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寂寞,我也是。

 

【永研永】突如其来的小甜饼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上金木。

过去没想过,现在依然没有。

不过因为是不同于他对别人的喜欢也不同于他对金木以往的喜欢,这让他立刻就明白这是一个多么微妙的境地。

永近坐在操场旁边的单杠上掰着手指头想了半天,等金木终于摇摇晃晃的跑完一千米瘫倒在塑胶操场里的假草上之后,也只想到自己明明在进入青春期以来张口闭口睁眼闭眼都想谈场恋爱,却从未考虑过把金木当做「可能会喜欢的女孩」的两个理由——他太确信自己是个直男了,以往对着可爱的女孩子打趣时总被金木称为「春心荡漾」,害得他这么多年都一直确定自己将会成为某只小花的「护花使者」,而不是他这块块木头的「伐木工」……

还有就是他们两真是太熟了……

熟得早就不会有什么空间给暧昧的情绪滋生蔓延了。

唉……也是命苦……

熟练的勾住单杠翻身下地之后,永近拿起在阳光下晒了挺久的冰水,向瘫倒在地上的满身汗味的咸鱼走去。

他在今天的体育课上是分在第一组的,跑完就去学校的小卖部想买两杯瓶水,一瓶自己喝,一瓶拿去拯救不久后会被太阳晒干的「咸鱼」。

「给,呼吸回复正常之后喝吧,已经不冰了。金木你太弱了,这回掉出及格线了没?」

「……没……超及格线……四秒了……」

「可以可以,这波真可以,老师的鼻子估计都要气歪了。」

他看着对方陷在生硬短小的假草里连胳膊都懒得抬起来却还要努力的给自己翻个大白眼的样子,笑得没握住手里已经拧开瓶盖的水,片刻就让金木的裤子成功变成了灾难现场。

「……」

「……」


——————————————————
实习搞定了,没想到当天就开始上班,太累了随便码点字……
我居然写小甜饼……真可怕……这是个没有大纲的即兴发挥的故事,没有既定的发展,随心而来

评论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