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寂寞,我也是。

 

脑洞而已

我卑怯的躲避着死亡,
同时也懦弱的无法继续生存。
我该怎么拨动已经凝结了时针……
你能教教我吗?
医生。


啊忽然有了这样的永研脑洞……感觉一天就能写完所以要不明天……
我是有多执着于病的永近/金木啊……
谁来救救我的脑洞……OTZ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