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永】沁凉

【修文重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I dreamt last night that he came to me

He said My love why do you cry

For now it won't be long any more*(注1)

 

——自此,人生不再浩瀚而全无希望    

 

 

 

发颤的嘴唇苍白干燥的翘着不少已经变硬的死皮,那惨白浑浊的颜色与老旧房子里即将剥落的墙皮无异……它们与那灰败的似是枯萎干燥的残花落叶的脸色一起不遗余力的展现出他目前是处于怎样一种状态——

失血过多、腿骨错位、肋骨什么的也断了好几根……最主要的伤口是腹部的那处重伤……那里现在还有无数血液在血管被扯开拉断的地方真先恐后的奔涌而出,因为积满了内部而兴奋的往外跑去……甚至连里面的内脏也……

模糊的和他的视野一样。

 

不过他现在完全看不见身体的这副惨状。

他一点也不在乎喰种的恢复力是否如常的工作着,一点也没察觉到自己是不是马上就要因为这些伤口而死去……

他只是低下头,轻轻的把粗糙扎人的嘴唇贴合在永近英良更为冰凉的嘴唇上。

尽管对方早已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被那些翘起的死皮刺到也不会再痛了……再也不会……了……

 

 

我才刚刚与你重逢……

还什么都没传达给你……

就结束了……

英……

 

 

这潮湿冰凉的下水道,从砖块缝隙里生长出无数的尖刺扎入了他身体还会温暖的跳动的地方。

残忍的让他感到庆幸。

 

 

+++

 

永近英良没想到许久不见的金木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一副阴郁青涩的少年摸样,总是让他觉得前一秒是不是还在被人欺负。

慢慢揭开那个冰冷黏腻的面具之后他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他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里还是写满了与他表现出来的反应完全不同的害怕。

什么都没变。

 

 

在发抖呢……

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嘛。

嗯,是金木呢!

 

 

“什么……意思……”

 

“啊,”手指蹭过粘在金木脸上星星点点的血迹,晕开了那里浓浓的绝望,彼此各分担了一半。

永近笑着的表情与很多年前拿金木喜欢的女孩揶揄时一模一样,语气轻快流畅的不像话“就是说,你这个叛逆错过了青春期也就算了,还期延迟了这么多年才发作的家伙啊,从现在起给我乖乖听话按我的计划行动的意思!说起叛逆啊,你也真是……憋着什么都不肯和我说,又离家出走这么久不回来……你现在是初中生吗喂?!这样我要喊你小鬼金木了哦?反正我不管,你丢下我一个人这么久,害的我每天每天的都只能是一个人在房间寂寞的快要死掉了,所以就算补偿也好,不管怎么说你要按照我说的去做!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哦!”

 

“英……”

 

扯东扯西了一大堆,他总算又一次看到了金木松懈下来的眼角与露出些许的放松姿态,这种带着熟悉的想要亲近的姿势让他不由得轻笑出声。

金木永远都那么缺乏安全感啊……

永近前倾着身体从两侧按住了金木的肩膀,轻轻阖上了依旧荡漾着温暖波纹的眼睛,刚刚绽开的笑容在嘴角迅速的晕染开来。

他微微偏着头说出了金木完全没想到会出现的句子——

 

“吃了我吧,金木。”

 

 

 

+++

 

被润湿的唇瓣总算是不用再面临着随时都快裂开的风险了,上面粘腻着挂住的液体自成膜的包住了那些突起刺人的地方,里面僵硬的死皮也被浸泡的柔软下些许,终于是能顺着嘴唇的弧度塌了下去,变得服帖。

虽然湿润它的是永近英良温热的血液……

 

金木研抓着永近的手,亲吻着上面细碎却深可见骨的伤口,被外力挤压着渗出的血液渐渐聚积在嘴角,滑进嘴里。

唇齿间都是带着浓郁永近气味的香甜诱人的血液的味道。

 

“我啊,希望你能摆脱掉喰种这个身份。”

 

眼泪争先恐后的从紧闭的眼睑的缝隙里钻出来,冲淡了永近掌心里的血迹,让它们在金木的口腔里变得更加苦涩。

断断续续的哽咽声渐渐从他的喉咙里溢出,牙齿被稀释过的苦涩液体一点点染红,金木的右眼不受控制的变得血红。

 

“哈哈……虽然说袒护喰种是重罪,不过你只是金木嘛,只是金木的话就没关系的。”

 

舌尖颤抖的从手肘处一路顺着伤口舔舐到手腕,收回时口腔唾液分泌的多到金木的牙齿都开始不住的顺着本能的意思打起颤来。

永近血液的味道唤起了身体内部熟悉的类似进食的快感。

他悲哀的发现无论心里多压抑、多痛苦,他还是无法完全的成为人类。

 

“接下来你要向更明亮的地方走哦,不要再回到黑暗的世界了……黑暗的世界才不适合你这种只知道读书的家伙呢……”

 

身体压抑到止不住颤栗的时候他就狠狠的撕咬下自己带着腐臭味道的手臂上的肉,然后在吐出来来之前狠狠地咽下去,借着恶心的感觉抑制住食欲来继续帮永近拭去那些血液的痕迹。

 

英……

我怎么可能吃了你……

 

 

 

+++

 

嘶——

疼疼疼疼疼!!!

 

刀尖刺近肉里的时候,永近疼的差点喊出声。

狠狠地咬住下唇,一不做二不休的迅速把刀从手腕处划下,虽然只用了片刻就从手肘出来了,但是这短短的时间在永近的感觉里长得实在不像话。

 

太疼了啊!

不过……这样也好,就像又和他多呆了一会儿一样。

 

 

握着刀的手腕被金木狠狠的拽住之后,永近自被西尾学长被胖揍之后第一次看到了金木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要是他还是黑发的话这种眼睛瞪得老大的样子肯定没这么有威慑力。

搞得我也想染个白发什么的提升一下魄力了……

不过我皮肤没这家伙白啊,染了估计也不好看……我还是乖乖的继续染金色好了。

 

在金木发出咆哮之前永近就欺身上去堵住了金木的嘴。

用力有点猛撞得两个人的嘴都肿胀着发疼,好在是还没破。

在手臂的疼痛的衬托下,永近完全没被这点小痛吓到,移了移角度之后就伸出舌头舔了舔金木的唇隙,上面浓郁的血腥味一下就侵染在了舌尖上。

 

“金木你刚刚吐了多少血啊!能不能好好接吻了?!”

 

看着金木还没来得及消下愤怒的脸色掺着呆滞凝固在脸上的样子,永近非常不厚道的笑出了声,惨白的脸色被这笑容挤压的缓和了许多。

金木颤抖的双手捂在自己手臂伤口上的时候他疼的一个哆嗦,却还是弯下腰想要去捡掉在地上的刀。

 

“英!!!”

 

被金木抢先一步用膝盖压住了刀柄,永近完好的那只手直接握住刀刃,使劲得让刃口都嵌入了肉里,血液成股的从指缝中流下,在地上很快就聚积成了一滩血液。

逼得金木不得不抬起了膝盖。

 

“英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说了,我只是想让你还有战斗的能力,我想让你活下去。”

“你……”

“就这一次,金木……就这一次,你得听我的。”

 

 

“膈肌的上方,二肺之间,约三分之二在中线左侧区……”

等金木松开的一瞬间,永近默念位置着把刀扎了进去。

疼痛像是海啸铺天盖地的淹没了他,胸腔疯狂的鼓动下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心脏被插入的刀尖狠狠地绞碎的痛楚。

 

 

“你不能……耽误太久的……快点,吃掉我之后离开吧……”

想要把沾满血的手直接塞进痛哭不止的金木的嘴里,可指尖堪堪碰到下巴时他就已经用尽了全力,被上面不断淌下的泪水浸润,他连让手指继续留在金木的皮肤上这种小事都做不到了……

永近连笑容里都渗入了一种无力与遗憾。

 

“……不要……我不要……我只是想你活着,想要大家能活着!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次再不救你,我大概……就没办法救你了……而且好像也被察觉了吧……”

 

“英……”

 

“金木……向光明的地方去吧,去没有……阴影的地方吧……”

 

“我不要!”

 

“金木……”

 

“如果要牺牲英让我走出黑暗的话!那我宁愿一直活在阴影里啊!英就是我的世界啊!”

 

“我……做不了你的世界……也许你的未来里……一开始就没有我的位置……能存在咋你的过去里……已经……足够了吧……”

 

“没有的……没有的……我的未来里怎么会没有英的位置啊!我最喜欢最喜欢英了啊!”

 

“我也是……所以才……所以才希望……”

 

“英……英你回我话好不好……”

 

 

 

人只要身无一物便会无所畏惧,你就努力的去走出自己的路吧……

去往你自己所描绘构建的未来吧……金木……

这次……我就不陪你了……

 

 

 

+++

 

 

When you're not here I'm suffocating

I want to feel love run through my blood

Tell me is this where I give it all up *(注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1:选自Xandria的Eversleeping,可以当做文章BGM听。

注2:选自Sam Smith 的Writing's On The Wall,也可以当做文章BGM听。

 

 

永近是相信着金木不会吃掉他才回去见他的,他要用自己的死和金木的反应向CCG证明,金木是个人类 这件事的。

他期待着重生的金木……走上全新的人生……而不是在这黑暗中挣扎……

这样的脑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10月4号的文……

我对东京喰种的漫画已经渐渐的失去兴趣了……

有多少和金木相关的同人文/漫都被打脸,不是说反转的设定不好,而是太过频繁的强行转折已经让我厌倦了,那么连载的长篇我们一起相约弃文吧(笑

我感觉就算西瓜说出“其实永近也是黑的”这样的话我都不在乎了……

把手头上那些脑洞什么的写完就行了吧,强行便当这种事我已经审美疲劳了。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