情。

 

“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

“……谢谢。”

 

身体内外各处伤口凝固着溃烂的声音温柔的亲吻着永近英良的脸颊。

顺着刺目的光线一起。

永近英良满是伤口的双手缓缓地滑过相框里的少年的脸颊,染红了刻印在上面羞涩生疏的笑容。

 

“继续监禁着我吧……金木……”

“不要……让我忘了你……”

“求求你……别让我自由……”

 

 

 

———————————————————————————————————————

 

 

 


改掉一些自己觉得没写好的地方重发这篇8月20号发的文,虽然全文都没写好也不知道要怎么改才能改得好一点啊……OTZ

从现在开始每天如果有闲着的时候就会一点点的修改重发以前写的文(先短篇后长篇),算是一点点找回写永研的感觉吧?最近完全没产出而且还迷上了别的cp甚至本命都洗牌重来了一次真是抱歉!不过我一直就是这么善变的人就是了……

 

这篇文本来是想要写——

在金木死之后怕自己会忘掉金木,慢慢的强迫自己活在金木监禁着他,诱导他不断地对金木说“我爱你”的世界里的永近。

害怕自己会被时间一点点磨平记忆,害怕自己会遗忘金木的近近,借着金木的名义不断的伤害自己,害怕自己会遗忘了对金木的爱,因为永近在害怕要是连他都遗忘掉的话,金木存在过的事实是不是都会被这个世界抹消。所以他才想要囚禁自己来把金木刻进自己的骨血,融进自己的灵魂。

可是这么做的自己却也让自己害怕了,反而渐渐的想要从自己对金木的这份爱里逃脱出去。

 

这样的故事的……

不过大概是失败了吧OTZ


这条名为“爱”的锁链是永近自己套上的,他却拿不下来了。

 

不过果然闲着的永近还是不想逃开的心情更多一些。

所以才会在结尾继续选择被这份名义上的“爱”继续锁住。

不过我觉得肯定会有一天,永近也会到达极限,挣脱开这根锁链的。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