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永】残念1 By君玉

 【永研永】残念

By君玉

 

 

注意:

*接近一年没写文的复健作,OOC到飞起(这还是是在改圈名之后的第一篇……不安……);

*从脑洞开始还是一如既往的酸爽;

*世界观是个正常的人类世界,没有喰种以及其他奇特的生物;

*BL,金木研,永近英良CP,且含有部分不能明说的描写。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请往下看——————————

 

 

+++01+++

 

『我爱上了一名杀-人-犯。』

 

 

熟练地摆弄着刀叉在多汁的肉排上舞蹈,作为一名多年同作家这种观察总是细致入微的特别的人类打交道的人,金木研的脑内自动做出的回答一丁点儿也没有影响到他切割牛排的动作的流畅程度,脸上的表情自然也不在话下——依旧保持着高槻泉老师之前抛出问题时带着点好奇的笑容。

 

「没发生什么啊。」

 

「唔?不然是怎么回事?上个月你升职到主编都没有最近这么……恩……有活力?我就在想你肯定遇到什么好事了。」

 

轻轻放下被棕红色的酱汁沾染的仿佛是久置凶器的餐刀,金木抬手推了一下稍稍下滑出视野的无框眼镜,晕染开无辜的笑容继续直视着对面一脸无聊的托着下巴导致每一次咀嚼都像是在点头的大作家,他甚至能想象出在上下齿之间的空隙处细碎的肉丝填补住那些黑洞,然后被碾压挤碎的画面。

食欲也随着这些画面一起破碎。

 

没有再去拿起餐刀,金木端起还未动过的红酒轻抿了一口,「我想大概是因为老师昨天总算是结束了今年最后一次的拖稿,能让我好好过个久违的圣诞了。」

 

「啊啊~金木君真是越来越惹人讨厌了,真是怀念你刚进入编辑部木讷可爱不懂人情世故的样子啊——现在看着你的脸我连一丁点儿的食欲都不剩了。」

 

不用抬眼他都知道高槻泉丢下在夹在两指间晃荡许久的餐刀时的样子,担任了太多年的责编,他早就摸清楚这个人的一切了,「说的真过分呢,年初的时候老师明明还夸过我做饭又好吃长得也下饭。」

 

「那是因为我被你这个不老的娃娃脸妖怪迷惑了,其实你是恶魔来的吧?」

「喔,娃娃脸这一点老师可没有资格说我呢,刚刚服务员可是把您当做是我的妹妹了呢。」

「哪有这回事?」

「有的哦,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了。」

「妖怪。」

 

 

在不离身的手帐里抄下餐厅经理的姓名与联系方式后,名片就被丢在厚重而透明的烟灰缸里了,金木起身去关掉了房间里最后一盏亮着的灯,静静地倚着门等纸片燃起的火光熄灭。

窗外一闪而过的车灯刺得他厌恶地皱起了眉头,正准备去拉上专门为避光而订的厚重的酒红色窗帘时,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喂?啊金木君你还没睡真是太好了,我没想到稿子整理了这么久……明天的判决结果要一起去吗?早上我准备不去公司直接去法庭的,要我开车来接你吗?」

「啊,谢谢您了,一大早就麻烦您来接我真是过意不去。」

「本来就顺路,谈不上麻烦,那么就约好了,早上九点我去接你。」

「好的,早上九点对吧。」

「恩恩,那么再见。」

「再见。」

 

 

摘掉戴了一整天的眼镜置于书桌上,扣上手机盖的同时金木在心底纠正了一下今天自己说错的话。

 

『不是杀人犯,是杀-人-嫌-疑-犯——永近英良先生。』

 

 

 

 

 

半年前。

 

东京熙熙攘攘的大街在深夜也依旧不变,杂乱着闪烁的霓虹灯搅着汽车引擎和喇叭交织出的噪音,比白天更惹人讨厌。

金木揉着太阳穴在十字路口等待红灯的计时走完,前几日劳累过度还依旧酸痛的胳膊拎着塞满原稿的公文包都已相当费事,他长长的出来了一口气,把从拖稿两周半的高槻泉老师那里积攒的无奈都吐了出来。

『拖稿啊……』

 

 

「 ……于6月6日凌晨3点左右,东京市新宿区某小区发生的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 警方在今日傍晚8点左右逮捕了一名29岁的男性嫌疑犯。该男子因涉嫌杀-人、抢-劫和非-法-入-侵-建筑物而被逮捕。最新消息表明,嫌疑人是被害者男子——31岁的A公司社长西尾锦先生的下属员工永近英良(nagachika hideyoshi)先生,警方透露有证据表明在被害人遇害当嫌疑人曾经行为可疑的离开家……」

 

 

马路对面的显示屏里,左边一头金色的短发与肆意张扬的笑容同右半苍白冷漠的女主播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金木缓缓地取下眼镜,一动不动的盯着显示屏上那张无比突兀的嫌疑人照片,直到代表行人通过的绿色灯光黯淡的熄灭,红色的禁止通行信号灯再次亮起,新闻已经播出到下一条为止,他才继续有了动作——把摘下的眼镜放到西装的口袋里。

就在刚刚看到照片的一瞬间,他感觉有一些强烈的东西在心底即将破壳而出,这个人仅凭一张照片,就让金木觉得他能带来的感情冲击比此刻好不容易入手的原稿要多得多,强烈的预感让他的手都稍稍有了些颤抖。

 

『nagachika……hideyoshi……永近英良……』

『说不定 ……是一块好的材料呢……』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