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痴汉一只!遇到喜欢的太太就会想要全部喜欢推荐再评论过去QAQ求不嫌弃……
最近爱上了市濑秀和,ichi痴汉中,开始码起8059,5927的脑洞,求爱护_(:з」∠)_
本人玻璃渣爱好者,喜欢一边心痛得要死一边吃着粮,哭哭进坑更深……
人傻好相处,快来和我玩QUQ
不过实话说文笔烂到爆,OOC满天飞。
主要爱好大概是:永研-盗墓笔记-家庭教师-死亡笔记-尸鬼-黑子的篮球-进击的巨人-薰嗣-艾斯x路飞-黑塔利亚-全职高手-诚如神之所说-Acme Game-psycho pass-Fate Zero-亚人-朋友游戏-怪化猫-排球少年-Gangsta(喜欢的太多了数不过来怎么办!)-闪闪惹人爱-神谷病末期-恐怖漫爱好者-兄弟梗、幼驯染无抵抗力
有时候会进入自暴自弃模式,发一些有的没的……不过最后都不会留下了,嗯……

 

【永研永】残念 02(上)

+++02+++

 

 

『我和我所爱的杀人犯先生终于共度了平安夜,一夜平安。』

 

 

「呐,你们明天会去过圣诞节吗?」

「哈?」

 

坐在相对亚门稍微靠后一点的位置上,用一种看上去像是窝在沙发里的放松的姿势,在记事本里随手记下了目前最受社会关注的杀人案的嫌疑犯——永近英良自被警察带过来坐下后说的第一句话。

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随着秒针划过12,金木迅速的从手表上收回了视线,端正了一下坐姿并且向前探出身子,「亚门君,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访谈只有半小时,要不你去和律师先生聊聊,我来和永近君谈谈好了。」

明显的表露出焦躁的亚门钢太郎几乎是立刻就同意了这个提议,他迅速的收拾了一下摊在桌面上的材料和录音笔,争分夺秒的和金木嘱咐了起来。

 

「那这边接下来就拜托你了金木君,不过就算没问到什么也没关系,能帮我向高槻泉老师讨来点看法也够了,这次采访是真户态度明确一定要做的,我稿子里的干货就看你了啊!」

 

等亚门一路小跑出了房间之后,金木才坐到刚刚亚门坐的位置上,把巴掌大的记事本摊开在桌面上,却拧上了钢笔的盖子。

「现在没有录音笔了,永近先生,」随意的推了推眼镜,金木十指交叉着放在桌面上,堆砌出和善的微笑看着对面一直很认真的看着他的人。「这样你会有什么想说的了吗?」

 

「那你明天会不会去过圣诞节?」

 

虽然还是同一个问题,他却察觉到了对方的态度微妙的有所改变。

略顿了一下,金木还是决定如实地告诉对方。

他摘下眼镜,轻轻的拢好后用手帕包住,放进了口袋里。

 

「我时常会庆祝节日,不过不会死守着日历上的时间,而是根据我个人的情况来过节。」

「哦?个人的情况?」

「刚刚亚门君代我做过自我介绍了吧?我是文学编辑部的编辑,编辑的时间不那么自由呢,没办法准时准点的过日子。」

「是吗,那你明天不去庆祝也是因为个人情况咯?编辑的工作?」

「不,是因为你。」

 

金木对永近露出的笑容很意外,虽然苍白憔悴了许多,也没有多开朗的样子,他却在其中看到了那时在电子屏幕里看到的笑容的影子。

「明明是我来取材,却一直在回答永近君的问题啊。」他合上了记事本,身体凑得更近了一点,「永近君也稍微来满足一下我好了。」

 

「那你先回答我,为什么是我。」

「嗯?」

「为什么是因为我而无法去庆祝,这点我很好奇。」

 

毫不避讳目光直直的对上了自己,金木发现他无法看透永近英良这个人,是第一杀人嫌疑犯,却坦荡到散发出了事不关己的味道;作为被采访的对象,却对取材者的私事一再纠缠;被社会质疑被推上风口浪尖,却笑得出真心的笑容。

他的手有点不受控制的向对方伸去,指尖碰到的眼尾皮肤比他想的要冰冷很多。

没有灼伤到他。

 

「因为我对你很感兴趣。」顿了顿,金木在撤回左手的同时也将目光从对方的目光中拉扯出来。

他随手翻了翻记事本前半本的内容,补充到,「我负责的小说家是专门写犯罪、推理这方面类型的小说……」

 

「高槻泉,我知道的。」

「你有在读他的书?」

「有,不过我只看了几页就睡着了。」

「哈哈,这样吗。」

「我对推理很感兴趣,对文学就完全不行了呢。」

 

 




————————————————————————————————

啊我先发写好的一半好了,另一半我还在考虑要怎么让这一章收尾,因为这篇文的第二章我基本是推倒了过去的脑洞重写的,感觉一次写完会与很多漏洞,我再斟酌斟酌嘿嘿。

新学期开学大家加油啊w我也会一起加油的!


评论(2)
热度(33)