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寂寞,我也是。

 

原来,爱比死更让心冰冷

永近在贴完最后一张纸后,盯着上面熟悉而生疏的脸叹了口气。
他明白金木已经变了,就算被人遇见到了也无法认出他就是在刚刚拐角的街道口寻人启事上的人,那个人已经不再是相片上留住的温暖柔软的样子了。
可他还是坚持着把全部的纸张都贴完,一张一张,近乎执拗。
永近觉得,也许说不定万一运气好的话,金木也能看到它。
「他看到它的话,会不会想起我。」
「想起我还在等他。」
弯下腰将堆在脚边的工具一个个装进包里,永近再一次长长地叹息。

再没有会谁像他这样让他觉得痛苦又揪心了。

————————————————————
还有七小时就是面试了,我好紧张……

评论(1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