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終わる世(序章)

*無喰種世界觀

*末日喪屍設定

 

 

 @古落森 的點文,謝謝你一直以來的支持,以及堅持不斷的被我OOC的文字和病態的腦洞傷害的小夥伴們道個謝——謝謝你們的支持,讓我這個軟弱的人也堅持著寫了這麼久……

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感謝你們(鞠躬

啥時候我有自信能寫更多更好的東西,就來個大家一起的點文吧!我現在一直是處於“啊果然還是放棄吧,寫的字一點感覺和味道都沒有啊……”“再堅持堅持說不定寫出來自己想要的那種感覺的文字……”“還是早點放棄吧……”這樣的無限迴圈的低潮情緒中……

總之,感謝一直以來鼓勵著這樣的我的你們!

 

不過這篇文依舊是病_(:з」∠)_

 

 

 

 

 

 

 

+++

 

 

 

序章

 

 

 

 

 

 

 

 

 

 

日本戰敗一年後的東京,迎來了一個暑熱難耐的夏天。剛剛經受了戰敗的打擊還沒有緩過來的東京市民們,熱得幾乎都要虛脫了。

 

  戰後的復興遲遲沒有進展,到處都是被燃燒彈燒毀的房屋,新建起來的只有一些裝潢刺眼的臨時性木板房,戰時銷聲匿跡的五顏六色的商品一下子擺在了商店門前,買的人卻很少。那時人們還很窮。

 

  銀座附近跟別處也沒有什麼不同。一到白天,混雜在睜著空虛的雙眼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閒逛的人群裏的,是那些以征服者的姿態昂首闊步、得意揚揚的外國人。到了晚上,到處可以看到在各家的屋簷下求宿的流浪者、站在街頭賣身的妓女,以及橫行霸道的搶劫犯。萬籟俱靜的時候,還不時傳來一兩聲槍響。

 

  “東京變了……銀座也變了……”

 

 

 

雜亂的敲門聲瞬間打斷了這段文字,金木隨手撿起書桌上攤著的一張明信片夾在剛剛拆封的《刺青殺人事件》裏就去開門了。

他隱約地感覺聽到了永近的聲音。

 

這書是他才在書桌最下層那個他幾乎完全沒用到過的抽屜裏發現的。

看著書的樣式與印刷日期,金木猜測這大概是幾年前買的,可能因為當時第一個書架已經被擺滿了,所以自己就把它放在了沒有擺放東西的那個抽屜裏,卻沒想到就這麼一直忘了它。

不過實話說,金木也一直感覺自己對這種推理小說沒什麼興趣。

因為讀了不久就總能猜到兇手是誰,而且很多書裏的犯案手法不是在胡扯就是生硬的套用世人皆知的那幾本經典的懸疑推理小說而已。

他絞盡腦汁也無法回憶起自己為什麼會想要買這本書。

而當時恰好自己的手裏沒有未讀的書,也沒用想要再看一遍的書,這本書又出現在了眼前,他便讀了起來。

 

這一讀,就讀了一個多月。

在不斷的流亡、尋找食物、躲避喪屍的日子的間隙裏,把這本書讀的支離破碎。

就像那段時間的世界一樣——混亂、瘋狂、殺戮……

 

他後來經常在想為什麼在準備逃亡的時候自己會帶著這本書一起離開,是因為故事寫的很好?還是因為這本書在那一刻還沒讀完?

仔細想想應該都不是。

應該只是因為當時永近正好在呆他的身邊,而且這本書在出版前言裏那個名為高木彬光的作者的一張由簡單的線條構成的畫像讓他想起了永近經常畫在課本上的那些小人們。

他只不過在當時本能的想要依靠一些什麼,於是下意識的就去依靠了自己最信任的那個人,和與他相關的物件。

 

所以在後來,金木知道了這本書其實是幾年前瘋狂迷戀偵探與推理的永近買給他的不知道是聖誕禮物還是新年禮物的禮物的那一瞬間,他變成了“命運論”的忠實支持者。

 

所以其實誰也不能怪,得到這樣的結局只是我們命該如此……

英……別哭了……

 

 

————————————————————————————————


忽然發現這篇序章被我删了……趕緊補發上來慢慢填了_(:з」∠)_

順便序章大概和正文沒什麼特別大的關聯……(就只是表示一下我又挖了個坑)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