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永】遺書

【修文重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為了N》最後哭成了傻逼,很多臺詞太戳心了。

*遺書前的開頭第一段基本為劇中臺詞

*沒有單雙箭頭的戀愛指向,前文只是永近英良在討伐獨眼之梟的作戰前,反反復複修改直到交上去的遺書

 

此文最早發表於【20151005】,順便將於【20151017】寫的後續《silly》也貼在一起了,雖然覺得後續寫的酸了,不過現在的我也無從動筆修改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認為最極致的愛,就是——
分擔犯罪
不讓任何人知道的,為對方承擔下一半的罪名。
任何人當然也包括對方。
只是單純的承擔罪名,然後默默離去

這就夠了。

 

 

 

 

 

遺書一:

 

想要保護他、失去了一切的他。

我想要給他我所有能給的東西。

為此我可以不顧一切。

 

 

 

遺書二:

 

我在讀你的書。

如果我還是以前那樣,心裏沒有這些傷痛、遺憾和淚水的話,大概是讀不懂你的房間裏留下的那些書的吧。

最後你也只留下了它們而已……

 

不過現在,我總算是理解你為什麼喜歡看那些書了。

感覺有點開心,好像離你更近了,以後我們的相處模式就不再是我隔著玻璃窗,呼喊把自己鎖在裏面的你了。

 

真好,我找到鑰匙了呢。

 

以前一直覺得只有我是理解你的,想著畢竟認識了你這麼多年,沒有什麼和你相關的事是我不知道的……可是現在讀著你讀過的書、看著你看過的人生,我才發現,我是多麼的不了解你。

剛開始那一段時間我會後悔,想著要是我能早一點,再早一點理解你就好了……

嘛……不過現在釋然了很多,因為那時候的我是做不到真正理解你的吧。

你那時也不需要完全理解你的我的陪伴的。

 

看著你留在書頁上的一些話,我總會有一種被沒辦法用文字言語表達出來的心情刺傷的感覺,體會到了疼痛卻找不到宣洩口,只能不斷地任由它繼續腐蝕著內心。可是我卻像是上癮一般,每次看完一本就想要快點看下一本……被這樣痛苦迴圈著刺到千瘡百孔的我有沒有更接近你一點呢?

 

我想讓你變回人類……

你現在,依舊覺得很疼吧……

那麼……回來好不好……

回來吧……金木……

 

 

 

遺書三:

“怎麼才能做到,讓我一個人安靜的死去,不要讓他知道……”

“完美的死去、幸福的退場……”

“我依舊幻想著死亡”

我看到你在書上寫的這句話了。

 

你做不到的,金木。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無論你去了哪里,只要我還活著,就一定會去找你的。

 

你肯定是一個人暗搓搓的蹲在哪個角落裏想著什麼“要是死掉就好了”、“活著有什麼意義”、“只靠自己一個人就好”、“不要去麻煩別人傷害別人”寫下的這段話吧。

 

可是金木,一個人是無法生存下去的……

 

人本來就是不完整的,所謂的心靈,不就是把心與心分割獨立開,用肉體隔離分開的個體才能擁有的東西嗎?倘若想要變的完整就必定要和他人接觸、理解,而想要瞭解彼此的話就註定要撕扯開那層阻隔,鮮血淋漓的忍受傷害和痛苦。 

疼痛和傷害就是我們存活於世的證據,而活著就是要不斷的傷害別人傷害彼此的吧……

 

金木……你願意在雙手上,沾滿我的血嗎……

 

 

 

遺書四:

 

這是第幾次重寫了……

雖然知道你是看不到這封的遺書的,卻總是想寫給你點什麼。

不自覺的……

算了明天再說吧……

 

 

 

遺書五:

 

和同事分享了一下我對你的一本書的看法之後,發現我是不是太過於自私了一點啊。

 

我贊同那本書裏寫的最極致的愛——分擔犯罪:不讓任何人知道,為對方承擔下一半的罪名。
只是單純的承擔罪名,然後默默離去的這種感情,我是覺得確實是能稱得上是極致的愛了。

也許是我看書時自我意識的把自己袒護你這件事想了進去?

它給我一種單純的、只是愛著一個人的感覺而已。

 

不過同事覺得這樣的做法只是一種單純的自我滿足的想法。

哈哈……

也是啊,我可不就一直在單純的自我滿足嘛。

只是單純的想要為袒護你找個藉口罷了,我也真是差勁啊……

這做法怎麼看都是不對的吧?

但是沒辦法,誰叫我喜歡你呢……

 

要是沒讀過你這些書我肯定就不會亂七八糟的想這麼多了吧?(笑)

 

 

 

 

遺書六:

 

你會啟程前往更為明亮,沒有陰影的明天。

請你邁向更為明亮的地方,不要再回到這黑暗之處了。

 

金木,我相信,

以全新的身份活下去的你,在未來的旅程中一定會在遇到好事的。

 

——NH

 

 

 

遺書七:


我自願參加驅逐“獨眼之梟”的戰鬥。

——永近英良


 

“好,明天就這麼交上去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正文完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以下為後:

 

 

   

 

 

 

那幾張被揉爛的紙被捋平擺展放在飯桌上推到面前的時候,永近沒有任何的準備。

 

有一張紙褶皺的陰影裏他甚至看到了當初寫的時候留下的淚痕,更遑論上面的字跡清晰程度了,明顯就是他的。

 

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和自己的母親解釋這個情況,腦袋裏也沒什麼事例可以讓他拿來做參考——

這世界上能有幾個人會被母親看到自己的遺書?況且被擺上來的著幾份作廢了的遺書裏還寫滿了對另一個人,括弧發小再括弧同性括弧完畢的感情?

 

 

這……該怎麼解釋才好……

 

 

這是他自知曉金木遭遇事故重傷進醫院以來最手足無措的一次了,大概也是他這二十載人生中第二次體會到無計可施到心慌的感覺。

 

 

 

“啊……哈哈哈……其實這個……”

 

“英,我不會問你正在做些什麼,你已經成年了,我相信無論做什麼事你自己肯定會有分寸。不過作為一個母親,我還是忍不住要你一句,你……真的就非金木不可嗎?就非得去做這麼……危險的事嗎?”

 

“媽……”

 

“你好好考慮一下,吃完飯再說吧……”

 

 

+++

 

 

記憶中作為一名知名的優秀律師的母親一直堅強而勇敢,尤其在找自己“談心”這方面,向來都是打直球的直線碾壓,一口氣都不給自己留下的就摁住打死了。

 

這是永近第一次看到母親選擇逃避。

 

 

非他不可……嗎……

 

永近承認,他曾經也認真的考慮過,真的就非金木不可嗎? 

 

其實他也清楚,真的比誰都清楚,又不是金木留下的那些小說裏虛構到酸腐的倒牙的故事,這世界上哪來的那麼多“非他不可”。

 

這個世界大到殘忍,而人的喜好又是那麼乏味單調,適合自己的人實在是多的數不過來,並不能說他的世界裏沒有金木就無法再運轉了。

而且事實上,在金木選擇離開的這麼久的一段時間裏,他都一樣好好的活著,正常的過著沒有金木的生活。

 

可是他的血肉靈魂親身體會過所以更清楚的是,愛這種東西,就偏偏沒什麼道理能講通。

他已經切身體會到了喜歡上一個人其實就是在大聲的宣佈自己已經丟掉了平日裏所有的邏輯與理智,並且樂呵呵的對這個絕望的世界宣佈了繳械投降,還強制免費的領取到一份致命的柔軟弱點埋在心底或者生根發芽,或者腐朽潰爛起來。

 

金木失蹤之後,明知道自己過得很好,並沒有什麼天災人禍,病痛困擾,心卻一直像在水深火熱裏被煎熬折磨的痛苦不堪……

 

想要見他……想要聽他用輕柔的聲音低吟出對故事的感觸……想要不顧一切的抱住他向來細弱的身體,無視周圍所有人的目光肆意的親吻他……

 

 

 

所以在收到丸手的邀請時,永近心裏的答卷上才會義無反顧的勾下了參加這次驅逐戰的選項。

因為他知道,金木肯定會來這裏選擇這條送死一樣的道路。

 

他知道,他們選擇了一樣的路。

 

+++

 

 

 

乖乖的收拾好廚房飯廳,永近拉了把椅子放在坐在沙發上陷入沉默的母親對面,坦誠的直視著她的眼睛。

他都已經忘記了自己多久沒有正視這雙眼睛了……上面密佈的血絲一下戳痛了永近的心,讓他在開口之前,喉嚨裏首先發出了一聲嗚咽般的吞咽聲。

 

“要是您問我是不是非金木不可的話……不,我並不是非他不可的……”

“我知道您在想些什麼,您要說些什麼我也懂了,我都做您兒子多少年啦……就像您想的那樣,也許是我的確太年輕,也許我真的閱歷不夠,所以我還沒遇到比金木更好,我更喜歡的人……可是媽,都這麼多年了,金木他早就揉進我的生命,占滿我的記憶了……”

“他在不知不覺中早就是我的太陽了,我能做的,就只有繼續、不停的去圍著他轉……雖然她現在不在。”

“而且,我已經在黑暗裏呆的太久了,久到周圍的一切我都覺得麻木了……”

“去他的CCG,去他的青桐樹,我根本無法顧及到這些,我現在滿腦子都是金木金木金木……我只要他在我身邊就夠了,犯上包庇喰種的重罪又怎麼樣?被他吃掉我都願意……”

………………

…………

……

“現在的我,已經連您的悲傷都感覺不到了……所以我必須要找到他,我必須要再一次站在陽光下才行。”

 

+++

 

 

 

他在和母親說這些的時候,忽然有很多話想要跟金木說。

 

想和他說世界史的老師在他離開之後不久就開始對課堂紀律要求嚴格起來了,不許那些酸味十足的小情侶們再在課上打情罵俏的秀恩愛傷害單身狗了,總算是是拯救了自己的眼睛;想和他說自己這麼多年終於在經歷數次洗頭時頭髮在無名指上打結和起床梳頭時一陣一陣撕扯頭皮的疼痛後,忍住了沒把它們剃短變回刺蝟頭,可謂是歷史性的突破;想和他說看了那麼多年的偵探小說,到最後自己終於是真的爽了一把,雖然沒穿風衣也變身成為<福爾摩斯>去搜查細細碎碎的線索,找到了他失蹤的<華生>……

想和他說的東西在這麼長的時光裏,已經堆積了很多很多,大概三四天都說不完。

 

可這麼多想說的話裏,卻唯獨沒有一句“我愛你”。

 

他總是在想,就算自己的感情說給了金木聽之後,又能怎麼樣呢?

 

說了金木就能從喰種變回人類?說了金木就能忘記這段時間裏用刀血淋淋的刻在心髒上的疼痛?說了金木就能和他在一起過上love and peace的生活?

不可能的……這些疼痛早就已經成為了不可磨滅的事實,融進了兩人的血骨裏……

 

永近很明白這一點。

所以他寧願省下那點時間多看看金木的眉眼,看看這個噁心的世界把他塗抹裝扮成了什麼樣子,給他帶上了怎樣虛偽醜陋的面具。

 

然後掰著剩餘的一點時間繼續愛他。 

 

+++

 

 

過去了很長時間,永近依舊直視著母親的眼睛,而對方也一句話都沒說。

他確定母親已經被他說服了。

俯下身子包住母親握在一起微微發顫的手,拇指輕輕的摩挲著蹭去手背上晶瑩剔透的眼淚,永近笑著親吻上她的額頭。

 

 

“媽,剩下的話,我明天回來了再和您說,昂?”

 

 

 

 

 

 

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

 

 

 

 

此文最後補個刀(當時寫文的時候丟的刀子,現在也懶得拔了):

 

那個約好會回來的明天,卻一直沒有到來。

 

 

 

 

————————————————————————————————

 

正文和後續就這樣吧,也沒什麼很大的改動。

從RE55話前後,我已經不再去看漫畫的更新了,剛開始比較難過,不過漸漸地也就習慣不去接西瓜丟的刀子了。

看微博上說不知已經死了,我卻在那慶倖,還好我的世界裏,不知和QS班的大家都還活的好好的,他們一起窩在那個小小的房間裏,吃著佐佐木做的飯,一邊看著才子打遊戲,一邊抱怨著瓜江的彆扭。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