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寂寞,我也是。

 

【山獄】戒指

澤田綱吉終於把最後一位跑來擦著邊打聽下一任嵐守人選的人順利地打發給了在一旁看了很久熱鬧的六道骸,為這次更像是社交晚宴的葬禮標上了終止符。

 

這時候,陰了一天的雨才稀稀拉拉地滴了下來,像是在嘲諷剛剛結束的這場被虛偽與算計侵蝕的葬禮。

 

接過Reborn手裏的傘,澤田綱吉在出門前還是頓住了腳步,「碧洋奇她……」

 

「不想在最後,還讓隼人看到我這個討厭的姐姐的臉。」手指在帽檐邊緣劃過一段距離之後輕輕往下拽了拽,Reborn的聲音也低沉了許多,「碧洋奇是這麼說的。」

 

「……」

 

「你去看看山本吧,碧洋奇那邊我會注意的。」

 

「恩……」

 

 

 

 

對上山本武那雙被浸染地快要滴出水來的眼睛,澤田綱吉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他默不作聲的走到山本旁邊,垂眼看墓碑一角上淺刻著的日文被雨水漸漸塗抹變深,直到再也看不真切。

 

——やまもと たけし(山本武)

 

 

「阿綱,隼人的戒指,能交給我保管嗎。」

 

「誒?」

 

覆在墓碑上的手順著獄寺隼人的名字一點點劃移到自己的名字上,山本武輕輕的笑了一聲,眼淚也順勢掉了下來,「他也會和歷代守護者一樣銘刻在指環裏的對吧……那麼,我要是每天帶著它,隼人他……是不是也能感受到我呢……」

 

「我一直帶著嵐戒的話,死掉之後是不是就能和他在一起了……」

 

 

 

 

 

———————————————————————————————

 

 

這個梗突然出現的時候其實我在畫流程圖的圖紙,於是馬上愉快的丟給基友

記錄如下↓



軟軟 17:54:15
kyaaaaaaa
啊啊啊我忽然想到個山獄的梗

軟軟  20:16:45
獄寺死了之後,山本把他遺留的戒指從阿綱那要過來,戴在無名指上了,那之後他每次出門前都要親吻一下那枚戒指。

軟軟 20:16:57
“阿綱,隼人他也會和歷代守護者一樣銘刻在指環裏對嗎?”
“那我一直帶著嵐戒的話,死掉之後是不是就能和他在一起了。”

軟軟 20:18:07
畢竟,他們就算死了,也是被囚在不同的指環裏的
沒有轉生轉世

蠢A 20:17:15
你滾吧


评论(1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